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版之時,筆者已從英國曼徹斯特,或簡直曼城返回倫敦。英國之行,聖誕氣氛濃郁,也快將結束。臨近聖誕,也是耶穌基督降臨世上的紀念時刻,除了尋求平安,也要學懂在苦難當中,如何活著。在聖誕節前,想到美國西岸一行。當地組織,有人提到需要「集氣」,為海外港人「定位」,作沉澱及反思。

在曼徹斯特及倫敦,筆者派發了多份終極版的《蘋果日報》給在場人士。最激烈的事情,是一星期前,在倫敦唐人街的打鬥場面。一些支持中共的勢力,和香港支持民主的人士有「極度身體接觸」,有小粉紅大叔,推倒法輪功的陳列品,情況一度混亂。筆者的英國行程,最主要是為了和港人connect,令他們找到一個同溫層,但更重要的,是希望他們不會忘記舊有的香港價值,以及為香港抗爭而犧牲了自由的朋友。

世界沒有變好,香港人愁爆。正如兩年前最佳電影《十年:自焚者》所說,「我每天面對的,就是對共產黨的憤怒。」除了香港去或留,更痛心就是刺耳地聆聽中共港共大官能說得出口的反智邏輯思維,把歪理當真理。我心在想,西藏人自50年代給中共「解放」後,犧牲了百多萬西藏人。腦海出現畫面,是共產黨「解放」西藏用的是威逼利誘,當時境內已沒有安全的地方:西藏被滅族。

中國近代史的「偉人」毛澤東說過:「天下大亂,愈亂愈好」。「暴力革命」的編排,也可隨著時代變化及改良。習近平主席對毛澤東的「治國」手段,極之崇拜,也令人困擾。未來的香港,會否升級恐慌?香港人不善「打仗」,必須也要理解中共港共辦「滅聲計劃」可以放得很長遠。《十年》電影情節,提早十年。短片《浮瓜》內容:「親共」黨員說:「他們提示、愈亂愈好、讓香港人愈怕愈好、市民不怕、那用受你的國安法?」當看到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獎,由周冠威所執導的《時代革命》奪得獎項,我相信香港依然有希望。

中共的滲透、鬥爭哲學及「假大空」的強勢令一撮人振奮,執行者就只當一份工來打。林鄭月娥起初雖非689般的「好勇鬥狠」,基本上她更有效幫助中央執行「強硬路線」,也為香港製造了人道災難,香港出現了史無前例的逃亡潮。香港人更是活在溫水煮蛙下,情況更險峻。全世界也看到中共港共的干預已成習慣,變了「高度干預」,香港近乎已沒有價值。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完全不合格,也令香港付上沉重代價。香港加油,不只是口號,也代表香港人,勇氣不滅,依然會沉著面對,好好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