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從大陸出逃的外科醫生駱成(化名),因調查、搜集大陸非法器官移植證據而遭醫院開除。他11月24日接受大紀元新唐人聯合專訪,披露自己在中國醫療界所看到的諸多怪現狀。

駱成說:「中國許多的問題在於訊息的不公開。只要訊息公開了,一些問題都能很好解決。」例如這次2019冠狀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如果中共公開了零號病人的訊息,並且及時通報和防控,疫情就可能及時控制,不會波及世界。隨著時間的推移,對病毒追本溯源,在極權體制下的中國更加困難重重。

疫苗問題與非人道防疫管理

儘管中共當局竭力掩蓋接種國產疫苗的併發症,但在大陸的互聯網仍可看到許多接種疫苗後罹患「白血病」的案例。網上曾有微博彙集了部份曝光的「國產疫苗注射後事故」,其中很多人得了急性白血病,但這些訊息與引用的多條微博都快速被刪除。

駱成表示,在過去,因中國劣質疫苗而引發的民間受害者維權的案例不計其數,而中國大陸生產的Covid-19疫苗是屬於「滅活疫苗」,例如科興疫苗(Sinovac)和國藥疫苗(Sinopharm)。

據未證實的消息,科興疫苗是使用「甲醛」滅活,從醫學上看,若人體長期攝入過多的甲醛,就會出現骨髓中血細胞變異,可能演變成白血病。駱成說:「甲醛作為目前已知的白血病致病因子,長期暴露於含有甲醛分子空氣中的人員,例如裝修工人、實驗室人員,其罹患白血病的概率大大高於普通人。」

而上述人員只是透過空氣吸入甲醛分子;在經過肺泡毛細血管氣體交換後,只有少數甲醛溶解於血液中,危害人體。如果是殘留甲醛的疫苗經由靜脈輸入人體,所有甲醛成份全部溶於血液中,危險係數大幅度上升。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接種大陸產疫苗後的白血病併發症如此之多。

網絡上曝光因接種疫苗罹患白血病的案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駱成說:「中共強迫民眾去打疫苗,但卻不公布併發症、副作用。」表面上形勢大好,可實際上在這麼短時間內推出疫苗,未通過第三期臨床試驗、未公開嚴謹的實驗數據;對於此類消息,大陸媒體加以全面封鎖,並「闢謠」所有質疑,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此外,駱成認為中共的防疫管理非常沒有人性,「全國各地利用『健康碼』和大數據監控民眾,侵犯私隱權。一旦出現核酸陽性患者,強制隔離大批人群,還要民眾自己負擔高昂的隔離費用,害得很多人費時、費力、費錢」。許多人因為中共「一刀切」式的過度防疫而錯失商機、丟失工作、經濟窘迫,甚至發生輕生自殺等人倫慘劇。

醫生和患者間的社會矛盾

駱成說:「共產黨一直在各行各業創造一種『類文革式』的人鬥人的局面。」以醫療界為例,當局用於國民醫療保障的投入一直在全世界排名倒數;令人髮指的是,這點微薄的資金,其中大部份用於中共官員的醫保。如何填補巨大的醫療資金短缺?中共不僅要公立醫院自負盈虧,同時極度壓搾醫護人員合法的薪資待遇,平均水平只有國外同行的1/6至1/8。

在薪資微薄的情況下,醫生也要生活,也有經濟壓力;駱成說,雖然說收紅包和回扣的問題取決於個人意志和品行,但若不受賄賂,在醫院可能也很難立足,一般人總是會向現實妥協。他表示:「這是中共逼你這樣做,即所謂的同流合污,轉嫁醫療投入不足的社會矛盾。醫護人員出於自我的經濟壓力,收受醫藥公司的藥物、醫療器械回扣;變相向病人索要紅包,加重病人的經濟負擔。」

