美國主催的世界民主峰會開過了,唐鳯和羅冠聰分別代表台灣和香港在大會上發言,台灣的發言甚至被稱為「國家宣言」。

稱唐鳳發言為「國家宣言」,分明是美國在「玩嘢」。美國玩小動作,時不時搔中共一下,說是正式又像非正式,說是非正式又像正式,讓中共有苦說不出,不說又心裏苦。

與此同時,一個南美洲侸仃小國尼加拉瓜宣佈與台灣斷交。尼國在兩岸之間顛三倒四,三兩年玩一回花樣。這種有奶便是娘的政府,變臉之快已成常態,根本不必當一回事。

胡鍚進趁機又「自嗨」了一把,說這不會是最後一個與台灣斷交的國家。中共繼續大撒幣,或許有可能再挖走幾個地圖上難以找到的國家,但今日台灣,難道還會在乎嗎?

台灣在美國與盟國支持下,正穩步邁向聯合國,堂而皇之以國家名義受邀參與世界民主峰會,已證明台灣的民主制度受到全世界廣泛認同,證明台灣的國際地位不斷提高,此後與台灣復交與建交的國家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

目前台灣只與十幾個亞非拉小國家有外交關係,這些國家小到想要記住名字都很難,在外交經濟與政治上都可以忽略不計,這種有名而無實的外交不要也罷。反倒美國與歐盟、日本、澳洲等西方大國,與台灣關係日益深化,才是無名而有實。

有名無實最終是無名無實,有實無名最終是有名有實。照此時與勢發展,台灣與全世界的交往,正走向有名又有實;而中共與全世界的交往,正走向無名又無實。

中共聲稱與俄羅斯是盟友,隨即被普京否認,說俄國絕不會與中共結盟。就在前幾天,普京訪問印度,與印度簽定軍事與能源協議。印度目前與誰有軍事衝突?當然是與中共;俄國為印度提供軍援,對誰威脅最大?當然是中共;俄國與中共有沒有同盟關係?當然沒有;中俄兩國的外交關係是虛是實?當然是虛。

中共國被美國排斥在世界民主國家之外,對中共的打擊非輕,因此這些日子來搏命爭奪民主話語權,又是發聲明又是開會,用它的慣技,就是偷換民主的概念,把民主「多樣化」。世上有西式民主,又有中式民主,西式民主是民主,中式民主也是民主,民主不民主,不是它國說了算,是本國人民說了算。

但民主是有客觀標準的,自由與人權法治也有客觀標準。正如一個人長得好不好看,是有客觀標準的,你說自己很漂亮,那管用嗎?你五官三尖八角,氣質猥瑣不堪,身材上長下短,你說自己有傾國傾城之貌,說破了嘴,也是沒有媒人上門的。

一份「2021世界自由度排行榜」,100分是北歐國家芬蘭、挪威、瑞典,台灣94分,高於美國的83分,香港跌至52分,中共國有9分咁大把,僅稍稍高於朝鮮的3分。另一份世界互聯網自由度排名,第一名冰島96分,最後一名是中共國10分,台灣高達80分,連美國也才75分,朝鮮沒有互聯網,連分數都沒有。甚麼是標準?這就是標準。

按理中共對唐鳳代表台灣在世界民主峰會作「國家宣言」一事,應該暴跳如雷才是。「國家宣言」變相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是國家,台灣與中共國便是李登輝的「一邊一國」,也就是蔡英文的「互不隸屬」,也就是中共口中的「兩個中國」,這在國際舞台上,是破天荒的大事。有此基礎,以後各西方國家承認台灣為國家,便是遲早的事。

中共有意無意忽略了這個話題,並未在外宣內宣上大作文章。此事對大陸民族主義者刺激太大,除非中共手上有足夠強硬的反制措施,足夠逼迫民主國家認錯,否則說一輪空話,又要把苦果吞下去,那只暴露自己的無能,無法向小粉紅們交代。

時代潮流浩浩蕩蕩,潮流是甚麼?潮流就是普世價值,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潮流都是客觀存在。何為普世價值?不是誰說了算,是有普遍而行之四海的標準的,誰是民主誰是獨裁民主,不是自己說了算,是全世界說了才算。習近平喜歡說「時與勢」,這就是「時」。

至於「勢」,當下美國與西方各大強國,包括印太地區各中小國家,都視台灣為民主楷模,都樂意與台灣交往,也都肯定台灣的民主轉型經驗和高科技水平,這個趨勢不是在減緩中,而是在上升中。反觀中共國,經濟實力下降,國內殘酷管治人皆見之,朋友正在星散,敵人正在集結,國勢螺旋式下沉,「勢」不可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是甚麼?道就是普世價值,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千古殷鑑,何須多言!◇(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