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署早前宣布將每月捕捉野豬並人道毀滅。前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得知消息,寫下「獄中信」今日(18日)透過Facebook發布。她指野豬襲人的背後存在著亂棍敲打,吆喝叫罵,只要不主動餵食及挑釁野豬,人類與野豬其實可以共存,感嘆「野豬之死,人類的業」。

袁嘉蔚在11月13日寫下這封「獄中信」,說自己讀報得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都將落入「人道」毁滅下場,「不禁心寒入骨」。她指出,人類發展土地,失去原先棲息地的動物唯有走到別處覓食維生,「又有自以為做善事的不斷在市區位置餵食,打破本身的社區共存模式,最後受罰的是被奪棲息地的野豬們」,而懲罰的代價卻是死亡。

袁嘉蔚認為,「豬襲人」的畫面背後,其實存在著亂棍敲打,吆喝叫罵,她提到自己以往與漁護署在南區就野豬議題多次溝通和合作,反應和過程均正面和順暢。署方的獸醫在為野豬施行絕育手術時亦專業細心,前線的工作人員也不辭苦地向區議員解釋和提供協助。她指,只要不主動餵食,不主動挑釁,野豬與人類有合適的距離,根本可以共存。

貼文又感慨現時「野豬也要面對Your Face, Your Fate」,某政客支持捕殺,更稱「野豬不是可愛的小動物它是害獸!」袁嘉蔚笑言,「我看啊,這政客也長得很不可愛,嗚呼哀哉。」她最後再表示,「野豬之死,人類的業啊。」

漁護署人員昨晚(17日)在香港仔深灣道以大量食物引誘野豬出現,以麻醉槍捕獲7頭野豬並人道毀滅。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批評漁護署的做法卑鄙,形容是文明倒退。

另外,曾創作舞台劇《野豬》的香港編劇莊梅岩今早(18日)亦在Facebook發文,以《野豬》的對白回應指,「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好多嘢我哋都睇唔透」,並貼出《野豬》於2012年公演時的美術設計圖,「感謝2012年香港藝術節委約之設計師,那些年一切都是那麼不同。那麼的不同。」@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