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空曠的山野,「嗖——」一聲巨響,競速無人機四軸飛速轉動,如箭一般飛速前行,靈活的身軀在「飛手」的控制下避開設置好的障礙物,又快又靈活地完成一個個任務。過去多數時間在室內工作的配樂師何永志(Wil),在接觸到競速無人機運動後,讓他走到室外,愛上高速飛翔的滋味,更成為了港隊競速無人機運動員,贏得多項大型比賽獎項。


Wil(右一)和朋友一齊設置競速無人機的障礙裝置。(陳仲明/大紀元)
Wil(右一)和朋友一齊設置競速無人機的障礙裝置。(陳仲明/大紀元)

競速無人機近年成為一項新興運動,約5年前Wil成為香港第二批加入運動行列的隊友,他略帶遺憾地說:「跟我同期接觸競速無人機運動的一班朋友,以我所知,一直玩到現在的只有一兩個,大部份都已經放棄了。」Wil提及,競速無人機運動在訓練上有一定的難度,要堅持下去並不容易,需要很有恆心才能腳踏實地一步步達成心中目標。


競速無人機是第一身視角的模型飛機,靈活的身軀在「飛手」的控制下避開設置好的障礙物。(陳仲明/大紀元)
競速無人機是第一身視角的模型飛機,靈活的身軀在「飛手」的控制下避開設置好的障礙物。(陳仲明/大紀元)

「炒機」成慣常狀態 提高技術重在持之以恆

Wil介紹,競速無人機和一般人認識的航拍機不同,航拍機所要求的飛行技巧沒有那麼高,有很多電子輔助,如GPS、定高、定位功能,操控者可以擺放更多心思在取景方面。但競速無人機的功用不同,飛行技術要求高,沒有那麼多電子輔助的功能,尤其是機身平衡最為重要,要依靠人手又快又準地完成飛行任務,目的是競賽。這款無人機又稱「FPV無人機」,意為「First Person View」,是第一身視角的模型飛機,戴上特製眼鏡,遙控機身沿賽道穿越障礙物,用最快的時間超越其他對手到達終點。

最初步入競速無人機行列時,Wil和其他新手一樣,對控制機器的速度、靈活度還不太熟悉。「你真的要花好多時間去練習,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多次『炒機』(機器碰到障礙物跌落),跌跌碰碰,都爛了好多東西。我試過一段時間,每一天白天練習,夜晚就維修機器,每日如是。」


競速無人機是一種四軸飛機。(陳仲明/大紀元)
競速無人機是一種四軸飛機。(陳仲明/大紀元)

Wil稱,這樣的狀態持續了約半年,那種挫敗感很大,一度也想過放棄:「都是在磨練意志,都有一刻想著算了,有的動作不斷追求都練不好,不進步還退步,加上每晚都要維修。對個人打擊都很大。」每一次當想放棄的時候,Wil就讓自己停一停,少練一兩天,恢復元氣後繼續重頭開始。「那個過程其實都好辛苦,覺得好像自己不能觸及,做不到,但發現自己可以認真看待,以及真的持之以恆去做,終有一日可以做到。」

經過半年的苦練,Wil有一天終於發現自己並不那麼容易「炒機」了,撞爛物件的情況也減少了,他相信,能達到一個比較理想的狀態,離不開兩個字——恆心:「每天這樣維修完後練習,練習後再維修,都要很有恆心才能做到。」

發掘潛能 克服心理障礙坦然參賽

接觸競速無人機運動後,Wil還有個意外的小插曲。並非理科出身的他,過去讀書時對物理並沒有興趣,甚至分不清直流電和交流電,亦不了解電壓和正負電極等等,在研究競速無人機維修的過程中,他學會了很多物理知識,過去不懂的焊接工作,現在熟能生巧。Wil愉快地說:「現在我的家電壞了,我會自己拆開查看狀況,再焊接回去,如果是在過去,沒有膽量做這些事。」


Wil示範組裝競速無人機的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Wil示範組裝競速無人機的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自2018年起,Wil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各種競速無人機比賽,加入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後來成為港隊成員,曾到韓國、台灣、東南亞、中國大陸多地,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對手們一較高下。過程中他感受到自己的轉變:「心理質素好重要,我以前的心理質素差一些,一到比賽就好像變成第二個人,在賽場上就不會飛了。但這都是磨練,參加多一些比賽,就學會了怎樣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調節自己的心理,可能平時可以100分,比賽時可以發揮到70、80分出來。」他坦言,當高水平選手跟自己競爭時,都會有些緊張,失手時也會感到低落,那時他就會鼓勵自己,當作這是一次訓練,沒有做好的部份下次做好。


Wil參加在中國寧波舉辦2019世界無人機錦標賽。(受訪者提供)
Wil參加在中國寧波舉辦2019世界無人機錦標賽。(受訪者提供)