駱成表示,另一方面,病人把看病貴、看病難歸責於醫護人員的不良職業行為,進而發生層出不窮的病人傷醫、殺醫事件,造成醫患彼此敵視、缺乏信任。然而,很少有人會向中共政府問責、要求醫療改革。

逆淘汰

駱成表示,有些醫生為了拿回扣,開巨額藥物給患者、安排過度治療,不僅沒有幫助,反而加重病情。這類醫生不僅不稱職,也幾乎喪失了人性,是業界「敗類」。

但這種業界敗類在「東窗事發」後,不僅沒受到嚴厲懲罰,反而變本加厲。這就是大陸醫療界的「逆淘汰」現象。

高幹醫保

駱成說,大陸特權階層的醫療服務一直鮮有公開披露。首先,近二十年時間內,各地大型醫院都興建「高幹」或「幹保」大樓,這些是專為特權階層所蓋,普通百姓基本不可能入內接受診療服務。

這些特殊的幹部醫療大樓內部裝修豪華、設備齊全,配備高年資醫務人員長期輪班駐守,為權貴服務。而且,這些「人民公僕」的醫療費用基本全免,包括一天約1萬人民幣的深切治療部(ICU)費用、天價進口腫瘤藥物、罕見病特效藥和器官移植費用。由此可見,醫療健保的「社會主義」只是在特權階層中實行。

「科研為綱」與默認造假

大陸醫療界另外一個奇怪現象是,以醫療人員發表科研論文作為晉陞職稱的主要條件。許多人為了晉陞、評優評先以提高待遇,花錢找人代做科學實驗、撰寫科研論文,這早已不是新聞。中國學者在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學引文索引,國際公認的科學統計、評價的檢索工具)期刊論文中灌水、造假等問題層出不窮,雖也曾被國際同行舉報、取消發表,但這種現象從未停止。這一定程度上和政府相關機構不作為、默許造假有關係。

駱成認為上述「科研為綱」的情況,像極了上世紀中共的「大躍進」運動,後者造成大量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的浪費,並且引發了幾千萬人餓死的悲劇。「一條龍」包辦的寫論文公司在中國社會應運而生,從實驗到發表文章,只要付錢通通可以完成,費用則依據文章要發表的SCI期刊的影響力大小來決定。據駱成所知,「影響因子」在5分以內的SCI期刊,每因子的收費可能是1萬~2萬人民幣,5分以上的文章就是天價了。

駱成舉自己親眼目睹的例子,某篇文章中說大約有90%的患者接受過前期實驗,但據他所知,實際上只有不到40%的人做過前期實驗。該文章的作者通過編造數據完成論文,最後還發表在影響因子分數比較高的國外權威科學期刊上。

「這種臨床型的論文很難去調查原始數據,若是基礎型論文或許還可以分析作假成份。但中國學者很聰明,會用一些投機倒把的手段造假。例如把實驗結果的圖片旋轉180度或旋轉270度,用在下一篇文章,這種例子非常多。」所以駱成認為,中國的科研論文數據大多數不能採信。

大陸醫療界託人做實驗、寫文章,以詐騙科研基金,醫院和政府一起謀私利,這已是公開的秘密。駱成說:「國際同行能查出來論文造假,但是要花很大的力氣。而且就算查出來,國內相關機構也多半不了了之。」這些造假者的名譽地位並不受影響,繼續混得風生水起。

駱成認為以「科研為綱」統管醫療系統,最終只會造成像「大躍進」中大煉鋼鐵這樣的浪費。他說:「中國目前大型醫院就是醫療流水工廠,只有虛誇的效率,無論對醫護人員還是病人,都沒有以人為本的人情味。」

根本問題

駱成表示,中共所製造的惡劣社會環境,即使一個品行端正的人進入其中,出於生存本能,也有很大可能被「同化」。大陸醫療界乃至社會的各種亂象,本質上就是體制和政治環境問題。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只要被捲入中共所炮製的社會泥流,正常人很難全身而退,尤其思想上的『共產主義』殘毒會伴隨終生,很難清除。」他說。#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