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政府修例要求議員宣誓,並「放風」追討違誓議員的薪津,觸發龐大辭職潮,曾譽為「全黃」的黃大仙區議會至今只剩下兩名民主派議員。於7月辭任區議員的前東頭區區議員溫子眾(阿頌)受訪時坦言:「果下(辭職)係好掙扎嘅,但真係放唔低一班街坊,但冇辦法」。

前東頭區區議員溫子眾(阿頌)並沒有如當初的明言般留守議會,卻選擇在今年7月辭任區議員,為何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他未來還會繼續服務社區嗎?記者今日來到黃大仙東頭邨,與他回顧這個驚險而掙扎的過程。

阿頌在今年4月宣布退出人民力量,並表示傾向留守,稱不能輕言放棄既有陣地,卻在今年7月選擇辭職。阿頌坦言,他由3千多名選民送他進入議會,然而「一張選票三世情」,本來4年選舉任期未完,他選擇辭職是因為有其他區議會的領頭人和法律界朋友眼看時勢突變,不停呼籲他先辭職保平安,「嗰下(辭職)係好掙扎嘅,但真係放唔低一班街坊,但冇辦法」。

辭職後,阿頌仍希望繼續留在地區服務,以履行對選民的承諾,又覺得在如今時勢下,最重要是確保自己安全,「見字飲水、盡力呼吸」,他反問自己都遭受牢獄之災的話,還有何能力保護居民。

保住性命,自然會想到身邊的人。亂世下的愛情總是教人凄美。阿頌在今年中秋節翌日結婚,他說自己屬豬,太太屬雞,「夾過晒啲生辰」,再由前議員同事「老虎哥」、廖成利為他們證婚。原來一切都是他們計劃之內,記者想不到阿頌也是個挺迷信的人。阿頌自言「妻管嚴」,太太經常勸他要收斂言行,這句話可能會他手上的戒指還閃,「閃盲」不少人,不過在亂世中,這種老掉牙但溫柔的關心,其實也羨煞旁人。

拍攝當天,溫子眾正準備開街站,派發社區報《新仙出爐》,阿頌把它拿上手,唸唸有詞地介紹這份由當區青年經營的成果。他說《新》集中報道社區問題,報道深入,又將居民和議會工作的距離拉近。他覺得區議員並不如坊間報道所指凡事政治掛帥。「民生無小事」,離開議員崗位,他也選擇再次挺身而出服務街坊,繼續他的未竟之路。

另一邊廂,他正任職物業管理行業,但仍希望把自己剩餘的影響力,為社區作出貢獻,略盡綿力,他說日前隔離選區私樓進行了業主立案法團選舉,他們用了4個月時間,拉高了投票率,他認為除了立法會和區議會渠道外,還有很多方法去為居民服務,寄語港人不要氣餒,並盡力參與社區事務,捍衛公民能量。

訪問過後,他與助理繼續在街上默默派發區報,與相熟街坊打招呼。午間的東頭邨陽光明媚,仰望天空,萬里無雲,以這種「美景」襯托後《國安法》時代的香港社會,顯得落寞弔詭。儘管如此,我們倒可選擇抱緊當下,緊守崗位,因為我們每個人也可創出一片青天,為身邊人帶來光明,跨過重重險阻。@

前黃大仙區議員溫子眾(唐健豐/大紀元)
前黃大仙區議員溫子眾(唐健豐/大紀元)

溫子眾自今年7月辭任區議後,選擇回歸社區,履行「未完」的選舉承諾。(唐健豐/大紀元)
溫子眾自今年7月辭任區議後,選擇回歸社區,履行「未完」的選舉承諾。(唐健豐/大紀元)

溫子眾一貫敢言作風,太太卻不時勸他要收斂言行。(唐健豐/大紀元)
溫子眾一貫敢言作風,太太卻不時勸他要收斂言行。(唐健豐/大紀元)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