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習會後 美歐日啟動經貿聯盟 圍堵中共

拜習視訊會談結束後,美國與盟友隨後在經貿方面,啟動了一項針對中共的圍堵聯盟。

11月17日,歐盟網站發布美歐日三方聯合聲明說,他們已同意延續三邊夥伴關係,以應對第三國的「非市場」政策和做法帶來的全球挑戰。在未來幾週,三邊夥伴將重新開始工作,並將瑞士日內瓦舉行的世貿組織部長級會議期間舉行會談。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表示,三方在經濟上的聯盟雖然未有點明中共,但提到的「非市場貿易」基本是中共過去所謂「彎道超車」的秘訣。包括強迫技術轉讓,派出大量間諜和學生竊取知識產權等。

彭博社17日,引述兩位知情人士的話說,三方會談建立在特朗普時代,旨在建立新的國際規則,限制國有企業扭曲市場的行為,抵抗有害的補貼做法,同時阻止強制轉讓技術和盜竊知識產權。

秦鵬:「特朗普時期打擊『中國製造2025』,還有在鋼鐵和鋁製品等行業,對中共進行制裁,那也是因為中共補貼了相關企業參與競爭,這對其它國家的私營企業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們現在看到歐美日的三方會談,那也是在WTO它們試圖讓中共遵守規則失敗之後,聯合起來要去對抗中共。」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說,在不公平的競爭下,跟中國大陸從事貿易美歐各國畢竟是會吃虧的。

林向愷說:「歐盟、日本跟美國,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有共同的價值觀,跟民主、自由、人權,這是價值同盟,要對抗對中國有一些不公平貿易。你現在又要依賴中國,又要依賴貿易戰這就很麻煩。」

美歐日宣布三方續盟的時間點,正值拜登與習近平15日進行視訊會晤結束之後,美國官員說,在拜習會談中,拜登表達對中國「非市場經濟」操作的擔憂。

國際社會緊追彭帥事件 或引發選手杯葛冬奧會

國際社會繼續關注彭帥事件,不斷有世界級體育明星站出來發聲,令中共無法收藏,專家分析認為,事態如果繼續發展,有可能引發中共最擔憂的後果:運動員站出來,杯葛北京冬奧會。

11月17日,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再次被記者問及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對彭帥「安全和下落」的擔憂,以及中共政府是否會採取任何行動。這已是趙立堅多次被追問彭帥事件。

趙立堅回應稱,關於彭帥的這個問題「不是外交問題」,並拒絕進一步評論。

記者繼續追問,說聯繫了中共公安部,但沒有得到回覆,他們想知道應該聯繫哪個部門才能獲得更多細節。

趙立堅回答說:「你認為外交部的發言人是萬能的嗎?你應該去問主管部門。」

趙立堅回應時的表情十分古怪,似乎帶著笑。

此外,在中共外交部隨後發布的記者會文字摘錄中,有關彭帥問題的問答全部被刪去。

11月17日,中共官方英文傳媒環球電視網(CGTN)發布一封聲稱是彭帥寫給WTA主席兼CEO史蒂夫•賽門發送了一封電郵。

這封英文郵件以彭帥的口吻寫道,她並沒有失蹤或遇險,「我只是一直在家休息,一切都很好」,並表示,被認為是她提出的性侵犯的指控是不真實的。

WTA主席西蒙公開對這封郵件的真實性表示懷疑,他在推文中說,這封郵件讓他對彭帥的安全和下落更感到擔憂。

這封郵件也使彭帥事件進一步發酵,11月18日國際網球總會(ITF)也打破沉默,支持調查彭帥的下落。

此外,彭帥的前拍檔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18日發推文,加入了標籤#whereispengshuai#,並表示對這件事感到震驚,她要求調查,說不能對此保持沉默。

日本網球明星大阪直美、前女子網球世界第一艾芙特等也都在推特上聲援彭帥。

WTA主席西蒙日前告訴《紐約時報》,他們獲悉彭帥應該還在北京,人是安全的。不過他要求中方全面調查這宗案件,否則WTA不排除退出中國市場。

時事評論員江峰表示,在臨近北京冬奧會時,不少國家政府都在醞釀官方杯葛北京冬奧會的行動。其實,中共政府更擔心的是體育選手做出杯葛行動,現在,彭帥事件繼續發酵,中共最擔心的來了,能發展到哪一步,就繼續看戲吧。

11月18日,美國總統拜登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會面時,被問及是否考慮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時說:「(這是)我們正在考慮的事情。」

目前,美國國會兩黨議員一直在敦促拜登政府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18日在例行簡報會上表示,美國考慮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是出於對新疆人權的擔憂。

她說:「有些領域我們確實有擔憂:侵犯人權,我們有嚴重的擔憂。」

對於美國做出決定的時間表,普薩基說:「我想給總統留下做決定的空間。」

孟宏偉妻發聲:中共是吃自己孩子的怪獸

中共提名公安部高官胡彬郴競選國際刑警組織亞洲區執委,引起人權團體和20國國會議員們的強烈反對。同時,曾經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也高調接受傳媒採訪,她直言,在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召開的前夕,要站出來發聲。還說「中國政府是一個吃自己孩子的怪獸」。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11月23日到25日將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召開會議,194個成員國的代表將舉行閉門會議,選出新一屆執行委員會成員,其中包括兩名亞洲區執委。

