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彭帥事件」可能威脅到北京冬奧會的召開,中共外交部開始改換腔調,從「沒聽說」的一副置身事外,到緊急滅火要求「某些人停止惡意炒作」。但是彭帥事件卻越演越烈,外交部的操作還被指為「慣用伎倆」。

周二(11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彭帥事件不應「被政治化」,還要求「某些人停止惡意炒作此事」。而22日他回應稱,彭帥近期有出席一些公開活動。但是18日趙被問到彭帥的下落時,他回應「沒有聽說過」。

《紐約時報》分析,中共的宣傳機器慣於將信息強加給國內外觀眾,但是沒有學會如何提供一個經得起推敲的故事,這就是為甚麼中共官媒拋出一個個彭帥的影片和照片後,國際社會仍然不買帳。

文章說,中共在控制大陸14億人的想法和談話內容方面,手段熟練,並且「非常有效」。但是中共要想控制和影響其它國家則是另一回事,當下彭帥的例子就是最好的說明。

例如,《環球時報》提供了彭帥在一次晚宴上的影片,其中和彭帥及另兩名女子坐在一起的男教練說「明天是11月20日」,但其中一名女子馬上打斷他說,「是11月21日」。外界質疑這個談話似乎是刻意安排。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發推文說,「明顯是編造的(對話),沒有人在真實的生活中這樣說話。」

彭帥上周日與國際奧委會(IOC)官員進行視像通話,稱自己很安全。這是她數周以來首次公開與外界通話,但是這個由IOC出馬的對話不但沒有增加信服力,反而引發外界一片鞭撻之聲,指責IOC幫助中共洗地,成為中共大外宣的工具。

《紐約時報》分析,中共的回應非但沒有說服世界,反而成為一個教科書式的例子,說明中共無法與不受它審查和脅迫的民眾溝通,因為共產黨是單向地、自上而下地進行信息傳遞,中共機構很難理解——一個故事要想有說服力,必須有事實支持,並由可信的獨立的消息來源進行核實。

文章說,中共外交部大多迴避了有關彭帥的問題,先是聲稱不知道此事,然後又說這個話題不屬於其職權範圍。周二趙立堅採用了一種「慣用伎倆」(familiar tactic),那就是質疑彭帥報道的背後動機」。他希望「某些人停止惡意炒作,更不要把它政治化」。

德國馬歇爾基金(German Marshall Fund)的研究員Mareike Ohlberg在推特上寫道,「(中共發出)這樣的信息是為了展示權力:我們告訴你,她很好,你有甚麼資格說別的?」「這不是為了說服人們,而是為了恐嚇和展示政權的力量。」

紐約的媒體商人Pin Ho在Twitter上寫道,「它(中共)可以讓彭帥扮演任何角色,包括擺出一副自由的樣子。」他說對於「維穩」的中共官員而言,這種控制是例行公事,「但對於自由世界來說,這甚至比逼供更可怕。」

周二,中共《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發推文稱,彭帥這幾天的露面「足以緩解或消除他們的大部份憂慮」,但是那些攻擊中共體制和抵制冬奧會的人不會相信。對此章家敦回應說,胡錫進的帖子顯示,中共「擔心國際奧委會(IOC)會取消北京2022年冬奧會,而國際奧委會正應該這樣做」。

《紐約時報》的分析說,在這一次彭帥事件上,中共的宣傳隊伍沒有達到其最高領導人的期望——即掌控關於中國故事的全球話語權。但這種失敗不能只歸咎於宣傳部門,而是根植於中共的威權(極權)制度。#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