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威尼斯人(The Venetian Macao)賭場大廳。該賭場被視為全球最大的賭場。(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澳門威尼斯人(The Venetian Macao)賭場大廳。該賭場被視為全球最大的賭場。(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澳門「洗米華」被捕案件,引發很大關注,尤其是在港澳。洗米華這位後起富豪,接替何鴻燊成為亞洲賭王的億萬富豪,突然出事,大家都會特別關心。

洗米華這個人和他的發家史,各媒體和自媒體節目都已經有很多討論了。我們今天談一下,洗米華在澳門這個特殊的地方,究竟扮演一個甚麼樣的角色?澳門在中國經濟中,又到底承擔甚麼功能?其實,把這個背景弄懂了,洗米華的案件,也就大致清楚了。

先說澳門

在大航海時代,歐洲人駕著帆船全球跑,目的是做生意、找殖民地。當時抵達遠東地區者,除了西班牙人之外,還有葡萄牙人和荷蘭人。最後,葡萄牙人和明王朝的朝廷特別投契,甚至獲得了澳門這個地方「曬貨」。西班牙人佔了菲律賓,荷蘭人佔了印尼。荷蘭人和西班牙人還因為台灣打過仗,荷蘭人打贏了,只不過很快的鄭成功來了,靠著明朝最後的散兵游勇,把台灣搶回去了。

荷蘭人、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都希望在東方做大生意,比較來說,西班牙人在美洲利益太大,獲利太多,所以在亞洲就沒有那麼進取,而且因為太成功,所以通常比較傲慢。相對而言,荷蘭人和葡萄牙人比較積極,結果這兩個國家,在東方的兩個大國,他們的生意做得非常成功。很長一段時間,荷蘭人成為日本外貿的唯一代理;而葡萄牙人,則在明末清初成為中國對西方貿易的唯一代理。

荷蘭和葡萄牙都採取低調策略,承認中國和日本的皇(王)權權威及傳統,見到官員下跪;當然,大肆賄賂這種中國特色,也一定是嚴格遵守的。

英國人在十七世紀崛起之後,就更加奮發圖強了。簡言之,鴉片戰爭後,英國獲得香港,而且在上海開租借,強迫清帝國五口通商。澳門的優勢瞬間消失,於是葡萄牙人開始賭場合法化,具體時間是1847年。

再說賭博和賭場

海外華人大概都知道,中國人特別喜歡賭博。早在九十年代,中國大陸還很窮,尚未有出國旅行一說,但海外的賭場,很多地方都有中文的招牌了。當時,除香港、台灣的大老闆喜歡去賭博外,普通老百姓也特別喜歡賭博。像一般的麻將、牌九檔,在香港、台灣到處都是。還有六合彩,就是香港人發明的,現在全世界各國都有六合彩,變成社會福利基金的一大主要籌資方式了。

所以,澳門這個賭場,很自然成了世界矚目的大賭城。尤其是中國經濟增長,中國貧富懸殊很大,一擲千金,那必須是在澳門這種地方才能實現的,更是華人富豪的天堂。

大概到了2006年,澳門就已經超過拉斯維加斯,成為全世界賭博收入最多的賭場城市。我記得最厲害的一年,澳門賭博金額,超過拉斯維加斯三倍,一年達到三百多四百億美元。

澳門人口只有60萬,土地三十多平方公里,每年遊客兩千多萬。拉斯維加斯無論人口、土地還是遊客數目都超過澳門一兩倍,但賭金比不上澳門,少了一兩倍,這只能說明一件事,就是在澳門下場賭博的人出手特別大。

這一點除了華人好賭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因素,這就要談到我們說的第三點,洗錢的功能了。

賭博本身就是金錢遊戲,雖然在澳門是合法生意,但葡萄牙人管理時期的葡澳政府,其實是個極為弱勢的政府,真正管理澳門者,政治上是中共、經濟和社會方面則是賭場。因此,賭場管理,就和黑社會非常相關了。

比如有個角色叫「疊碼仔」,就是賭博輸光了,旁邊出現的那個主動借給你賭碼的人。賭徒賭紅了眼時,已經沒有甚麼理性了,急著贏回來,也就容易上鉤。早期,這些就是放高利貸團夥,廣東話叫做「大耳窿」,比如一天一厘息,十天就是一分,也就是百分之十。而且是利滾利,每個月沒還上的利息,都滾成本金。如果還不上,三五個月欠債就增加一倍,然後越滾越快。

當然,這種高利貸是非法的,沒有法律保障。如果有人借錢不還,也不能去法院控告,所以「大耳窿」或者「疊碼仔」,本身就是黑社會的生意,你不還錢,他有他的方法,反正逼得你不得不還高利貸,這當然要有足夠的黑社會實力才行。

到最近二十年,澳門的「疊碼仔」,就已經變成另外的性質了。沒錯,就是洗錢。

洗錢服務

在香港採訪過一個澳門人,專門研究賭場的,我問他怎麼洗錢。他說洗錢有很多方法,最低級最簡單的,就是請人代賭。簡單說就是兩個人拿同樣的賭金,進賭場後一起下場,比如賭大小,一個輸等於另一個贏,最後這些籌碼歸到大老闆手中,存入賭場內的銀行帳戶轉走。