中共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是亞洲區執委候選人之一。

國際刑警組織執委會由13位執委組成,擁有制定總體工作計畫和政策等權限。

對於中共公安部的參選人,全球人權活動家布羅德(Bill Browder)說:在國際刑警組織有一名中共官員,就像狐狸管理雞舍一樣。他警示說,國際社會必須提防中共進一步滲透國際刑警。

11月15日,「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20國的50位國會議員們,致函各自國家的政府說,一旦胡彬郴當選,等於為中共繼續濫用國際刑警制度和警權的行為大開綠燈。

信中提到,中共多次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迫害流亡的異議人士。7月在摩洛哥被捕的維族活動人士哈桑,仍可能被引渡回國。

另外,被中共判處13年監禁的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他的妻子Grace Meng 近日接受美聯社專訪,她形容中共政府是頭「吃自己孩子的怪獸」。此時有必要站出來,把一些事情告訴外界。

Meng說:「他們(中共政府是一頭怪獸,因為它吃自己的孩子。」

Meng說:「2018年之後(孟宏偉被判刑之後)她沒有(孟宏偉)的任何信息,不知道她的丈夫究竟是死?還是活?」

她表示,自己有必要在這時候站出來發聲。還說已經學會如何與魔鬼打交道。

Meng說:「下週將舉行國際刑警組織大會,此時,自己有必要站出來,告訴世界發生了甚麼。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學會了就像如何與新冠病毒共存一樣,我知道如何與『怪物』打交道。」

此外,Meng透露,也無法得知有關她的家人的消息,很痛苦,同時也看到類似的悲劇在許多中國家庭中發生。

Meng說:「她的父親,在她離開之前,患有癌症,她想盡辦法試圖延長他的生命,現在不知道他的情況,也不敢想。我覺得當然這是我家裡的悲劇,讓人極其痛苦的。但是我知道今天在中國,許許多多的家庭都面臨同樣的問題。」

在國際刑警組織召開大會前夕,中共直接滲透國際組織的企圖,外界再次發出警示。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說,公安部本身就是中共的刀把子,是中共實行特務統治的工具。

賴建平說:「如果國際刑警組織的職位這個層面,如果被這樣的人滲透進去了,他們是有可能利用這個組織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平時在國內作為刀把子鎮壓人民的工具,耀武揚威,如果一旦被選入到國際組織,那麼就有完全有可能把這個國際刑警組織,在某種程度上可利用的一個國際組織。」

強化特務治國 北京全面打造「朝陽群眾」制度

曾讓無數明星栽跟頭的「朝陽群眾」,規模將被進一步擴大。北京市日前發布「專項行動實施方案」,明確提出要打造更多的「朝陽群眾」,來參與基層社會治理。

朝陽群眾被網友戲稱為「世界第五大情報組織」。而官方則稱其是群眾自治組織。因為「朝陽群眾」的成員很多是戴著紅袖箍的中老年婦女,也被俗稱為「朝陽大媽」。

近些年來,朝陽群眾不斷發展壯大,如今人數已經達到19萬人。有人形容,朝陽群眾幾乎無處不在,他們可能是退休的大爺大媽,可能是路邊修車攤攤主,也可能是小賣部店主等等。

中國時政評論人士 小民:「朝陽群眾應該說是包含各個層次的普通人。應該說這是一個準官方的線人組織。朝陽群眾的崛起是習近平時代的一個特色,是當局強化社會控制的一部分。」

「朝陽群眾」並非免費工作。為了調動積極性,朝陽區每月按300~500元的標準,對治安志願積極分子給予補貼。而根據提供的線索,也有不同級別的獎勵。

北京市的專案裡還提到,未來要「精心設計培訓課程」,專業化訓練這些朝陽群眾。

獨立時評人 魯難:「共產黨有一個過去所謂的『法寶』,就是群衆路線。從他誕生開始,就是用群眾來鬥群眾。拉攏一部分人,來打擊另外一部分人,把這個群衆來爲他所用。」

朝陽群眾這樣的組織不只侷限在朝陽區,在北京,還有「西城大媽」、「海淀網友」、「豐台勸導隊」等等。湖北維權人士伍立娟說,她在湖北也曾被湖北的「朝陽大媽」跟蹤過、監管過。這些「朝陽大媽」與警方緊密合作。

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馮崇義則分析指出,有些案件不一定真的是「朝陽群眾」在舉報,而是官方想整肅某個人,他就可以假借群眾舉報來做到。

疫情下 藝術家打造巨型小提琴浮船傳播希望

自9月以來,在意大利尼斯大運河,出現一個巨型小提琴的船,船上載有弦樂四重奏樂團,這艘小提琴船穿梭在運河間,灑下動聽的小提琴曲,給經歷疫情的人們帶去安慰和希望。

這艘不同尋常的小提琴木船是由意大利藝術家和雕塑家利維奧‧德‧馬爾奇(Livio De Marchi)的創意傑作。

船長約12米,寬約4米。馬爾奇將其命名為「挪亞的小提琴」(Noah’s Violin),以傳達挪亞方舟所代表的意義——風暴過後的希望。

馬爾奇在接受傳媒採訪時說,「小提琴是威尼斯重啟的標誌」,希望傳達威尼斯在疫情之後獲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