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美麗的歐洲小鎮,很多華人居民都喜歡找一位潘阿姨聊天、談心。

潘阿姨今年68歲,1993年從大陸移民過來。她為人正派,說話不急不慢,語調平和有禮。20多年過去了,許多華人和她相識、相知。很多人說,從潘女士那裏聽到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這是他們的福份。

體驗神奇功法獲健康

1998年5月,潘女士的一個朋友從中國回來,向她推薦法輪功。她剛開始煉功就體會到了功法的美妙和與眾不同。

她告訴記者:「煉功中感覺整個手臂自己在飄進飄出,這對於我這個無神論者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震撼。」煉功的同時,她的身體也在改變。「我咳了3個月,咳到最後痰都綠了,但也不害怕。此外,我每天晚上咳,但白天不咳,這樣就不影響白天上班。」

當時和潘女士住在同一棟樓裏的基本都是中國人,他們對她說:「白天看你好好的,可是你晚上咳得整個樓都聽得見,都覺得你病得很嚴重呢。」潘女士就告訴他們,自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這是調理身體的反應。慢慢地,人們都看到了她的身體變得非常健康,也覺得功法很神奇。

潘女士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為人真誠、熱情,逐漸地認識了更多當地華人,到她家來作客的朋友越來越多。

向華人朋友講真相

20多年來,鎮上的華人來來去去一批又一批,潘女士在交朋友的過程中也不忘把法輪功的美好分享給他們。

1999年7月,中共在中國大陸發動鎮壓法輪功。讓人身心受益的功法遭到無理打壓,這場迫害也波及到了潘女士生活的小鎮。

潘女士回憶說:「我和其他華人一直都有來往。迫害剛開始,由於受中共欺騙,他們不接受我講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經常是,有朋友來我這兒,但他們聽不進真相,結果不歡而散。」

「不過由於他們對我本人比較了解,所以還是會經常來。我一開始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朋友會說『到你這兒來三句不離法輪功』。」

潘女士說:「是啊,我真是三句不離法輪功,希望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有時他們會問我在幹甚麼,我也會誠實地告訴她們:我現在要煉功,甚麼時候要學法,還要到哪裏去弘法講真相,還要給大陸的百姓打電話講法輪功真相。漸漸的他們就知道:哦,法輪功沒有甚麼秘密。」

潘女士告訴記者,還有華人朋友說:法輪功學員沒幹任何不好的事兒。你們修煉人要天天學法,這是應該的。

潘女士在講述有關法輪功的真相時,也會揭露中共迫害修煉人、迫害中國民眾的罪行。這些年來,她幫助不少當地華人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潘女士遇到的華人同胞形形色色,其中有大陸新移民,也有留學生,有些人信仰宗教。他們最初聽到「退黨」時,有人立刻顯出不耐煩,也有人和她爭執,但是慢慢的,他們都被潘女士平和的語言與講述的真實內容所折服,特別是她言談中帶出真、善、忍品質更有動人的力量。

潘女士表示:不管周圍華人朋友們當時的態度如何,我覺得我講的一些內容他們還是能聽得進去。後來我再跟他們講「三退」的意義,他們一旦體會到我是真正為他們好時,人們就願意「三退」了。有的人不但自己退出中共,過後還帶朋友到我這裏聽真相,也有人自己「三退」後還主動跟身邊的朋友講真相。

基督徒主動傳真相

潘女士有一位基督徒朋友,兩人認識超過20年了。她介紹說:「我們一起參加語言班,一塊去上學。一次在回家路上,我跟她講真相,剛開始她不接受。我就給她《大紀元時報》看,談話中就能看到她的轉變。她看完後還把報紙傳給她圈子裏的朋友看。」

有一次,這位朋友問潘女士:「做報紙的經費哪來的?」因為她聽信中共的宣傳,以為法輪功學員辦報得到了甚麼「海外經費」。

潘女士跟她說,辦報初期都是法輪功學員義務付出,就是為了讓人們知道真相,他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都是自願在做。漸漸地,這位朋友的困惑就解開了。

潘女士談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那位朋友起初完全不能接受,她說:「這不可能,你說個別的壞人,有醫生壞是個別的,我可能相信,但這樣大面積地做,我不相信。」

可是,有一天,她們又聊起有關活摘器官的事,她突然說:「你拿一些資料來給我看看吧。」潘女士便給她打印了一份當時加拿大的獨立調查報告(由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發布),還給了她其它的真相資料,她慢慢地都接受了。

潘女士向她講解「三退」的意義時,這位基督徒朋友說:「我有神管了,退不退都無所謂了。」潘女士說:「我們讓人退出中共,真的是為了幫助中國人脫離邪惡的控制,你也是個修煉人,基督教也講大審判,帶著一個這種邪惡的印記,能是好事嗎?」

後來這位朋友了解到更多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後,終於理解了法輪功學員勸「三退」是真為她著想,就說:「好,那就退了。」退出了少先隊。退隊以後,每當她在潘女士家看到其他法輪功學員時,她都高興地說:「你問她(指潘女士),我退了。」

這位基督徒朋友還告訴潘女士,她跟她大陸的姐姐、同學和朋友也說了「三退」的事,她還用iPad把法輪功真相影片放給國內的親人看。她還說,跟國內人介紹他們看不到的真相時,有些人能聽進去,但也有人聽不進去。

「我要把三退號碼拍下來」

去年疫情爆發後,很多人被迫留在家中,朋友之間也很難見面。不過,到潘女士家作客的朋友卻越來越多。

一天,一位大陸新移民被朋友帶到了潘女士家,潘女士給她講「三退」時,她總是避開,稱這事跟她沒關係。潘女士對她說:「法輪功學員是修善的。當人的生命在危險中,當然希望人們脫離危險,所以我們才那麼做,我這麼迫不及待地跟你們講,其實也是這個原因。」

日久天長,兩人接觸多了,新移民感受到潘女士為人隨和、誠實,從不講甚麼誰家長誰家短的。有一天她對潘女士說:「我到你這兒就像到家一樣,覺得很輕鬆。」有時有朋友來電話找她,她就直接說:「我在煉法輪功的朋友家裏作客。」

就在前幾天,潘女士又跟她提起「三退」。這一次,她不再避開話題了,而是痛快地說:「好,那怎麼退?」潘女士就把電腦打開,讓她到退黨網站上把退黨用的名字寫上,也把她要說的話寫上:「我自願退出中共少先隊組織,抹去毒誓,得到神的護佑,做個好人。」

「三退」程序完成後,潘女士指著三退網站上的確認號碼說:「這個就是你三退的密碼號。」新移民當即說:「我要照下來,我是認真地退了。」她用手機把號碼拍照下來,然後說:「非常感謝!」

2004年11月,《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闡明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惡本質,引發退黨大潮。截至2021年11月1日,超過3.85億中國民眾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