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徐秦本月初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知情人士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為了讓她認罪,使出種種手段,包括逼退律師、逼其夫離婚等。

知情人:中共國保施壓 逼退律師

據中國人權網報道,11月5日,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籌)代理秘書長,「玫瑰團隊」成員徐秦,突然被中共國保警察從家中帶走。徐秦是江蘇高郵人,現居湖北武漢。

據玫瑰團隊成員之一陳女士介紹,徐秦案前前後後拖了近四年了。

從2018年2月徐秦被捕後,直到2020年4月份才被起訴到一審法院,也就是揚州市中院。揚州市中院經過一年半時間都沒有開庭,現在外界無法得知是否法院方面有正常的延續審理的通知或決定。」

陳女士認為,因為徐秦無罪,所以中共一直不敢開庭。

徐秦曾請過一位女律師,但是揚州國保通過各種手段,逼迫那位律師退出了。徐隨後又請了程海律師,但法院到現在還不認可他的辯護人身份。

「從中也可以看出,揚州公檢法對這個案件實際上是非常心虛的,很害怕。」

陳女士還透露,徐秦在2018年被捕後,遭受過酷刑虐待,曾被迫認罪。

陳女士說:「2018年的年初,2月份的時候(徐秦)就被捕了。在被拘捕之後,她又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這期間,受到了很殘酷的虐待,包括只准在床頭那邊坐著,不准動。反正洗漱、吃飯各方面,就二十四小時,對她進行監控和施壓虐待,導致她最後身體都受不了了,最後只有認罪。」

王女士:推動人權 遭中共報復

據中國人權網報道,徐秦一直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並與著名人權活動家、民主異見人士秦永敏一道,籌建中國人權觀察,自從秦永敏被捕、秦的妻子趙素利「被失蹤」後,徐秦曾多次上街聲援,跟進案件。

2018年1月31日,當徐秦準備申請旁聽隋牧青律師被吊照聽證會時,被警方突然限制自由,之後一直遭跟蹤與監控,並於同年2月9日被捕,同年8月取保候審獲釋。

據另一位玫瑰團隊成員王女士向大紀元介紹,徐秦在維護自身權益過程中,了解到中國人權現狀,從而走上推動人權的道路。

「她(徐秦)本身是殘疾人,十多年前,因為在北京醫院做一個脊椎側彎的手術,發生醫療事故,她就上訪。結果不但沒有人受理,反而又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對待,包括被人暴力搶奪證據,限制人身自由。之後她就開始起訴,就維權,在這個過程中,認識了玫瑰團隊。

「徐秦是一個非常有正義感的人。所以,她加入玫瑰團隊不久,因為玫瑰團隊的秦永敏和秘書長被捕,她自己就擔任了人權觀察團,人權觀察的秘書長。」

王女士認為,徐秦因為在網絡上聲援遭中共迫害的人,維護人權,遭到中共當局報復。

「她寫的文章涉及了很多方面,包括余文生、秦永敏、趙素利等等,反正有很多人,都是維權人士,對他們(的案件)進行了大量的報道。就因為這些報道,她現在被起訴了。」

陳女士:種種手段 都是為逼迫認罪

據民生觀察網站報道,徐秦被揚州當局批捕關押後,她的丈夫湯志兩次給看守所帳號存錢,但一直沒被動用,看守所人員表示:要達到文明號房,達標號房,才能使用。湯志將這些消息告知親屬和律師,結果被高郵國保師林清關押兩小時,期間遭到辱罵、恐嚇、掐喉嚨摔倒在地,導致肩部受傷。

最近,師林清還多次逼迫湯志與徐秦離婚,還揚言湯志不離婚,就讓湯志的哥哥「不好過」。

對此,陳女士說:「逼迫他們離婚,就是為了從精神上打擊徐秦,讓她服輸認罪。」

陳女士認為,它(中共當局)也清楚這個案件,這個罪名是不成立的,「所以這次又把徐秦抓起來,是為了逼她認罪。」#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