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紐約時報》發表了一個系列報道,詳細敘述了在民主剛果這個國家展開的鈷礦爭奪戰中,美國是如何輸給中國的。事實上,美國輸給中國的,還遠遠不止是鈷礦,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也談到過,像是鋰、鎳、銅、鐵、鋅等等其它的礦產資源,都是中國企業的爭搶目標。

中國現在,已經搶佔了主動權的,還不只是動力電池或電動車的供應鏈,在清潔能源、半導體科技,還有國防軍事等各個領域所需要的關鍵原材料方面,也都通過各種方式,搶佔到了相應礦產的控制優勢。

我們今天就來詳細談談,中共是如何搶佔到非洲的礦產資源,並借助非洲來擴大其國際影響力的?美國,又為甚麼會無動於衷,甚至還幫助了中共?時至今日,中共的非洲戰略,還能延續下去嗎?

中企5年買下兩大鈷礦 美國在幹甚麼?

2016年,洛陽鉬業(COMC)以超過26.5億美元的資金,收購了美國礦業巨頭自由港麥克莫蘭公司(Freeport-McMoRan Inc.)持有的騰科豐谷魯美礦(Tenke Fungurume, TFM)56%的股權。

這個豐谷魯美銅鈷礦,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面積超過1,500平方公里,是全球範圍內儲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銅、鈷礦產之一,擁有的銅資源量大約有2,429萬噸,鈷資源量大約是222萬噸,這個礦場的價值,完全可以用皇冠上的明珠來形容。

根據《紐約時報》的描述,當時的美國駐非洲高級外交官佩里羅,向美國國務院發出了警報。而礦場的剛果總經理卡潘加,幾乎是在乞求美國駐剛果大使出面調解。曾擔任剛果總統顧問和外交官的卡潘加還警告說,美國人正在浪費幾代人在剛果建立的關係。

卡潘加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在過去幾十年中,美國的歷任總統,都向這個礦藏豐富的國家提供了數億美元的援助,也就是很有外交基礎。但是,美國政府,最終沒有干預這項收購交易。

當時的自由港麥克莫蘭公司,因為債務堆積,自認為別無選擇,只能剝離在剛果的業務,而中國企業,是唯一認真對待礦場收購的競購者,就這樣,美國將這些資源拱手讓給了中國,沒能保護住在剛果幾十年的外交和金融投資。

我們這裏簡單介紹一下民主剛果,民主剛果就是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位於金沙薩。民主剛果雖然非常貧窮,但是礦產資源卻非常豐富,尤其是鈷資源的儲量是世界第一,約佔全球的50%。這個鈷,就是製造電動車的電池要用到的重要金屬。自六十年代以來,世界的鈷礦生產就一直集中在民主剛果,它在去年的鈷產量接近全球的70%,其中,大部份的鈷礦都流向了中國。

中國是礦產鈷的主要進口國,控制著民主剛果一半以上的鈷供應。同時,中國也是精煉鈷的主要出口國,例如,電動車電池陰極所使用的硫酸鈷及其氧化物,就有八成是中國生產。  

也就是說,中國已經主導了全球的鈷供應鏈,而這是北京努力了20年的結果。中共從2000年開始,就鼓勵企業到發展中國家投資,特別是在礦產等自然資源領域進行投資。

2008年,剛果前總統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和中國簽下了一個價值62億美元的「用礦產換基建」的協議,中國要做的是,為修建公路、醫院、鐵路、學校和擴大發電能力的項目提供資金,而剛果要做的是,允許中國開採1,000萬噸銅、還有60萬噸以上的鈷來換取這一切。當地媒體把這個協議稱「世紀交易」。

2013 年,中共提出了所謂「一帶一路」的倡議,隨後就開始投入大約數萬億美元,用於建設中國與非洲和歐洲之間的貿易走廊。

在2015年,中共又發布了《中國製造2025》政策,裏面詳細闡述了,中國在包括電動車電池在內的10個領域要邁入「製造強國」行列的計劃。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幾乎是在瞬間,中共政府支持的資本,像潮水一樣湧入了剛果和其它地方的中國企業,接下來就是快速達成的多筆交易。

也是在2015年,中國有色礦業集團公司宣布,和民主剛果的國有礦業公司吉卡明(Gecamines)合作,開發迪茲(Deziwa)銅鈷礦山。在2017年,中國國有企業紫金礦業,也在民主剛果的科盧韋齊銅礦項目上,募投了將近7億美元,並在年底進入了生產營運。

這期間最大的一筆交易,就是我們開頭提到的,洛陽鉬業在2016年4月達成的,從美國企業自由港麥克莫蘭公司手中,收購了騰科豐谷魯美礦的控股權,出價是26.5億美元。洛陽鉬業的最大股東之一,是中共國有企業「洛陽礦業集團」,在這次收購完成之後,洛陽鉬業成為了全球第二大的鈷生產商。

在這筆26.5億美元的交易中,至少有15.9億美元來自中國國有銀行提供的貸款。更有意思的是,洛陽鉬業的這個收購案,還得到了一家投資公司的助力,而這家公司的創始董事,就是美國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

