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野豬關注組昨日舉行記者會,抨擊漁護署聲稱進行野豬絕育計劃的資源充足講法是誤導,質疑當局資源分布不當。曾協助漁護署野豬的獸醫表示,受時間及人手所限,往往未能把捕捉野豬全數絕育。

曾參與漁護署野豬絕育計劃的獸醫謝裕輝,透過錄影片段表示,按照他過往為野豬絕育的經驗,行動通常在下午6時許至午夜行動,一次捕捉6至7隻野豬,但因時間所限,只能為2隻做手術,其餘無奈之下要放回。他認為,署方捕殺做法雖然未算違反獸醫專業守則,但是不太道德。

謝裕輝指,按照全港約有2,500隻野豬計算,本應要為約一半(即約1,250隻)野豬絕育才具成效,促請署方先做好野豬避孕、加強檢控餵飼野豬人士等,「人道毀滅」野豬應是最後方法。他建議,把所有捕捉的野豬一併絕育及避孕,例如夜晚捕捉野豬後,暫存在動物管理中心等地方,翌日由獸醫絕育後再放回,署方亦需要增加獸醫人手。

香港野豬關注組成員黃豪賢質疑,署方聲稱過去野豬滋擾人報告數字有增無減,他反駁相關數字由2019年的1,184宗回落至1,002宗,而且還包括市民通報見到野豬出沒的次數,質疑數字不準確。黃豪賢說,漁護署5個月前才肯定「捕捉、絕育、放回」計劃成效,如今卻「自打嘴巴」,認為署方曾稱投放了大量資源及處理野豬問題的說法是「誤導」。他續以2018年政府宣傳短片為例,教導野豬不會主動騷擾人類,然而野豬性格不會隨時間改變,政府近期卻「妖魔化」牠們,「投放這麼多資源教育公眾,現在卻教人殺豬,好匪夷所思」。

對於漁護署署長梁肇輝昨日稱,絕育計劃遠遠追不上野豬的繁殖速度,認為有必要恢復捕殺政策,黃豪賢指野豬夭折率高,4至6隻初生野豬中,最終只有1至2隻存活下來,認為是「是(當局)資源分布問題,不是計劃追不上繁殖率」,土地規劃也應考慮動物生態環境,改善動物待遇,例如提供動物天橋或隧道,而非把屠殺合理化。

他又要求遷移進入市區的野豬,並種植野豬喜歡的根莖部多汁植物,增加食物來源,至於當局計劃擴大「禁餵區」的建議,黃豪賢表示原則上不反對,但擔心餵飼流浪貓狗的義工會誤墮法網,促請政府先諮詢動物關注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