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曾經的中國共享單車巨擘ofo(俗稱小黃車)突然被曝在推「拉好友退押金」的新功能,這讓已消失於大眾視野三年之久的ofo再次因為退押金一事受到關注。而如今會關心ofo新聞的,不是只有那些等著退押金的人,應該還有前北京副市長、市政法委書記吉林。

公開信息顯示,ofo創始人戴威,他畢業於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曾任北大學生會主席。ofo在2014年誕生後,2015年至2018年至少獲得人民幣150億元的投資,涉及投資方包括滴滴、小米、阿里巴巴、螞蟻金服、中信產業基金等十多個明星資本。

這些資本大佬政治嗅覺很敏銳,他們有志一同看好的,首先不是ofo是具有獨角獸企業的發展潛力,而是看到了戴威背後兩個高官爸爸的權力潛力。也就是說,雖然沒有正式信息曝光,但是在北大圈、中國大半個風投圈無人不知,戴威的父親是中國化學工程集團董事長戴和根,而戴威的岳父,是前北京市副市長、政法委書記吉林。

可見自2018年ofo爆發資金斷鏈、退押金危機以來,為甚麼沒有投資大佬追著戴威不放要求還錢;為甚麼ofo欠用戶押金、欠員工薪、欠供應商貨款等數額巨大,這家公司還能營業,甚至從ofo 變成購物App,連結到阿里巴巴的淘寶、天貓、京東商城等各種電子商務平台,並藉助各類行銷手段盤活手中等待退押金的用戶資產,企圖繼續變現,卻也製造更多「退押金」糾紛。以上種種怪異現象如果有人曾經想不明白,現在就能夠知道為甚麼。

尤其是戴威的岳父吉林權力表現淋漓的地方,如北京市交通、金融等監管部門相關調查久無下文,北京市法院終結ofo公司財產執行程序,還有不少消費者和ofo打官司皆以敗訴告終。

據媒體資料統計,目前仍有超1,600萬名用戶在等著ofo退押金,押金的金額從99元~199元不等,若按最低99元來計算,待償的押金將近16億元人民幣。消費者集體維權追債無門,ofo創辦人兼CEO戴威則是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法院都找不到。而熟悉中共官場的都人知道,戴威能夠全身而退這無非是有岳父吉林撐保護傘。

事實上,今年8月,吉林卸任北京市政協主席,轉任含金量大減的新職(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兼第一副院長),無疑是對吉林在ofo事件中可能扮演護航角色的一種警告。

吉林可以撇清說ofo數十億巨債是女婿戴威欠下的,不過,吉林自己有更大的欠債。

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相關通告和《明慧網》報道,吉林2002年任北京密雲縣委書記,為了仕途,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親自策劃、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過問每個被綁架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並參與每個被迫害學員判決結果的審定,其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至勞教所、監獄迫害,使密雲縣成為北京市迫害最嚴重的地區。

吉林踏血陞官,出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北京副市長,迫害不收手,及至2008年擔任奧運協調小組副組長,以奧運維安為藉口,發動一波大規模抓捕行動,北京音樂人於宙與畫家妻子許那,北京外國語大學的曹東與在北京供電設計院任職的妻子楊小晶,都在吉林這場抓捕行動中受到殘酷迫害。

在吉林借奧運賽事加劇北京地區迫害那時候,戴威已是吉林女兒的男友並就讀於北大。然而,在零八年京奧這一波迫害中,不知道有多少北大人遭迫害乃至失去生命,如上述的於宙和楊小晶都是北大畢業的高材生,兩人先後於2008年2009年被迫害致死時,年僅40齣頭。

在2010年12月,時任北京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吉林隨團出訪台灣,在台灣就被以「殘害人群罪」正式控告。根據當時的台灣新聞畫面,在數百人的會場上,對突然遞到眼前的訴狀,以及耳邊響亮的呼聲「迫害法輪功,吉林你被刑事控告了!」,吉林一臉驚恐,隨後草草結束訪問,倉惶離台。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從江澤民、周永康等迫害元兇,再到吉林等全國地方實際執行者,都在全世界範圍被告,這值得還在執行中共迫害政策的人引以為戒,不要再為自己累積無法償還的迫害欠債。#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