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習峰會落幕後,中共高調宣傳會談「富有成效」,而美方稱「沒有重大突破」。各方都在分析該峰會對中美關係走向影響如何。有專家認為,此次峰會正值中共六中全會之際,拜登期待「緩和局勢」或致北京誤判。美中兩大核心問題仍然無解。

台灣問題各說各話 趙立堅強硬回應

拜習會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1月17日說,《台灣關係法》是「非法無效的」。並指美方在台灣議題上應遵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而不是「美方單方面搞的甚麼東西」。

此前峰會上,白宮引述拜登的話強調,「美國仍堅持以《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以及六項保證為指導的『一個中國』政策,強烈反對片面改變現狀或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的作為。」

而在中共新華社通稿裏變成了:拜登表示,「美國政府致力於奉行長期一貫的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台獨』,希望台海地區保持和平穩定。」

德國明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彭濤對大紀元說,「台灣問題幾乎是個無解的問題。通過這個談判只是表達雙方的底線,雙方的意向、雙方對台灣的態度。」

彭濤認為,「美國對台灣不可能完全丟下不管,這是北京一直在宣傳,如果中國大陸犯台,很大程度上美國是有這個意願,但沒這個能力等等。這是北京希望讓大家聽見的聲音。」

但美國至今仍是戰略模糊政策,即沒有表明如果中共犯台,美國會否協防。雖然拜登已多次說,美國遵守承諾,不會坐視台灣不管。但隨後白宮及國防部跟著說美國對台政策不變,拜登則被視為「口誤」。

博爾頓:美中兩核心問題無解

對此峰會,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17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提到兩個核心雙邊問題,第一個就是台灣的防禦。他說,台灣是美國事實上的盟友和重要貿易夥伴,是「第一島鏈」的關鍵環節,即中國大陸和太平洋之間的地理防線。

博爾頓警告,如果華盛頓將台北留給北京,那麼從阿富汗撤軍造成的巨大損失將成倍增加。而如果北京認為美國優柔寡斷和軟弱顯示華盛頓會屈服,他們就會被「鼓勵挑起危機,希望不戰而降」。

博爾頓提到的第二個美中核心雙邊問題就是中共核威脅。

在拜登峰會之際,路透社說,美國日益擔憂中共的導彈和核武器與日俱增;美國不只一次敦促中共加入最近與俄國簽署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但中共已多次表態,無意參與美俄兩國間的軍控談判。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日前報道,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空軍上將海頓接受專訪時透露,中共7月27日試射極音速導彈的新細節,當時試射速度比音速快五倍,他擔心中共將來恐有能力對美國發動核武突襲。

17日,沙利文在通報會上表示,兩國元首已同意「尋求展開關於戰略穩定性的討論」。然而,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SC)說,美國與中國的目標是就軍備控制進行獲得授權的「對話」(conversation),而非「正式會談」(formal talks)。

博爾頓認為,中共裝備昂貴的戰略武器並提升多種軍事能力,對美國及其盟國構成了生存威脅,「它可能決定我們擁有75年歷史的全球核保護傘及其提供的國際穩定是生存還是消亡。」

而中共是否從冷戰中學到任何教訓?博爾頓說,即如何對大型戰略武器庫進行審慎管理,尚不得而知,但跡象令人擔憂,「北京拒絕進行嚴肅的軍備談判,同時迅速積累軍備資產」。

五角大樓本月初向國會發布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中稱,北京迅速擴大核武庫,到2027年將擁有700枚核彈頭,屆時共軍將具有在印太地區對抗美軍的能力,並逼迫台灣政府按照北京條件進行談判。

在這種情況下,博爾頓說,任何美國戰略家都不應考慮在與俄羅斯的交易中限制美國的核能力,同時允許中共不受限制地增長。

中共高調宣傳拜習會 是國內的需要

對於拜習峰會落幕後,中美各說各話,澳洲政治學博士林松對大紀元表示,「其實,美國白宮說的(沒有突破)是事實」,「中共一向都是弄假做虛,很多新聞都是假的,中共官方一些發言也是假的。」

彭濤則認為,這次會談從宣傳上對中共大內宣比較有利。因為中共自新冠病毒傳播以來,或者說,自從2018年以後,中美關係就非常糟糕,越來越緊張,幾乎處於對抗狀態。

特別是在中共六中全會召開之際,彭濤說,拜登同意跟習近平見面,「從大內宣角度來看,拜登送上了一份大禮,等於是肯定習近平在中美關係上取得成果、取得成效。」

拜登上台後,提出對華政策框架是「合作、競爭、對抗」並行,而中共對拜登轉變前總統特朗普時期強硬政策的期待落空,多次高層會談中戰狼頻頻出擊,中美關係非常緊張,一直處於冷戰狀態。

「現在通過這個視像對話,一下子就把這個所謂中美關係的僵局就打破了,至少暫時效果是有的。」彭濤說,新華社大肆宣傳,「拜登在向北京妥協,是為了滿足國內的需要,黨內的需要。」

拜登期待「緩和局勢」 或致北京誤判

從美國方面,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周二(16日)解釋拜習會說,目的是為美中兩國進行有效和健康的競爭設定條件,為雙方競爭設立「常識性護欄」以確保競爭不會滑向衝突。

但是,曾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的博爾頓17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認為,白宮強調「緩和緊張局勢」,北京可能視為繼續為其「獨斷行為開綠燈」。

博爾頓認為,從一開始政府就堅持將氣候問題與其它問題「區分開來」,這從來都不現實,由於擔心錯過與北京達成全球暖化協議,卻掩蓋了真正的國家安全問題。

上周結束的全球氣候峰會上,中美出乎意料地達成氣候協議。博爾頓認為,「雙邊公報平淡無奇,只不過是重申了克里先生在4月達成的協議。」

博爾頓說,拜登政府「迫切需要闡明對華政策」,長期以來,外交和國防政策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由於來自中俄、較小流氓國家和恐怖組織的威脅,「我們不再有機會淡化這些問題,中國(中共)是國家安全爭論中不可避免的焦點」。

彭濤認為,現在美國的「政治正確」就是對中共強硬。如果你不強硬,就站不住腳。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主流思想、主流意識都是要跟中共對抗,要跟中共競爭,拜登不能在這個問題上丟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