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上周市場被籠罩在一片片陰霾之中,聯儲主席對通脹前景改變了口風,支援加速taper;變異病株在美歐等許多國家冒頭,新一輪疫情出現的風險漸增;德國等國收緊社交距離,歐洲經濟再陷衰退壓力;美國非農就業增長遠遠差過預期,市場既擔心通脹又擔心增長。

SEC強化了對中資企業的會計審核要求,中概股面臨退市壓力。在眾多不確定性共同作用之下,資金選擇規避風險,提早離場獲利了結。星期五股市大跌,中概股更是全線暴跌。美國債市的表現就更複雜一點,對聯儲政策敏感的兩年期國債利率暴升12點,表明加息預期升溫。十年期國債利率則在一周內下降20點,表明資金不看好經濟的增長前景,收益率曲線呈衰退型平緩化,其變化速度之快實屬罕見。

恐慌指數VIX上周大升25%,30年期國債利率跌到今年所未見的水準。沙地阿拉伯在美國的威脅利誘之下,決定維持增產決定,但是疫情催生市場焦慮,布倫特原油和紐約期油價格雙雙繼續慘跌。比特幣亦跟隨市場氣氛在周五大幅下挫,一周大跌18%。黃金未見大量避險資金流入,上周金價微跌。

美國十一月份非農就業新增了21萬人,遠遠低過市場預期的55萬人和上期的53.1萬人。此數字是比較差的,不過非農月度資料比較波動,事後也可能有資料上的修正。時薪環比上漲0.3%,折成同比則接近4.8%,工資上漲有趨穩的跡象,不過依然強勁,這是通脹長期化的一個巨大隱患。

美國的就業復甦有些不尋常的地方,一方面距離疫情前的就業人數還差著380萬人,復甦並不完全,這也是聯儲堅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低端工作找不到人做,正在工作的也不斷跳槽,工資水準持續上揚,並導致服務業連環漲價,刺激通脹焦慮。

疫情期間政府給出了很好的緊急救援福利,呆在家裏的收入也頗豐,所以許多人不出來打工了。現在政府補貼已經停止,但是找工作的人數還是不多,勞工參與率十一月份為61.8,比十月份的61.6僅僅略有上升,比疫情前的水準低了整整1.5個百分點。有些人因為疫情提早退休了,現在也不想重回工作崗位,有些媽媽因為幼稚園關閉而決定全職帶孩子了,總之勞工參與率降低了,願意出來找工作的人少了。

勞工參與率低,找工作的人的基數小,失業率就自然低,十一月低到4.2%,五個月內失業率下降了1.7個百分點。對勞工參與率背後原因和邏輯的研究,現在是聯儲的一個重要課題,究竟有多少人因為結構性原因,已經退出了勞工市場,對於貨幣當局決策是否應該提早加息至關重要。筆者認為,聯儲在決定taper的時候,更多看通貨膨脹資料; 在決定加息的時候,會更多看就業市場。

本次數據中最重要的看點並非非農就業的標題數字,這輪調查中參與企業數量較少,非農就業數量可能受到扭曲。非農資料中除了非農就業之外,其實還有一部份叫家庭調查,針對個人而非公司所做的調查。

在家庭調查中,十一月份有114萬人找到了工作,比起十月份的36萬有大幅上升,此資料與申請失業保險人數近來大幅下降正好相互印證。就業與人口之間的比率漲了40個百分點,主要發生在25-54歲人群。這個主要就業人群目前比疫情前還有1.6個百分點的就業缺口,也就是大約還有200萬人需要工作,而不是非農企業資料中的380萬份就業缺口。(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