《紐約時報》的報道提到,2013年,亨特和幾位合夥人創立了「渤海華美」公司(BHR),美方三人持股30%,都擔任董事,中國銀行等中國投資者持有或控制其餘的股份。

當時,自由港麥克莫蘭公司,有一個加拿大的合作夥伴倫丁礦業(Lundin Mining),倫丁礦業有權優先購買豐谷魯美礦的股份,於是,洛陽鉬業就讓渤海華美收購了倫丁礦業,並要求渤海華美簽署了一份協議,提前鎖定這些股份的收購權。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無法證實亨特·拜登是否參與了這項交易,但是洛陽鉬業提交的文件顯示,渤海華美通過子公司收購倫丁的11.4億美元,都不是來自私人的投資者,而是完全來自於中共政府控制的實體,包括國有銀行的貸款,和國有銀行控制的離岸公司等。

2019年,洛陽鉬業又追加投資11.4億美元,買下了渤海華美手中的股份,把在豐谷魯美礦的持股比例提高到了80%,剩下的20%股份由民主剛果的國營礦產公司持有。

去年12月,洛陽鉬業再以5.5億美元,收購了自由港公司持有的基桑富銅鈷礦中95%的間接權益。基桑富銅鈷礦是世界品位最高的待開發銅鈷礦之一,擁有的礦石資源量有3.65億噸,蘊含超過620萬噸的銅金屬、和超過310萬噸的鈷金屬。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截至去年,剛果的19座鈷礦中,有15座都是由中國企業擁有或是提供資金。這些中國公司,從國家支持的機構,獲得了至少120億美元的貸款和其它融資,而且,未來還將可能獲得數十億美元。另外,中國在剛果最大的五家礦業公司,從國家支持的銀行,獲得了總計1,24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

剛果(金)礦業協會也表示,近年來,中國投資者,已經從西方公司手中搶購了利潤豐厚的項目,目前控制著剛果(金)大約70%的礦業。

從這些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出,中資公司對民主剛果鈷礦資源的收購,以及為奪取其它重要資源所做的努力,實際上,是中共的一種國家戰略。

這種戰略為中共帶來的好處,還不只是拿到礦產開發權,或者是經濟上的利益,同時,也大大提升了中共的國際影響力。

中共借助非洲 擴大其政治影響力

從2002年到2020年,中國和非洲大陸之間的貿易交往增加了20倍,從100億美元增加到了2,000億美元,這也讓中國取代了美國,成為了非洲大陸的第一大貿易合作夥伴,與此同時,北京也在非洲全面開動了基礎建設,差不多是三個計劃中就有一個是投資在非洲。

此外,中共也加大了對非洲軟實力的投資,主要體現在文化、教育培訓和媒體投入上。

比如,截至到2019年的6月,中國已在44個非洲國家設立了59所孔子學院、以及41個孔子課堂。同時,中國的大學每年招收大量的非洲學生,培養親北京的未來精英。我們可以看到,中國2018年的留學生人數,來自非洲的留學生總數超過了8萬人,僅次於亞洲。

另外,截至2018年,中共央視在非洲設有14個演播室,新華社設有30多個分社。除此之外,中國在非洲30多個國家直接投資媒體,對他們的記者進行培訓。

而中共從中獲得的,除了經濟和貿易上的好處,更重要的是,還包括了非洲國家對其政治上的支持。

比如:在去年6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香港國安法舉行了一場投票,其中,有25個非洲國家支持中共當局。去年的10月,在一份嚴厲譴責中共在香港、新疆、西藏侵犯人權行為的聯合聲明中,沒有一個非洲國家參與聯署。不僅如此,在今年3月,剛果共和國、蘇丹,還有布基納法索等國家的駐華大使,還高度稱讚了中共當局在新疆的政策,並且質疑西方對中共的指責是別有用心。

全球治理研究院的非常駐研究員奧托博(Ejeviome Otobo)認,非洲國家的領導人和中國,他們在三個主要方面建立了一項共識,那就是,人權、經濟利益以及不干涉內政。

奧托博提到,有46個非洲國家已經簽名參與了中共的「一帶一路」,因為這些國家缺乏基礎的設施建設,但是西方的等量項目在哪裏呢?能夠與中共的資金規模相匹敵嗎?

「中非項目」(China Africa Project)共同創始人埃里克·奧蘭德(Eric Olander)認,對於非洲領導人來說,不和北京敵對,是外交政策的一個重點,他們中的很多國家還背負著北京的重債,並依賴中國進行大部份貿易,他們無力承受惹怒中共可能引發的後果。

法廣在報道中說,這正是中共如何獲得四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人的奧妙。這些機構是: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國際民航組織 (ICAO)、工業發展組織(Onudi)和國際電信聯盟 (ITU)。無論是歐洲人還是美國人,都從來沒有同時領導過這麼多的聯合國機構。而中共,只有在非洲的支持下才能征服這些陣地,而且成本相當低。

中共的非洲戰略能否持續?