據聞,靠近澳門附近的廣東農村,有全村都是專業戶,他們的身份證每天都可以過澳門,所以每次十萬二十萬過去,通過賭場存錢後再回來。這種螞蟻搬家的方法,需要嚴格的財務管理和資信保障,所以同樣是黑社會的生意。

他還專門帶我去賭場看,說在賭場裏一千兩千地賭,出了賭場,坐在外面的小食店裏吃十塊錢的雲吞麵。因為在賭場裏面賭的是別人的錢,外面吃飯是自己的錢。

高級一點的,就是針對大客戶,叫做VIA。你只要在中國大陸拿人民幣給他,他在澳門把澳門幣給你,或者把賭場籌碼給你就行了。你到賭場去,拿著這些賭碼轉一圈,然後存入銀行,之後再轉走。澳門幣和港幣幾乎是一比一。你根本就不用拿現金出入境,甚至出入境都不會反映在銀行帳戶上。

這是現代「疊碼仔」的高級境界了。因為現在去澳門賭博的人,百分之八十是中國大陸人,而賭金中,大約三到四成是所謂VIP的資金。這些錢,當然都是有手續費的。

所以,澳門這個賭場和拉斯維加斯那個賭場,絕對不是同樣的功能。拉斯維加斯是提供聲色娛樂、花紅酒綠;而澳門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專門針對中國大陸有錢人的服務業,也就是洗錢服務。

內幕重重

這次洗米華先是被溫州警方通緝,然後被澳門司警拘捕,中紀委發出稿件。其中談到洗米華下屬的賭場,在中國大陸有兩萬多人的賭博代理人,各種VIP帳戶高達八萬多人。早有知情人士透露,澳門太陽城各個貴賓廳的註冊會員,不乏大陸各階層精英。

我們可以估計,這八萬多人都是所謂高淨值客戶,人均5,000萬人民幣吧(這個其實不算多),洗米華可提供服務的潛在的資金規模就有4萬億人民幣,如果人均1億就是8萬億。

當然有人會問,洗米華們又怎麼把人民幣轉匯到澳門或者境外呢?這個當然也是有辦法的,比如投資電影。電影投資,是世界上洗黑錢的一大方法。電影無論投資還是回收,都可以有很多現金的,尤其是在中國大陸,這個方法更是好用。原因是,票房造假。

一部片投資1億,現金投進去,拍好片放映,賣了1億,不虧不賺,但只要放映的院線配合,投資方公布一個星期票房賣了5億,那4億就「洗」回來了,就成為正當乾淨的利潤。此時,境外投資分成,就可以走大路回到境外了。再加上如果賣出海外版權,又是另外的收入了。

所以,賭場、洗錢與電影,基本上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黑色產業鏈

那麼,這樣一個黑色或者灰色產業鏈,中共以前不知道嗎?答案是當然知道。澳門主權交接前的九十年代後期,澳門的賭王何鴻燊就已經讓步,讓公安部和國安部的小組進駐賭場了。當時,主要是防止官員用公款賭博。澳門主權轉移後,除公安部、國安部和其它情報部門外,中紀委都派駐小組進入,基本上所有的情況都可以掌握了。

澳門是個情報金礦,尤其是台灣情報,這裏比香港還要重要。所以北京情報和公安部門,高度依賴以往的黑社會們,當然,黑社會們也高度依賴北京的這些權力機構,「疊碼仔」需要大陸的錢轉來轉去,中共需要「疊碼仔」提供各種灰色黑色關係鏈條。

所以,公安、軍情部門對此心知肚明,而且他們也通過這個渠道賺錢,從事敏感工作。比如收買政要、香港成立公司收購敏感企業等等,這些錢都不能經由中國大陸出去。比如聯合國某官員收到錢,如果是中國銀行轉過來的,太顯眼了,美國馬上知道了;如果是東南亞某個公司轉的,那就隱蔽多了。

好了,現在重組一下這個產業鏈:賭場、洗錢、電影、情報和公安。

曾經是自己人

現在中共正在嚴厲清理公安部,傅政華、孫力軍都落馬,背後的政治勢力直指孟建柱,以及孟建柱後面的曾慶紅、江澤民勢力。中共要抓孫力軍團團夥伙,要揪出一大幫人,而不是個別幾個人。公安部長趙克志威脅所有和孫力軍、傅政華有過關係者,不管是工作關係還是其它關係,都要在「時間窗口」期說清楚問題,否則後果自擔。

周焯華(洗米華),2013年至2018年曾任廣東省政協委員。2015年,周焯華被委任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他還擔任澳門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名譽顧問。以往,洗米華是中共眼前炙手可熱的自己人,但在中共那裏,自己人與否是經常會變化的。以前洗錢沒事,因為是自己人,是「革命工作」;現在不是自己人了,這就有事了,而且可能是有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