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劉亞芹曾兩次遭冤判共7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出獄僅5個月,於2021年10月31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劉亞芹,1952年出生,老家是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區。自2006年,她到河北三河市,和兒子全家生活在一起。

她曾患有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腹膜炎等疾病,在病痛的煎熬中掙扎了十幾年。1996年12月4日,她開始修煉法輪功,3個月後,病全好了。

法輪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煉法門,以「真、善、忍」原則指導人修煉,祛病健身有奇效。1999年7月中共慘烈迫害法輪功持續至今已22年,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慘遭折磨。

2018年7月22日,劉亞芹從三河市回老家鶴崗,辦理退休工資被剋扣事宜,在巴士上被警察綁架,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6天後被當地警察拉回鶴崗市看守所非法拘禁。

同年年底,她遭枉判3年,並處罰款3,000元。在鶴崗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禁10個月後,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一進監獄,劉亞芹就被分到「攻堅組」(監獄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即進行「轉化」迫害),由5個包夾(犯人)監控,罰坐小凳子。在20厘米見方、20厘米高的凳子上,必須坐姿端正,不能瞇眼,瞇眼就被包夾用自來水澆,稍有不慎就被拳打腳踢。

每天深夜2點,她才獲准睡覺,4點半起床。不寫放棄修煉的所謂「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監獄就讓法輪功學員一直坐下去。

七八月份的天氣很熱,坐小凳子不到三天臀部就會硌爛。在酷刑的折磨中,劉亞芹煎熬了五十多天,每天只睡兩個多小時。

2021年1月17日下午,同被關押在監獄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張奎華沒有熱水用,劉亞芹對她說了幾句同情的話。犯人聽到了,就打劉亞芹耳光,多次用拳頭猛擊她的胸部,用腳踹。她的胸部被打得青紫一片,疼痛難忍,二十多天後人才恢復過來。

早在2002年,劉亞芹第一次被關進黑龍江女子監獄時就遭受過嚴重迫害。

2002年4月28日,劉亞芹被興安區新建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後被興安區法院枉法冤判4年,關進黑龍江女子監獄。

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由於拒絕戴名籤(寫有姓名的標籤),拒絕穿囚服,雙手被一上一下反扭到後面用手銬銬緊,這種酷刑手段名曰「蘇秦背劍」。

獄警和犯人還把她們的兩臂掰開,再吊到高處,腳不沾地,身體懸空,全身重量懸在雙手上。手銬越銬越緊,兩臂斷裂般劇痛。

劉亞芹被吊起來後,痛得冒出豆大的汗珠,即使如此,她仍然不「轉化」,以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犯人伸手摸她的心口窩,全是汗水。

「老劉太太不行了!」犯人一邊將手上的汗水往地上甩,一邊喊道。劉亞芹這才被放下來。

但是對她的迫害仍在持續。有一段時間,獄警不讓她睡覺,只要她一睡覺,就用礦泉水瓶裏的水往她臉上、眼睛上猛噴。

劉亞芹還被雙手扭到背後用手銬銬在水房裏,在牆邊罰站,一夜一夜不停地煎熬。有個犯人,一連往水房地上潑了三十多盆涼水,使那裏更加潮濕、陰冷。

2006年,劉亞芹結束了4年的冤獄。#

(轉自明慧網)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