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在秋季裏漫延,晴朗的天氣彷彿是打開了天窗,天邃遠、淡、藍。思緒神遊至天宇,遐想屬於自己世界的一抹紅陽。

秋高氣爽,狹長的山脊、陡峭的壁崖、滑濕的青苔,讓人淡凝額眉,沾上絲絲清香。濃濃的桂花過後,薔薇綻開了花瓣,菊絲不經意地綻放在路旁;美女櫻、含羞草,杭州和西湖的木槿也醉了。

林畔湖影,豔陽倩麗,簇簇的花兒在波光粼粼的淺灘邊搖曳。木芙蓉敞開了笑顏,孤鴻鶴飛、舟帆倩影、山黛巒長。拾階而上,登高望遠,看岩峰林壑、松展疊嶂、潺潺溪流,我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尋找著有緣人。

人世的匆忙,生活的得失,天國的企盼……無論是濃濃的、淡淡的、淺淺的、鹹鹹的,還是苦的、酸的、澀的,終會消失在汩汩的時光流水中。清淡地歡笑、不期地相遇,你我分享著一份珍貴的緣分。

看雲淡風輕、氤氳墨染……記憶回到了童年,在稚真而簡單的時光裏迴轉,盪著童年搖擺的鞦韆,看秋在遼闊的天際靜靜地撒著歡笑,梔子花流淌著香郁。暖陽溫暖著稚嫩的童心,彷彿有一個巨大的神靈在照看著自己。

有一年從外婆家回家,天熱得像要熱炸了地皮,窪路兩旁的玉米地散發著濃濃的玉米葉的味道。我一個人走在乾熱的低路上,始終有一片雲跟隨著我,在太陽下和我頭頂對應,不時地變換著角度,始終不讓太陽灼射著我。走到學校外邊的田地口時,那片雲走了,離開了我。我很驚異,一直惦記了很多年。

我現在知道那是一個生命,他眷顧著我。人來在世上,渴望明白活著的意義。冥冥之中有上天的安排,在世的人都在等著救度的訊息。「三退保平安」已成了社會話題,能不能回到生命最初的家園,能不能被「大法」救起,能不能有未來,是每個人會觸及的話題。

每天的平凡奔波,點點滴滴的凝練,走過秋天,沒有了昨天、沒有了塵世、沒有了自己。向過去告別,回家的路,並不太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