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10月通脹率同比激增6.2%創近31年新高的消息發布後,美元兌換一籃子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也跟著啟動了久違的漲勢, 16日在美國公布10月零售銷售月增1.7%、創3月以來最高增幅之後,推升美元指數收報95.92附近,創下去年7月以來最高價,今年漲幅高達6.6%。

更高的美元匯價意味著美聯儲的緊縮動作可能提早,期貨市場預測美聯儲在2022年6月開始加息的機率達58%,在2022年12月加息的機率高達73%。換言之,近期美國通脹數據持續惡化,已讓匯市參與者預期美聯儲恐怕明年將會開始展開一連串加息的鷹派作風。

去年3月疫情在歐美大量爆發後,全球投資者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他們不計價出售了手上持有的任何可變現的資產,但卻同時間增加全球最安全避風港美元的倉位,令美元指數一度逼近103附近,創下2017年1月以來高峰。

然而,隨著美聯儲破天荒的減息到零利率和推出無上限的量化寬鬆政策,已經瞬間跌到熊市的各類股市和商品行情立刻引來了大量的買盤,投資者操作隨即轉換為「風險啟動」的模式,美元指數隨著股市等資產快速復甦而下跌,今年1月一度跌到89.2,創下2018年3月新低。

美元指數從疫後的高峰103附近跌到89.2,短短一年內跌幅達13%,但同期間美股卻大漲80%~100%,美元的相對弱勢讓許多投資者棄之如敝屣,更有甚者,部份分析師預測美元恐怕還再下挫30%,沽空美元也成了當時華爾街最擁擠的交易。

美元指數否極泰來的轉折也就在今年第一季,隨著各項原物料價格飆升,通脹逐漸加溫,部份匯市參與者開始預期美聯儲或許會提前縮減購債的規模。隨著第二季美國通脹率升到5%,美元指數開始明顯脫離底部,第三季初開始在91.8~94.5之間盤整。

直到美國公布10月持續惡化的通脹數據後,美元指數才正式突破94.5以下的盤整區間,上周開始站上95心理關口。

美元此時的轉強上揚,對美聯儲來說或許是件好事,因為美國進口物價和以美元計價的國際商品行情將隨著下滑,這對當前通脹溫度居高不下的美國經濟相當有利。

另一方面,美元的轉強則對此時股市的多頭走勢影響不大,主要的理由是美國消費者握有的美元購買力增長,或可抵消部份物價上漲所帶來的消費不振。但另一方面,美元若漲幅過大恐衝擊美國跨國企業的海外營收利潤,對企業獲利是減分。美股三大指數周二上揚0.15%~0.76%,絲毫未受到美元轉強的衝擊,反映投資者此時正面解讀美元的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