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台商」遠東遭重罰 專家:中共欲「以商逼政」

台商遠東集團在大陸各地的公司突然遭到中共重罰。同時,中共國台辦藉此警告台商要與台獨劃清界線。評論認為,中共「以商逼政」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近日,台商遠東集團因環保、消防等一系列所謂違法行為,被上海、江蘇、江西、湖北、四川等五省市相關部門查處,開罰8,862萬人民幣。

中共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24日的發言表明對遠東集團的重罰含有政治意圖。朱鳳蓮說,不允許支持台獨的人在中國賺錢。要求廣大台商台企要明辨是非,站穩立場,與台獨劃清界線。

當天,蔡英文表示,北京當局以選擇性的執法進行恫嚇,只會讓兩岸的距離越走越遠,也更惡化中國投資環境。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她拉里拉雜這樣說一大堆,說甚麼東西不合格不合格,但是又沒有辦法具體的說明。但是你根據國台辦那個發言人朱小姐的說法,其實大概很清楚,她其實就是要對台獨殺鷄儆猴。當然它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在經濟上對台獨施壓,但是這件事情坦白說,也不是中共第一次做了。但是這件事情事實上是因為最近兩岸關係比較趨於緊張,所以才又拿出來對台灣的企業施壓。」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認為,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向台灣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均有政治捐款,向蘇貞昌捐款一百萬元,我覺得中共主要打擊目標是蘇貞昌了。

黃世聰:「用他(徐旭東)來殺雞儆猴的話,第一個他可能會聽話。第二個是他也比較具有指標性,那他也是一個台灣政界公認,他是藍綠通吃的一個政治人物。那在要求你劃清界線之下,我覺得這樣子的示警意味跟指標意味,找他會比較強一點點。」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認為,中共目前處於國際外交孤立、國內危機四伏的情況之下,它必須做一些事情滿足國內的需求,重罰遠東成為打擊台灣的選項之一。

沈榮欽:「最大的危機就是因為彭帥事件。最近五眼聯盟事實上已經在討論是不是要杯葛北京冬奧了。拜登也在跟加拿大總理,跟墨西哥總統會面的時候也公開對記者承認說他考慮外交杯葛,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我認為對中共它的確需要做某些動作,至少是表演給國內看,滿足國內民族主義的需求。」

沈榮欽說,中共「殺雞儆猴」的作用,在大型台企之中產生寒蟬效應,台商評估在大陸投資時,將有更多顧慮。

黃世聰則認為,中共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將引起更大反感。

美國邀台灣參加民主峰會 中共場外跳腳

美國國務院11月24日,公布了將在下個月舉行民主峰會的與會國家名單,包括台灣與立陶宛等共有110個國家受邀,名單上以Taiwan為名稱呼,而中共則是遭到排除。

美國彭博社、英國路透社以及日本時事通信社等國際傳媒在第一時間報導,均把「台灣」列入報導的標題中。

美國智囊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在推特寫道,民主峰會邀請台灣「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台灣是一個充滿活力、成功的民主國家」。中共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則在記者會跳腳回應,美國不應與台灣有官方往來、不應用「台灣」兩字稱呼台灣。

美國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 金映玉:「數十年來,台灣一直是美國無價的安全和全球衛生夥伴。鑒於對國際社會貢獻良多和其強健的民主體制。因此,我敦促拜登政府將台灣加入即將舉行的民主峰會。」

美國國務卿 布林肯:「我絕對會在這議題上努力。我與你看法一致,台灣是一個強健的民主政體、強大的科技重鎮,也是一個能對世界作出貢獻的國家。」

據美國國務院網站,美國總統拜登將在12月9日到10日,召開首屆虛擬民主峰會,預計聚焦三大主題,包括對抗威權、打擊貪腐及促進對人權的尊重。

多國政要關注彭帥 民主大會或成杯葛冬奧誓師會

彭帥事件繼續發酵,各國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呼聲高漲,美國的動向備受關注。有專家分析認為,12月的民主大會是拜登正式發聲抵制北京冬奧會的最佳場合。民主大會很可能成為國際社會杯葛北京冬奧會的誓師大會。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我們認為,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舉報,都應該得到調查。我們將繼續在中國和所有地方,繼續支持言論自由,特別是鑑於我們在中國看到的情況,(中共)基本上零容忍度地對待批評,以及過去的記錄,(中共)壓制和試圖打壓發聲的民眾。」

11月23日,加拿大國會議員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對彭帥的安全深表關切。他說:「國家對性侵指控進行審查,敢於發聲的人卻被綁架,這是不可想像的。儘管中國官方傳媒發布了彭帥的照片和錄像,但其真實情況無法得到證實。」

11月18日,「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中,來自北美、歐盟、澳洲等國家的三十餘名議員,發布聯合聲明,對彭帥的安全和福祉深表關切,要求確保彭帥的指控能夠得到公正和適當的審理,而不必擔心遭到報復。

該聲明表示,鑒於中共的人權劣跡「我們再次呼籲各國政府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

英國《泰晤士報》報導,彭帥事件促使英國政府,與五眼聯盟的盟友美國、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政府正在積極考慮,外交杯葛明年2月在北京舉行的冬季奧運。美國總統拜登日前公開證實這次行動。

記者 vs. 美國總統拜登:「(你是否支持對北京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這是我們正在考慮的。」

