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球名將彭帥突然在11月2日晚於微博上爆料,指自己曾經與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有性關係,而且暗示是被誘騙、壓力,及在不心甘情願的情況下開始與那一位年歲上比她大40年的領導人上床,最後卻被始亂終棄,而過程中還有張高麗的妻子在旁邊配合。這可能是近日在香港人心目中最震撼的新聞了,但這也似乎是近日最少本地中文印刷報章及傳統電子媒體報道的大新聞。

其實,在中國這一種政治權力不受制衡,沒有輿論監察;只有政治鬥爭,沒有具實效的問責機制的體制下,高層官員的權色關係及桃色醜聞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以政治任務為包裝,把一批批年輕女子編配入文工團,再送入中南海伴舞為名,伴領導人睡為實的黨務操作,也已經是公開多年的秘密。至於由中央至地方各級別的官員以權勢玩弄及操控女性,也是時有所聞,從未間斷過。

這一次特別引起關注,是因為爆料的竟然是一位國家英雄級的體育名將。彭帥曾經在網球項目上奪得過中國運動員罕有的大滿貫網球女子雙打錦標,雖然含金量及不上另一位女子單打大滿貫冠軍李娜,但也算是曾經在這個項目上的世界排名第一。與李娜比較,彭帥的形象就沒有那麼反叛強悍,也應該沒有像李娜般公開與掌管國家體育政策及事務的官員唱反調,她也沒有試過高調鬧著要退出國家隊,就算最後還是要打「單飛」,她也沒有與中國網協公開鬧翻。她因而更受到國內的傳媒及喉舌吹捧,在被視作為國爭光的中國女子網壇四朵金花之中,她一度是四人中人氣最高。

這一單醜聞爆出的一刻,正值六中全會前夕,加上張高麗被視為是一直與現領導核心激烈鬥爭的江派成員,因此令不少人揣測是不是涉及黨內的權力鬥爭。不過,張高麗自從2018年卸任副總理一職之後,一直都比較低調,也沒有就近兩年的各種事態高調表態,看不出有甚麼理由在這個時候要拿他來祭旗。就算利用這件事把他鬥垮鬥臭,也不見得可以取得重大的政治好處。

從彭帥那篇貼文的行文方式及內容看來,也不似是出自幕後的高人手筆,加上在一些時序上也有不準確的地方,看來她似真的是在「知道說不清楚,說了也沒有用。但還是想說出來」的狀態下把事件爆出來。而且訊息被迅即屏蔽,所有相關的討論都被刪除,外交部發言人在面對外國傳媒的提問時,也只是顧左右而言他,不似是要順藤摸瓜來搞一場鬥爭。因此,看來事件應該屬實,也不必把事件太輕率地提上政治鬥爭的層次來看。從現已見的種種跡象看來,這更有可能只是另一單中國官場的日常事件而已。

可能正是因為事件的真實性,才令官方不知如何回應,只能夠屏蔽,只能夠不斷刪帖。中國政府總是要把官方的語言搞得有板有眼,弄虛作假時就總是一堆八股文宣,而且義正詞嚴,但面對突發的真實時,就會往往顯得束手無策,左閃右避。

這一次事件最有趣的地方,是讓大家都看到這一種對赤裸裸的真實顯得束手無策的窩囊,看來已經傳染到香港!香港的中文印刷媒體及霸佔了電氣大波的電子傳媒,對這件突發的事件竟然出奇地平靜。就連所謂「公信力第一」的那一份,在11月3日,即事件出街之後的第二天,也只是在財經版用了一百多字講述與張高麗親家有關的上市公司股價大跌,而且避免談及彭帥的指控內容。喉舌報章及親建制傳媒,就絕大部份選擇避而不談。

香港曾經是東南亞地區的新聞及傳訊中心,大部份東西方的主要傳媒機構都在香港設有辦公室或遠東地區的總部。香港本地的媒體也曾經百花齊放,競爭激烈。正因為《基本法》承諾過香港可以繼續保持新聞自由,而新聞自由及資訊的自由流通正是一個開放社會、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及作為門戶的國際城市的最基本元素。當作為第四權的新聞資訊機構都自我克制如此,是不是說明了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隨風逝去?

這一次爆出醜聞,曾經貴為國務院副總理的張高麗下場如何,對香港人都無關痛癢,因為他基本上沒有處理香港的事務,在中國的官場上他已經是一個過去式。至於彭帥,雖然她已經在網球壇淡出,但經過這次事件,她的個人形象將會嚴重受損,就算不會受到政治追究,在中國當前的政治氣候之下,她以後肯定要面對一段不好過的日子。正如台灣一份報章引述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局長矢板明夫在面書上的留言,感嘆事件中令人「感受最深的是,在共產中國被權貴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女性的悲哀」。彭帥作為一位曾經在中國社會出人頭地,被捧為國家英雄的女子尚且難以逃脫被權勢玩弄的命運,其他的確實可想而知。

其實,值得悲哀的除了是被權勢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女性之外,不受制約的權力魔爪所到之處,總是無一可以心存僥倖的。另一位曾經被視為國民驕傲的「鋼琴王子」李雲迪,早前也因為嫖妓醜聞而被千夫所指,官方組織也高調指他道德敗壞,把他的作品下架,取消他的演出,成為了官方威嚇及打壓所謂「失德藝人」的樣板典型。如果把李雲迪與張高麗作比較,哪一個更值得傳媒報道及重視?如果講到「失德」,為甚麼總是最傷風敗德的才可以扮演道德教師爺的身份,還要站在道德高地向芸芸眾生指手畫腳?在這一種權力嚴重不對等的狀態下,道德價值總是因人而異,道德論述總是與權勢高低成正比,卻又與真實的道德行為成反比。在這一種權勢與道德倒置的情況下,像張高麗般高踞廟堂的,無論如何傷風敗德,莫說是受到制裁或譴責,就連媒體都要把他的作為遮遮掩掩!只能指控權勢要指控的,卻不能揭發擁有權勢而應當被指控的。在這樣的體制下,「網壇金花」與「鋼琴王子」的命運會有分別嗎?曾經擁抱新聞自由及其專業操守的那些傳媒機構,求真說實的道德操守又去了哪裏?看來還不是同樣被迫淪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