但是,中共的非洲戰略能一直這麼順利嗎?

今年8月初,洛陽鉬業又宣布再投資25.1億美元,用來擴大在豐谷魯美礦(TFM)的產能,並預計在2023年上線。

不過,這一次洛陽鉬業遭遇了阻力。民主剛果政府在8月宣布,已經成立了一個委員會,重新評估中國洛陽鉬業在大型銅鈷礦的儲量和資源,同時也將審查2007年與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和中國中鐵集團達成的協議,以確保「公平」和「有效」。

事實上,剛果(金)政府正在審查和中國達成的60億美元的「用基建換礦產」的「世紀交易」。

這個協議中提到,中國承諾投資32億美元建設一個銅鈷礦,並承諾另外30億美元用於投資基礎設施項目,而且全部是由礦業收入來支付。

但是,根據彭博社在9月底的一個報道,十多年過去了,採礦項目只收到了大約3/4的承諾投資,而基礎設施部份僅建設了價值大約 8.25億美元的項目,不到承諾的1/3。其它媒體也報道說,北京計劃的31家醫院沒有建成一座,兩所大學也沒有蹤影。

不僅如此,要開採鈷礦,本來就很危險,手工和小規模的開採,由於缺乏監督和安全措施,死亡和受傷很常見。但是,在中資企業接手之後,大礦場也出現了更多的安全問題。

《紐約時報》報道說,在豐谷魯美礦易主之後,新來的中國經理們穿著短褲和運動鞋,就去了礦區,但是這種場景,讓那些曾被要求穿鋼頭的靴子、戴安全護目鏡的員工們感到震驚。

以前的美國人,對危險活動和違反安全規定的行為是「零容忍」。但是現在,安全成了一紙空文。不做空氣質量檢測,工人就爬進酸罐進行維修。有些人沒有經過培訓,就駕駛著推土機和其它的重型設備,或者是從事危險的焊接工作。

洛陽鉬業還聲稱,通過「降本增效」,公司的生產營運現金成本,削減了大約3.65億美元。

英國《衛報》則報道說,一些通過份包商僱用的工人,聲稱他們是受到嚴重剝削的受害者,基本工資相當於每天3.50 美元。而在中國公司經營的一些礦山中,工人報告說,身體暴力和辱罵很常見,在大多數情況下,那些反對這種待遇的人會立即被無償解僱。

為了防止外人進入撿礦石,在豐谷魯美礦,洛陽鉬業呼籲剛果政府提供幫助。後來,剛果軍隊開槍打死了一名非法闖入礦區大門的人,並在爆發抗議騷亂後射殺了第二個人。

所以,當地民眾對中資企業相當不滿。就在11月21日,還有一名槍手在民主剛果某礦區附近殺死了一名警察,並綁架了五名中國公民。

另外,中國貸款可能帶來的「債務陷阱」,也已經成為很多國家廣泛討論的話題。例如,坦桑尼亞《公民報》近期報道,烏干達最重要的機場——恩德培國際機場(Entebbe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可能會被中資的貸款銀行接管。

報道稱,烏干達政府在2015年11月同中國進出口銀行簽署了一項協議,以2%的利率借款大約2億美元,用於恩德培國際機場的改擴建工程。而烏干達議會發現,協議中包含著一旦違約可能會沒收機場的苛刻條款,並且協議還要求,任何爭端的仲裁或法庭訴訟都要根據中國法律在中國進行。

另外,中共與非洲國家的交易,也造成這些國家的腐敗問題。比如在11月28日,彭博社報道說,民主剛果的BGFI銀行洩露的350萬份文件,顯示中國和剛果在簽訂了所謂的「世紀交易」之後,一家中國公司,如何將數百萬美元轉移給了剛果的前總統卡比拉的家人和盟友。

不過,和年長一代及政府領袖們的想法不同,年輕一代的非洲人並沒有被中國模式所打動。根據民調機構「非洲晴雨表」最近發布的一項研究,非洲年輕人,對美國及其發展模式具有壓倒性的積極看法。

美國之音的報道說,在埃塞俄比亞,人們對中共宣揚的民主和自由表示困惑,當地不少人提到,一旦話題涉及人權、環境和污染的問題,中國方面的回應就是迴避。

在贊比亞,大報紙《盧薩卡時報》多次刊登文章說,中國正在對贊比亞的經濟,實行殖民統治,贊比亞政府正在把國家出賣給中國。

11月28日,每隔三年舉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論壇,在塞內加爾開幕,以前是,出席論壇的非洲國家元首會比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還要多,但是這次的級別要低得多,雖然這和疫情有關,但是,這也可能是意味著,中非合作正在面臨轉折。

可以看到,面對條件苛刻的合約、債務陷阱、精英集團的腐敗,以及非洲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備受限制等等的質疑,再加上當下全球反共浪潮的不斷推高,非洲民眾對於中共的幻想正在破滅,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在非洲的戰略還能走多遠呢?@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