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筆者須到屯門醫院的婦科求醫,感受到醫務人員的高尚情操。除了基本的體制完善、高度效率外,醫者耐心講解疾病因由、治療過程及手術後的結果及風險。記得她是一位高級護士,了解我對疾病的恐懼,詳細講解外,還協助儘快排期醫治。她問道:「你是幹哪行業?」毫無表情的我隨便說:「社工,想儘快返回工作崗位。」可能彼此都是助人行業,心靈像是接通了。手術前數天須作一整天的檢驗及分別與麻醉師、婦科醫生面談。醫生們非常仔細及嚴謹地詢問身體徵狀及術前心理準備。醫務輔助者提供了清淡高纖維的午餐,態度友善。藉著他們的呵護下,筆者得以順利康復。體驗了一套無懈可擊、接近完美的醫療體制。讚歎香港擁有世界級人才,也感激他們擁有慈愛的心腸。

是次經歷令我回想起多年前的心理學研究工作。研究對象是亞洲一間醫院內專門照顧愛滋病患者的護士。筆者獨個兒戰戰兢兢地跑到當地醫院專門治療愛滋病人的部門,心中有點害怕被傳染。沒有歧視是假象吧,即使筆者是理科生。一邊害怕,一邊羞愧。連社工也歧視愛滋病患者,要不得。花了數個月,訪談了約廿位護士,全是女性。她們感到巨大壓力,主要原因是病人自殺。現代科技進步,藥物已可把愛滋病穩定下來達十年之久。但由於病人對病情不了解,深信自己患了絕症,便自行了結生命,減少家人之醫療經濟負擔。有些是因配偶已感染的,繼而選擇絕望之路,實感可惜與悲嘆。偶有病人選擇跳樓來結束生命,場面震撼。各方記者也前來質詢醫院是否照料妥當。當值護士需要撰寫報告有關病人事發過程。某些家人向院方投訴,惡言相向,甚至索償。筆者有幸與這部門的病人聊天,他們很感恩護士們細心及仁慈地照顧他們,並且鼓勵他們積極面對困境。筆者面對面與護士們傾談,也可感受她們的溫暖,臉上總泛著光亮的慈愛。@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