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抵制共產主義 叫停《長津湖》上映

宣揚中共紅色革命題材的電影《長津湖》在馬來西亞的上演被叫停,令中共大外宣受挫。

馬來西亞總理沙必里(Ismail Sabri Yaakob),11月29日在國會下議院,回應提問時指出,電影《長津湖》是今年首部禁止上映的電影,他表示,根據電檢局法令,此舉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

馬來西亞放映商在10月30日,貼出這部紅色影視《長津湖》的海報後,引發民眾反感,不少大馬網民認為這是中共大外宣,宣傳共產主義,應該禁播這部電影,呼籲官方介入。11月29日馬來西亞政府正式表態,叫停上演《長津湖》。

值得注意的是,早前也有不少中共主旋律電影,在馬來西亞上映,包括《我和我的祖國》、《戰狼》等,但都沒有引起如此巨大風波。外界認為,《長津湖》遭到抵制凸顯,中共侵犯人權、擴張海外的醜態,令外界相當反感和警惕。

彭帥事件歐盟發聲 要求安全可核實證據

11月30日,歐盟呼籲北京出示網球名將彭帥健康、安全和下落的證據,並敦促北京對彭帥提出的指控進行調查。這是國際社會擔憂彭帥命運的最新呼籲。

歐盟在聲明中說:「歐盟要求中國(中共)政府提供彭帥安全、健康和下落的可核實證據。」

歐盟還敦促北京當局「對她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全面、公平和透明的調查」。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商人、活動人士,以及普通民眾在批評黨內人士、或打擊腐敗、或支持民主和勞工權利運動後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彭帥是其中的一員。

歐盟表示,「強烈反對使用強迫失蹤和任意拘留的做法,特別是對指定地點使用住宅監視工具(RSDL),並呼籲中國(中共)遵守其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下的人權義務。」

袁紅冰:小賭王是江派白手套 習親信部署捉人

綽號「洗米華」的澳門博彩業大佬周焯華因涉非法經營賭博已被澳門檢方批捕。有傳媒報導稱,周焯華掌握的8萬多中國賭客名單是關注焦點。另有分析說,抓捕澳門小賭王是由習近平心腹王小洪部署,涉及習近平收繳政敵的資金。

針對周焯華案,11月28日,澳門警察局在新聞發布會通報中稱,涉案人員包括「47歲周姓商人」在內的11名疑犯已承認在海外架設賭博平台以及進行電投犯罪活動,但對其他調查事項拒絕合作。

外界關注「其他調查事項」具體指甚麼?澳門警方沒有做說明。有評論認為「其他調查事項」應該包括利用賭博洗錢等。

《信報》29日刊登一篇財經專欄作家高天佑的評論分析認為,倘如央行中共負責人形容,很多賭客透過二維碼(QR code)轉帳賭金,那麼在周焯華等11人被捕後,他手上掌握的「周焯華名單」恐怕十分驚人。

他推斷,周焯華手上8萬賭客會員名單,有可能透過二維碼追查「全部現形」,「凡賭過必留下痕跡,可能找出大批公職及國企人員賭客名字,未來又一堆人難以安枕」。

據悉,截至2020年7月,周焯華的太陽城集團發展的股東級代理共199人,賭博代理一萬二千餘人,發展的中國境內賭客會員八萬餘人。值得更關注的是八萬中國賭客,他們非富即貴,都與中共權力層有著緊密聯繫。

一名浙江某地的商人匿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對周焯華的被捕並不奇怪,他自己周圍很多商人都參與澳門賭博。

他說:「我所在的這個浙江地級市的一個區,那些包工頭就常跟我說,他們這個圈子每年就有三百億到五百億人民幣送到澳門去賭博。」

匿名的浙江商人分析說,保守估計大陸參賭的資金也有上萬億,主要是通過賭博渠道洗錢。

他說:「一個是官,一個是商,真正商人會去賭博嗎?不會。會去賭博的商人就是來錢快的商人,在中國來錢快的都是一些官商,就是跟官員勾兌在一起的這些商人,比如做建築、房地產的商人等等。」

旅澳知名法學家袁紅冰29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周焯華是江派安插在統戰部門的人,習近平抓捕周焯華是在收繳政敵的資金,以及防止他們的資金逃走。

袁紅冰熟知中共政治內幕,與中共高層素有聯繫,曾和習近平本人是酒友。

袁紅冰認為,一些報導和分析對周案有個誤區,其實周焯華不是一個表面上的甚麼商人。

他說:「這個澳門小賭王就是曾慶紅安排的中共專門執行統戰任務的一個人。所以他才有廣東省政協委員這樣的職位。」

據公開資料顯示,現年47歲的周焯華出生於澳門,祖籍廣東肇慶端州。他向來親共,2011年組織成立勵志青年會,就職典禮獲澳門中聯辦官員、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廣東省港澳辦省政府副秘書長兼省港澳辦主任等人士捧場。

