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合作論壇11月29日起連續兩天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召開。由於這次參與的規模和級別不如歷屆,法媒認為中非合作的盛宴已經結束,幻想破滅時刻或已來到。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28日告訴大紀元,中共經營非洲二三十年,花了大筆金錢,每年招待當地政府官員的兒女來到大陸留學,從收買的角度上看,做得是很成功,但近期有關採礦爭議、勞工剝削、經濟掠奪等,中共在非洲當地引起越來越多反感。

中非論壇走了二十年 雙方參與的規模和級別不如以往

中非合作論壇每三年召開一次,上一屆於2018年在北京擴大召開,包括尼日利亞、馬達加斯加、畿內亞比紹、津巴布韋、突尼斯、聖多美普林西比、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等多國領袖,以及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皆親赴北京參加。

相比之下,本屆的規格小了許多,習近平將近兩年不出國,由外交部長王毅和商務部長王文濤出席,習近平29日在北京以視像出席。非洲國家元首參與的程度也不如以往,僅以部長級工作會議召開。

法國《世界報》26日前以《非洲與中國——幻滅時刻》為題發表專題報道,提到中國與非洲合作的盛宴已經結束,對中國人、對非洲人來說,都感到有些「幻想破滅」,每個人都意識到花錢並不足以激發發展。

最近的例子,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正在重新評估與中共簽署的銅礦及其它礦業投資協議,發現2008年在前任總統卡比拉領導下簽署的「礦物基礎設施」大型合同中,許多部份迄今仍未實現,包括北京計劃的31家醫院沒有一座建成,2所宣布的大學也沒有蹤影。

非洲從反殖民到民主化

中共對非洲的援助由來以久。早在1950年代,反殖民、民族獨立運動在非洲大陸上演時,毛澤東提出「第三世界」理論,支援非洲民族解放運動,中方藉此拉攏非洲國家,拓展其國際空間。

馮崇義說,「即使在大躍進、大饑荒時期,中共仍未中斷對非洲國家的援助,收買非洲國家的領導人,用這種方式控制國際組織,中共在這方面下的本錢很大。」

中共迄今在非洲設立了62家孔子學院,自2006年起,制定獎學金援助赴華留學的非洲學生,2003至2018年間,非洲到中國的留學人數增加40倍。外界認為,中共利用孔子學院滲透全球的教育體系,向世界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

馮崇義說,中共在非洲的很多項目在經濟上缺乏可行性,或是缺乏當地政府的配套支持,最後變成爛尾工程,「原來很多講得天花亂墜的項目,變成了債務負擔,成了影響中非關係的重要因素。」

他認為,非洲一些國家民主化之後,對中共收買的獨裁政府更加不滿,在去年全球對疫情索賠追責中,很多非洲國家也發出呼聲,「這就是為甚麼說『幻滅時刻』來了,二三十年下來,他們發現中共比原來的殖民者還要更糟糕,因此,不再保持跟中共的緊密關係。」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採礦營地,近期爆發多起衝突。上周,有2名中國公民遭到武裝組織襲擊致死,8人失蹤。此前,南基伍省多個村莊村民組織起來反對中企非法開採金礦,其中6家中企的採礦許可因此被取消。

旅美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曾經撰文提到,在非洲人民與世界左派眼中,中國是比老殖民國家更惡劣、更可恨的新殖民主義代表國,通過金錢外交收買了非洲各國當權者支持,但購買了政府卻沒那麼多錢購買社會,搶奪資源、破壞環境的罪過一直被非洲人權、環保組織聲討。

美國試圖給非洲國家提供不一樣的路線

BBC在《中非合作論壇的歷史、現狀和未來》一文中提到,非洲共54個國家中的53個是論壇成員,唯一沒有參加的國家是與中國沒有外交關係的斯威士蘭(eSwatini,原名史瓦濟蘭,台灣的邦交國)。

文中提到,就在第八屆中非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舉行之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到非洲三國訪問,布林肯不再「說教」非洲國家警惕中國的「債務陷阱」,而是試圖給非洲國家提供一條不同的路線,說服非洲國家與美國達成的協議,能讓當地工人受益,也更可持續。

在布林肯之後,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26日布一份《新時代的中非合作》白皮書,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也抵達塞內加爾,被視為美中雙方在非洲展開角力。

台灣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助理教授盧政峰認為,習近平以視像出席中非論壇,說明他會繼續在非洲推動一帶一路,並且在疫苗和新增貸款上提供援助,「北京習近平不會示弱,至少在口頭的承諾上會持續,至於錢會不會到位,有待後續觀察。」

中共在非洲開闢遠洋漁業的補給、建構新的軍事基地,盧政峰認為,這可視為在美中長期競爭框架中的現象,一帶一路對中共來說也可能是一種過度消耗,能夠持續多久也得看其政治和經濟發展而定。#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