台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向大紀元表示,「美國應該正在考慮如何通過冬奧制衡北京。預計要到12月的民主峰會後,美國的動作才會比較明朗。」

他分析認為,在民主大會上,會聚焦北京在處理香港、西藏、新疆,以及危害區域安全等議題,透過民主峰會,美國預期會與英國、澳洲、日本與印度等國商討對這次冬奧採取的做法,最終是採派低層級的代表,還是直接不派代表前往,屆時會有比較明確的決定。

郭育仁還說,近期的彭帥事件成為另一把火。如果國際運動員自下而上對中共的人權現況發聲,主動不參加冬奧,其帶來的影響力更不一般。

美艦再度過境台海 五國聯合軍演登場

由日本主辦的「ANNUALEX」年度聯合軍演11月21號起在菲律賓海舉行,美、日、澳、加、德五國海軍參加,通過軍演強化合作戰力。同時,這也是德國海軍20年來首次參與印太地區海上演習。評論指出,這顯示出當前的國際戰略環境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11月21日,日本海上自衛隊、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航母打擊群、澳洲皇家海軍、加拿大皇家海軍、德國海軍的艦船編隊航行在菲律賓海。五國海軍正式啟動「ANNUALEX」年度聯合軍演。

這次軍演由日本海上自衛隊主辦,五國進行通信戰術演練、反潛作戰、空戰演練、海上補給、跨艦甲板飛行演練和海上攔截演習。軍演將一直持續到30號。

值得關注的是,這也是德國海軍20年來,首次在印太地區參加軍演。

台灣軍事評論員丌樂義:「有德國有日本,這兩個國家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也大概應該是第一次,這個有幾個(聯合軍演)國家中間有日本跟德國的。這說明當前整個國際戰略環境發生了一個非常微妙的變化。對於中國(中共)的威脅這種緊迫感,已經很明顯的浮現出來。它已經遠遠大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所留給人們的教訓。」

德國海軍司令舍恩巴赫中將(Kay-Achim Schönbach)這個月初表示,希望每兩年派軍艦前往印太地區一次,協助維持印太區的和平秩序。

舍恩巴赫中將:「南海是全球公域,是屬於每個人的海域。如果我們遵守國際社會秩序,任何人都不能占有或對南海主張權利。」

不過,就在五國軍演啟動的當天,中共軍機又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9架次飛機中的兩架「轟6機」更繞過巴士海峽深入台灣南方及東南方空域。

台灣軍事評論丌樂義認為,中共近幾年的軍機、艦船表面上在擾台,其實是在做演訓,試圖攔截美日等可能會對台灣伸出援手的國家。

丌樂義:「很明顯他們在這一帶的演練,就是控制巴士海峽來做準備,然後再來阻擋美軍的潛艦會從這個地方進到南海,或是進到中國的敏感的前沿水域。」

幾乎在五國聯合軍演的同一時刻,美國海軍第七艦隊11月23日發聲明宣布,「米利厄斯號」導彈驅逐艦,依據國際法,例行穿越台灣海峽。

米利厄斯號過境台灣海峽,令中共當局再次「跳腳」,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當天聲稱,美國軍艦近來多次在台灣海峽「炫耀實力,滋事挑釁」。

美國軍艦基本上每月都會例行通過台灣海峽,隨著中共加大對台灣的武力威脅,英國、加拿大等歐美盟國近來也相繼派出軍艦穿越台海,表明維護自由航行的決心。

余文生身體很糟 妻子憂刑滿不能回家 求助七國

大陸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在推特上透露,11月22日,她見到了英國、歐盟、德國、瑞士、加拿大、瑞典、紐西蘭等7國的人權官員。她目前最擔心的是,余文生能否如期被釋放回到北京,與妻兒團聚。她請求這些官員能幫助她實現這個願望。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首先我非常感謝官員們對余文生律師案件一直的關注和幫助,我也向各國官員匯報了余文生案件的最新情況進展和請求幫助的事項,然後我對這些國際上的國家的幫助表示感謝。」

許豔還說,她對余文生在被關押期間獲得兩個國際人權獎表示感謝。

許豔還談到,今年7月20日,她去南京監獄,與丈夫余文生有一次視訊會面。

許豔說,丈夫的情況很糟糕,7月中,獄方才允許他放風一次,同一監室裡,關押的都是年紀大的、不能自理的、殘疾或者是有病的,監獄很小,空氣很差,令余文生心理和精神上的壓力非常大。

許豔說,余文生的牙齒已掉落幾顆,進食困難,獄方一直未讓他修補。余文生的右手臂仍然沒有恢復功能的跡象。

許豔說,余文生希望外界給予關注,讓他爭取到應有的放風權利。他希望能保護好身體,期待刑滿後與家人團聚。

不過,許豔透露,她還是非常擔心余文生能否被釋放回到北京。

許豔:「身邊有的人權律師釋放的時候,沒有直接讓回北京,或者釋放以後,在外地長期被限制自由出行,這個讓我非常擔心余文生的處境,在余文生沒有回到北京家裡之前,我一定會堅決的去維護這個權利。」

余文生律師因代理「709案」並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而於2018年被捕,去年6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

他曾因聲援香港「占中」,被中共當局非法羈押99天,遭到酷刑迫害。出獄後,他開始做維權律師,加入「中國人權律師團」,代理了多宗法輪功人權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