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聲稱它不關心外國代表是否參加即將舉行的冬季奧運會,同時也否認外界對其人權記錄的擔憂。一名澳洲參議員近日反駁了北京的這種說法。

現在離奧運會開幕只有不到60天的時間。包括美國、澳洲、加拿大、立陶宛和英國在內的國家將對2022年冬季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這意味著各國政府不會派遣部長級代表前往北京。

「我會要求所有沒有參賽的國家的領導人不要去參加奧運會。任何打算觀看奧運會的遊客,請不要去。」澳洲議會外交、國防和貿易委員會(the foreign affairs, defense, and trade committee in the Parliament of Australia)主席參議員阿貝茨(Eric Abetz)在12月6日告訴《大紀元時報》。

「對獨裁政權說:『我們知道你在做甚麼,我們不歡迎(它)』」,這位以保守政治觀點而聞名的參議員說。阿貝茨指的是中國共產黨所犯下的「根深蒂固的」侵犯人權行為。

本周早些時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責華盛頓「在沒有受到邀請的情況下大肆宣傳『外交抵制』」。他強調,北京保留決定邀請誰的權利。

「沒有人在乎這些人是否會來。」趙立堅在12月6日被問及澳洲莫里森政府可能抵制奧運會的問題後說。

這些言論令阿貝茨感到「震驚」。他說這是「幼稚的」,「無視任何常識性分析」。

「毫無疑問,獨裁政權希望成為世界關注的中心。」他說。

「這就像有人說,『我不會來參加你的生日派對』,然後你回答說,『好吧,反正我也不打算邀請你』。這是幼稚的,再次使中國外交處於非常糟糕的境地。」參議員阿貝茨說。

「這讓你不禁要問:他們(中共官員)是真的理解還是真的相信他們自己的宣傳?」

2021年11月3日,人權活動人士在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前集會。一名女子舉著標語,呼籲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3日,人權活動人士在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前集會。一名女子舉著標語,呼籲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國際奧委會(IOC)兩個月前宣布,由於對COVID-19的擔憂,2022年奧運會的門票將僅出售給中國大陸的觀眾。這種做法與今年的東京奧運會不同,後者不售票給觀眾,但允許世界領導人參加。

繼12月3日立陶宛之後,白宮於6日宣布進行外交抵制,稱面對共產黨政權「持續的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華盛頓「不能像往常一樣行事」。

12月8日,澳洲成為又一個跟進的國家。

國際社會最新的行動是在中國頂級網球運動員、三屆奧運會選手彭帥突然失蹤之後。她在公開譴責一名退休的中國高級官員涉嫌性侵犯後,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數周。

阿貝茨關注中共持續侵犯人權的行為。他是12月7日首批向澳洲政府施壓,要求其進行抵制的聯邦議員之一。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接受北京申奧的責任在於國際奧委會,而不是運動員。

「(國際奧委會)永遠不應該允許北京主辦奧運會,這違反了奧運會所代表的所有人權價值觀和標準,人們真的不得不問這個決定到底是怎麼做出的。」他說。

2021年6月23日,由於中共糟糕的人權記錄,抗議者在悉尼參加示威活動時高舉標語牌和橫幅,呼籲澳洲政府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Saee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6月23日,由於中共糟糕的人權記錄,抗議者在悉尼參加示威活動時高舉標語牌和橫幅,呼籲澳洲政府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Saee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的人權記錄「駭人聽聞」

阿貝茨告訴大紀元,他發現中共對其公民的虐待「駭人聽聞」。

「全世界現在都能看到(他們的)行為。」阿貝茨說。他列舉了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和方斌的案件。這兩名中國公民因報道武漢COVID-19早期階段的疫情而被拘留。

「(中共)相信它可以把法律玩弄於自己手中,然後對付你。」他說,它的目的是破壞一個自由社會。

在澳洲政府呼籲對疫情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之後,北京對澳洲出口商品(如煤炭、葡萄酒、大麥、牛肉、龍蝦、木材和棉花)實施了貿易制裁。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7月承認,與澳洲的貿易爭端是出於政治動機。

阿貝茨說:「我們僅僅因為(向中共)提出了一個大多數其它國家都會同意的要求,而經受了一些貿易後果。但是有些東西根本是不能出售的。當然,我們的自由是這個清單上的第一位。」

中共政權對待非中國記者的方式也讓這位參議員感到擔憂。

現年49歲的成蕾是華裔澳籍記者,也是中國國家廣播公司國際部門的新聞主播,2月5日在中國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在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在此之前,當坎培拉和北京之間的關係緊張之際,中共當局在沒有提控的情況下將她拘留了六個月,

「如果他們能以這種方式對待海外人士,澳洲公民,人們就必須問一個問題,『他們如何對待自己的人民?』我懷疑同樣糟糕,如果不是更糟的話。」參議員說。

「它確實很傷人」

這位出生於德國的參議員長期以來一直呼籲結束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他說,在他漫長的政治生涯中,他與中共政權打交道時遇到困難。

現年63歲的阿貝茨於1994年首次當選為澳洲塔斯馬尼亞州的自由黨參議員。他曾擔任政府最高級的內閣部長,也是前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政府參議院的主要政府發言人。

參議員阿貝茨(Eric Abetz)在2021年1月26日的澳洲國慶日歡迎澳洲新公民。(由參議員本人提供)
參議員阿貝茨(Eric Abetz)在2021年1月26日的澳洲國慶日歡迎澳洲新公民。(由參議員本人提供)

「我一直在努力讓人們知道,我所針對的不是任何一個中國人,也不是中華民族,而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體,叫做中國共產黨獨裁政權。……一些試圖維持這個可怕政權的人很容易給你貼上『種族主義者』的標籤。」阿貝茨說。

他稱這種種族定性是「醜陋的用語」,它是粉紅們反擊對中共政權指控的最廉價的方法。

「它確實很傷人」,參議員說,「但是,事實上,死刑,強迫活摘器官,集中營奴隸勞工仍在繼續。」

這位參議員在去年10月的參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向三名華裔澳洲人詢問了他們對北京的態度後,曾引發激烈的反應。這三人沒有直接譴責該政權,此後公開批評參議員的質疑。

參議員阿貝茨向當地媒體發表講話。(由參議員本人提供)
參議員阿貝茨向當地媒體發表講話。(由參議員本人提供)

一些人聲稱這些問題對有色人種有偏見。一個草根團體向澳洲總理提交了一份請願書,譴責這位參議員對中共的強硬立場。

阿貝茨稱這些問題為「小負擔」,與中國共產主義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相比,它顯得微不足道。

「如果我是基督徒,如果我是法輪功學員,如果我是一個尋求民主的香港人,我是否希望澳洲公共生活中的人們會毫無畏懼、毫不偏袒地說出我今天所說的那種話?」他說。

「是的,我會的。」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早期階段,北京試圖利用澳洲人對種族主義問題的敏感性,並聲稱中國人正在遭受的種族歧視「顯著增加」。

這些指控是在澳洲引入新的、更嚴格的外國投資法之後提出的,這些法律可能會阻礙中國公司的發展,因為中國開始面臨進一步的內部經濟動盪。

原文「”This Is Childish”: Australian Senator on Beijing’s Put-Down of Olympic Boycott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