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和俄羅斯要求美國同意解除聯合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這項制裁從2006年開始實施,目的是制止北韓發展核武器。

就在上個月,平壤當局從潛艇上發射了一枚新研發的彈道導彈,這是北韓最近進行的第五輪試射,再次違反了制裁規定。中俄這兩個金正恩的貿易夥伴,沒有解決這些對美國利益的嚴重威脅,而是稱北韓2,560萬人口今年冬天將面臨饑荒。

北韓的饑荒是真實存在的。不僅是因為制裁,該國失敗的農業集體化也導致了長期的糧食短缺。今年的乾旱和COVID-19疫情可能成為最後一根稻草。金氏王朝「自力更生」的主體原則,與作為其執政理念基礎的共產主義經濟理論和個人崇拜一樣,具有欺騙性。

到目前為止,美國在制裁問題上立場堅定,並強調說,隨時準備與北韓進行無前提條件的和平談判。但是,就像1990年代所發生的饑荒那樣,絕望的朝鮮人開始偷越邊境,報道令人揪心,這時拜登政府的立場可能就動搖了。

拜登政府應該繼續實施制裁,並制定一個計劃,確保糧食援助能夠到達有需要的平民手中。鑒於金正恩病態的保密性、優先考慮政權的生存,對北韓的任何援助計劃的透明度和監督將是一個挑戰。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北韓是世界上最封閉的國家之一,所有的權利和自由都受到壓制。

美國國務院的人權報告稱,「提供有關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的信息」會被處以死刑,北韓稱之為」反政府「罪,而這些信息經常在其它國家發表。平壤禁止獨立媒體,只有少數人可以上網。所有印刷和廣播媒體、出版社和網絡媒體都由北韓勞動黨中央宣傳鼓動部控制。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朝鮮人權委員會」(HRNK)發現,「所有公民都必須參加受監督的政治集會和定期的自我批評會議,以表明對金家的忠誠,如果不踴躍參加可能會受到懲罰,包括強迫勞動、流放、拘留或拒絕提供食物和醫療服務。」此外,「政府在每一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上安裝了監控程序,記錄訪問過的每個網頁,並隨機拍攝不可刪除的截圖。」

那麼,美國政府如何知道是否有饑荒,援助是否能幫助平民而不是軍隊呢?

正如作家梅蘭妮‧柯克帕特里克(Melanie Kirkpatrick)在《逃離北韓:亞洲地下逃亡線鮮為人知的故事》(Escape from North Korea: The Untold Story of Asia』s Underground Railroad)一書中所述,歷經艱險越過邊境進入中國、然後逃離中國的北韓政府叛逃者和平民,是外部世界獲取北韓重要信息的來源。

如果在試圖越境時被抓到,他們有可能被當場殺害或被刑事處決,而在中國被抓到的人則有可能被驅逐出境,受到拘留和懲罰。僅舉美國國務院報告中的一個例子,脫北者說,如果她們被強行從中國遣返,北韓當局會殺嬰,或強迫母親殺死嬰兒。

儘管如此,一些脫北者還是成功了,總部位於倫敦的人權組織「北韓未來倡議」(Korea Future Initiative),基於他們的採訪發表了一份報告。該報告重點關注了兩個僅存的宗教團體,基督徒和能治病、算命的薩滿(Shaman)教徒。這兩個群體雖然大多侷限於小家庭範圍,但意義重大。他們是目前已知的獨立於北韓政府的兩個組織。對他們的迫害不僅證明了北韓政權的激進無神論,也證明了其極權主義。

儘管在1948年朝鮮共產黨掌權之前,基督教的蓬勃發展為平壤贏得了「東方的耶路撒冷」的稱號,但據報道,現在那裏的大多數基督徒都是在中國短暫停留時皈依的。

據了解,有幾個家庭教會,其中一個有16名成員,包括其領導人在內,都是在中國受洗的。

那些被指控在社區祈禱,或擁有宗教物品的人,將受到嚴厲的懲罰。據一名目擊者說,一名50歲的婦女因持有一本《聖經》而遭到毆打。「北韓未來倡議」揭露:「一個基督教家庭的三代人,包括2歲孩子在內,被判終身監禁。」

2007年4月25日,靠近平壤的位於黃海北道的集體農場。在1990年代經歷饑荒後,北韓再次面臨嚴重的糧食短缺。(AFP via Getty Images)
2007年4月25日,靠近平壤的位於黃海北道的集體農場。在1990年代經歷饑荒後,北韓再次面臨嚴重的糧食短缺。(AFP via Getty Images)

給信仰者定罪不需要正當程序和證據。「北韓未來倡議」指出,基督徒和薩滿教徒受到拙劣手段的折磨:在食物中投毒、強迫下蹲、體位折磨、強姦、用木頭和拳頭毆打、剝奪睡眠。一名前囚犯說,基督徒們為了躲避監控錄像頭,蜷縮在牢房的角落裏祈禱。一次,他們被發現做祈禱,連續20天,每天早上被毆打。

正是衛星照片發現了中共關押維吾爾人的集中營,衛星照片也發現了北韓的集中營。HRNK本月的一份報告提供了在通往中國的逃跑路線附近,一個集中營的高分辨率衛星照片,顯示成排的囚犯在軍工廠做奴工。HRNK主席格雷格‧斯克爾勒托尤(Greg Scarlatoiu)告訴英國《每日郵報》,這些囚犯「陷入被強迫勞動、營養不良的惡性循環」。他指出,政治犯受到的懲罰更嚴厲,一名已知的囚犯在判刑兩年後死亡,死時體重為66磅。

這些報告讓我們得以一窺金正恩極端專制和神秘的政權。援助的分配絕不能讓北韓政權或任何受其控制的人染指。

據HRNK稱,「據了解,食品援助沒有分發給最需要的人,而是提供給那些忠於政權或對政權有用的人。」也不能指望聯合國來確保國際援助不會被挪用。聯合國機構通常將物資分包給當地人分發,而在中東地區,這些人被證明會歧視不受歡迎的少數民族。在北韓,根本沒有公民社會團體能夠承擔這項工作。

拜登政府應該為今冬北韓發生的最壞情況做好準備,堅持要求讓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美國和西方民間援助團體自由通行,分發標有美國援助標誌的物品,必須制定保障措施,密切監測這一進程。否則,只會強化金正恩的軍事優先政策。

作者簡介:尼娜‧謝亞(Nina Shea)是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她是該所宗教自由中心(Center for Religious Freedom)的主任。謝亞曾擔任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12年,擔任國際人權律師三十多年,謝亞女士從事學術研究,並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為促進個人宗教自由和其他人權提出政策建議。她主張為那些因宗教信仰和身份而受到迫害的人辯護,並主張採取外交手段制止國外的宗教鎮壓和暴力,無論是來自國家行為者還是極端組織。

原文:North Korea’s Moral Challenge to President Bide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