Wil於2019年10月到訪韓國參加競速無人機賽事。(受訪者提供)
Wil於2019年10月到訪韓國參加競速無人機賽事。(受訪者提供)

比賽並非孤身一人 團隊合作相得益彰

談及競速無人機運動帶給自己的快樂,Wil特別強調「團隊合作」,看似賽場上只有「飛手」站在台前進行比賽,其實背後有一個團隊在默默支援。他分享,團隊中每個人的角色都是不可或缺的,有指導技術的教練,有出謀獻策的隊友,還有組裝機器和負責維修的隊友,在硬件和軟件上都給予了莫大的支持。

當出征海外賽事時,Wil一般會帶六部組裝好的無人機,以保障出賽時有足夠的設備補給。準備這套設備也非自己一人之力:「有時未必可以短時間內組裝那麼多部機,也是要靠我們的團隊隊友支持幫忙組裝,這樣可以輕鬆一些。」他十分感激隊友之間的配合和補充不足,讓每一次的比賽都盡量發揮最大的力量。


Wil(右一)到訪北京參加競速無人機賽事。(受訪者提供)
Wil(右一)到訪北京參加競速無人機賽事。(受訪者提供)


又一城聯同BetAFPV舉辦的全港首個室內迷你競速無人機挑戰賽,競速無人機在特別設計的賽場上穿越障礙。(陳仲明/大紀元)
又一城聯同BetAFPV舉辦的全港首個室內迷你競速無人機挑戰賽,競速無人機在特別設計的賽場上穿越障礙。(陳仲明/大紀元)

盼無人機運動推廣與傳承 寄望擁有正式訓練場地

競速無人機獲國際奧委會認可為航空運動項目,將成為2022年美國世運會的獎牌項目。Wil提到,雖然這項運動在全球發展趨勢較好,但香港的發展條件有限,最大的原因就是場地問題。由於香港練習場地有限,每次練習都要舟車勞頓、大費周章,有時設好場地已經沒有氣力練習。Wil講述:「暫時香港還沒有一個正式的練習場地,我們要自己帶上設備到荒郊野嶺練習,很花費人力、物力。」他解釋,其實政府若能重視這一運動,他們所需的空間和條件其實不太高,他建議可以使用康文署一些利用率較低的足球場,在場地設一些障礙物,就可以練習飛行。如果在市區可以有練習空間,相信能夠更好的培養青少年參與。

多次到訪不同地區參賽時,Wil觀察到韓國的對手很強,頻頻取得世錦賽冠軍,他了解到,韓國政府十分支持這項運動,提供很好的場地給他們練習,甚至每個星期都有一場正式的比賽,這也是練就他們熟悉比賽場景的好機會。在韓國,參賽的選手平均是14至16歲之間,18歲的隊員就差不多退役了。但是在香港,平均的參加者年齡是20至30歲,甚至40至60歲。


競速無人機的推廣活動——又一城聯同BetAFPV舉辦的全港首個室內迷你競速無人機挑戰賽。(陳仲明/大紀元)
競速無人機的推廣活動——又一城聯同BetAFPV舉辦的全港首個室內迷你競速無人機挑戰賽。(陳仲明/大紀元)

Wil相信,如果訓練場地問題可以得到解決,政府在相關場地適當放寬對無人機的規管,相信這項運動可以在香港普及。他認為,青少年多學一門技能或對未來發展有幫助:「其實青少年接觸這項運動,可以對無人機技術有更深刻的了解,說不定未來可以做航拍攝影師,或操縱無人機勘探的工程師,都是可能的。」如今他十分願意到訪學校舉辦工作坊,和學生們交流,並作為教練的角色,分享自己的經驗。


小朋友的無人機飛翔體驗。(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的無人機飛翔體驗。(陳仲明/大紀元)


外設保護罩的玩具無人機,適合小朋友操控。(陳仲明/大紀元)
外設保護罩的玩具無人機,適合小朋友操控。(陳仲明/大紀元)

*********

Wil至今對競速無人機訓練的熱情不減,他仍珍惜和享受比賽的過程:「以前會緊張比賽成績,擔心自己成績不好。現在相反,我會去享受當中的過程,只要心情放鬆,越放開心胸來做,反而可能得到最好的成績。」他還以自身的經歷勉勵身邊有志參與這項運動的學生和新手:「不要那麼容易放棄,這項運動雖有很多難關,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其實只要忍著這口氣,過了關之後,所得到的成功感會更大。」◇


競速無人機讓Wil走到室外,愛上高速飛翔的滋味,更成為了港隊競速無人機運動員,贏得多項大型比賽獎項。(陳仲明/大紀元)
競速無人機讓Wil走到室外,愛上高速飛翔的滋味,更成為了港隊競速無人機運動員,贏得多項大型比賽獎項。(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