周焯華曾任中共廣東省第十一屆政協委員。2015年,周焯華被委任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他還擔任澳門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名譽顧問。

2019年,周焯華參加中共建政70周年大型巡迴展覽活動時,曾表態積極參與中共「一帶一路」項目。

袁紅冰說:「這個小賭王本身無論從意識形態還是行為做派來講,都是中共政權的堅定擁護者。」他表示,周焯華的廣東省政協委員身份是有任務的。

袁紅冰解釋說:中共的特務系統有幾條線,一條是國安的,一條是軍隊的,第三條是公安部的,還有一條是中共的對外聯絡部,第五條就是屬於中共統戰系統。

袁紅冰說,中共在世界上推行「一帶一路」,特別是對東南亞進行滲透,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開展博彩業。

他認為周焯華倒霉是因為他是江派的人。袁紅冰說:「因為他(周焯華)是曾慶紅、孟建柱的白手套,也是他們安排在澳門的人。逮捕這個小賭王的目的,就是習要摧毀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等人的經濟基礎。」

袁紅冰說,這次之所以很突然的,這麼快逮捕了周焯華,原因就是現在整個公安系統已經由王小洪發號施令了。袁紅冰認為,抓周焯華涉及中共高層權鬥。

大陸地方債近30萬億 借新還舊如滾雪球

今年前十個月,中共地方政府債急速增長,直逼30萬億元人民幣,創下歷史新高。其中,接近一半的新增債務被用作償還舊債,而沒有投入實體經濟。分析認為,巨額地方債務已經到了中共各級都無法解決的地步,只能用滾雪球的方式飲鴆止渴。

11月23日,中共財政部公布了最新的地方政府債券發行數據。

截至10月底,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高達29.7萬億元。今年頭10個月,地方政府債券累計發行6.49萬億,比去年同期增長6%,創下歷史新高。

其中再融資債券發行高達2.8萬億,比去年同期增長75%。

這意味著,有超過43%的債券被用作了償還舊債,並沒有投入到實體經濟中去。

近年來房企債務問題嚴重衝擊地方政府財政,被認為是地方債急遽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北京也並非無視地方債的困境,而是幾乎束手無策。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各級地方政府到現在基本上就是他們也拿準了這個中共的這個心理,拿準了這個中共的軟肋。就是他只管不顧一切的發債,不顧後果,不計後果的發債。然後,他們知道就是說,最後即使還不了的話,中央政府也得頂著,也得支撐著。因為中共不可能讓某一個省或某一個直轄市,他那個政府破產。」

目前,地方債已成為債市第二大品種,僅次於金融債。

10月出台的「城市負債率排行榜」調查了86個城市,其中85個債務率超過100%。前10名的城市債務率都在500%以上,最嚴重的貴陽高達929%。甚至北京、廣州都超過200%,遠遠超過國際標準80%~120%的風險警戒線。

事實上,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規模則更為驚人。

今年9月,國際投行高盛發表的研究報告披露,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隱性債務總額,已經從2013年的16萬億元,增加到2020年底的53萬億,相當於GDP的52%,高於官方公布的地方政府債務餘額。

而這些隱性債務,是地方政府通過城投公司等平台,為當地基建項目籌措的額外資金,並沒有被納入政府的債務報表中。

波羅的海三國訪台 胡錫進發推罵人遭回擊

日前,波羅的海三國的十位議員訪問台灣,並與台灣總統蔡英文會晤。這次訪問令中共在外交上再次遭到挫敗。對此,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推特發帖,公開辱罵三位議員,但隨即遭到強硬回擊,譏諷胡錫進是表演喜劇的小丑。

29日,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10位國會議員組團訪問台灣,在台總統府會晤了蔡英文。

立陶宛國會友台小組主席馬爾德基斯則表示,對台灣人在複雜的地緣政治環境中,發展經濟並強化民主的毅力與智慧表達了「崇高的敬意」。

這次波羅的海3國國會議員組團訪台,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令中共如芒在背。

11月30日,「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推特上發帖,辱罵訪台的波羅的海國會議員,聲稱他們是台灣政府花錢請來的「低廉的政治演員」,還說「不知道這些人會不會用蔡英文給的錢,買那些台灣滯銷的鳳梨」。

對此,馬爾德基斯在推特發帖回嗆說,「習進平派他的小丑攻擊我們,我們才該稱中(共)國是『喜劇人民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omedy)」。

前國防大學政戰學院院長余宗基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波羅的海三國訪台對中共內部造成很大衝擊,因為中共擔心引發進一步的「骨牌效應」。

他解釋說,波羅的海三國當初是從蘇聯獨立出來,對共產主義的痛恨已刻畫在基因裡,當時蘇聯派出50萬大軍壓境威脅,也沒能讓三個國家屈服。

余宗基表示,中共害怕立陶宛會成為領頭羊,對歐洲國家形成帶風向的作用。中共擔心波海三國成為在歐洲掀起抗共浪潮的領頭羊,中共非常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