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搜查社民連會址 陳寶瑩斥:對公民社會的政治威脅

警方指已解散的民陣未有依時提交資料,28日早上派員搜查4個民陣相關的地方,包括位於長沙灣的社民連會址,唯警方在四個地方都沒有查到任何資料。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昨日(29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時警方打電話給社民連稱,因為社民連有收到過民陣的資訊,所以要來搜查,並且要用法庭的手令。她表示,雖然社民連已同警察講得很清楚,強調和民陣是不同的組織,社民連沒有可能知道民陣的內部資料,包括財政、會議紀錄以及他們的想法,唯警方堅持要進來搜查。

陳寶瑩認為,警方的理由非常荒誕。民陣有這麽多團體,為什麼要找社民連呢。

陳寶瑩說:「整個過程來講,給我的感覺,好高調地唱大龍鳳啦。地下見到不少的記者,有好多軍裝,唱了這麽大的戲,據我所知四個地方都沒有攞到任何的資料。好明顯,我就覺得需不需要這麽誇張,一場戲來著(罷了)。」

她又説:「我們會覺得第一個感覺是對公民社會、公民團體的一個政治的威脅。不過是想表現,鄧炳強講過,你們這些團體不要想著解散就算了,還有違法的會繼續追究,所以警方表現出這樣的姿勢出來。」

廣東政法系遭大清洗 不到一年超50高官落馬 下一步是香港?

中共二十大到來前,習近平面對連任壓力的同時,也在一步步鞏固著自己的權力。

今年初,廣東開始了一輪清洗運動,警察、司法和政法委系統內一批高官接連落馬。不到一年的時間,廣東省已有50超過名廳局級以上官員被調查。

外界認為,習近平當局對廣東省政法系統進行的一系列清洗,正在觸及香港敏感因素,也就是江、曾派的勢力。

香港緊鄰著廣東省,中共領導人或某個政治派系,有些時候會隱晦地透過廣東,來向香港展示其政治影響力。

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是廣東的最高行政長官,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習近平對廣東政界有像其父親一樣的控制力。

此前,中共主管港澳地區的前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是江曾派系的重要成員。接替張德江的韓正,仍然是江曾派系的忠實追隨者。曾慶紅的勢力滲透香港,包括其胞弟曾慶淮就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中共通過他來控制香港的文化娛樂界。

此前落馬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同樣是江曾派伸向香港的一隻觸手。孫力軍落馬前兼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而該辦公室被指具有特務機構的色彩。孫力軍在任期間,一些香港警界人士曾被邀請去中國大陸接受培訓,並在返回後在工作上與孫力軍有過交接。

分析人士指出,在江澤民、曾慶紅執政時期,出現了「腐敗治國」、「特務治國」的畸形國家治理機制。曾慶紅在特務系統中的影響力至今沒有消退,成為習近平執政的一大隱患。

分析認為,清洗廣東官場,更像習近平進一步控制香港的起手式,因為江、曾派勢力早已滲透香港的各個角落。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媒體從業者告訴大紀元,廣東政法系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香港,而習近平當局的清洗行動,也讓一些香港政界人士不安。

青島P2P受害人維權數百次 一分錢未討回

中共曾大力宣傳P2P網貸平台,很多人投入畢生積蓄,但由於政府無力監管,多次爆發倒閉潮,造成數千萬受害人血本無歸。

青島公益人士張明向新唐人介紹,青島市是非法集資詐騙重災區,大概建立了幾百家P2P網貸平台,受害人有幾十萬,投入的金額從幾萬到幾百萬不等,最高有涉及67億的案件。

張明表示,他有其中81家、總計數千人的聯名全權委託書,在過去的12年裏,組織受害人去過47家機關部門維權數百次,但至今未討回一分錢,年近七旬的張明還因此入獄一年,身體受到摧殘,目前罹患肺癌晚期。

張明說:「公安不立案也不抓人,檢察院不起訴,法院不判決,所以我組織老百姓維權大概幾百次,才開始立案。把我抓了11次,判刑一年,還有拘留很多次。」

張明還説:「他們弄在裡面折磨我,他給我弄那個鏈子拴起來,手跟腳都被銬起來,有病不給看。」

新唐人記者28日打通多名受害人的電話,但都拒絕接受採訪。張明表示,參與維權的受害人也遭到迫害,也有人被捕入獄,所以不敢多說。

據官方資料顯示,到去年11月中旬,大陸P2P已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清零,但受害人至今維權無門。

中國90後負債比例驚人 學者:中共體制的災難

近日新發布的一份中國青年消費報告顯示,中國1.75億的「90後」中,只有13.4%的人沒有負債,而其餘86.6%的年輕人都背負著各種債務,需要分期或逾期還款。所謂90後,即指1990年到1999年之間出生的人。

這份報告是10月26日,中國銀行旗下的中銀消費金融公司聯合時代數據(Datagoo)發布的《當代青年消費報告》。數據顯示,從消費貸款年齡分布看,90後佔比高達49.3%,幾乎佔據了「半壁江山」。

針對中國90後借貸嚴重的問題,加拿大作家、民陣全球副主席盛雪對大紀元分析指,中國是非常不正常的社會,中共專制統治沒給予任何一個人自由權,特別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發生後,造成中國社會整體上道德崩潰,人們的是非觀、價值觀全部被摧毀,中國民眾不再關心政治,開始一心一意向「錢」看。

盛雪說,90後就是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他們沒有機會樹立正確價值觀,幾乎只認錢不認別的,普通家庭通常沒有足夠的金錢供他們的孩子揮霍,他們就透支去借貸。她認為,中國90後的這些表現,實質上是中國的社會病,是中共專制體制造成的一場災難和悲劇。

因有密接者 兩列赴京高鐵中途叫停 全員隔離

10月28日,北京當局通報稱,首都疫情防控處在「關鍵時期」形勢依然「嚴峻複雜」。

28日下午,濟南市鐵路部門發出通告,一輛正在行駛的G14次列車有一名乘務人員是中共病毒確診個案的密切接觸者,北京鐵路局立即要求列車停靠在濟南西站,將全車人員管控起來。

通報稱,該車次的所有人員212人,已全部被轉運至隔離點,進行醫學觀察。

同日下午,嘉興開往北京的G108高鐵,也是因為一名乘務人員是密接者,在河南滄州西站被叫停,車上134人全部被轉移隔離。

上述兩則消息傳出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榜,有網民批評稱「為保北京,不計代價,也不擇手段了」。還有網民發帖說:「太誇張了吧?一個人密接而已,又不是確診,無厘頭將200多人關起來?乾脆大家全部別出門好了。」

大陸疫情封控違規可判死刑 引爆輿論

自10月18日起,大陸爆發的新一輪疫情至少已蔓延至16省20多市。

最近,有一對紹姓父子駕車返回北京時,因兒子有中高風險地區的旅居史,試圖繞開進京防疫檢查,被通州公安行政拘留。

中共黨媒央視27日報道時稱,如果民眾違反疫情相關規定將被追究法律責任。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趙琮則宣稱,如果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可以判處死刑。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輿論譁然。

有大陸網民嘲諷:「要不得病直接槍斃,一個城市有病例直接屠城得了,啥叫死刑啊?」也有網民問:「那些大貪官,貪了那麼多錢,要不要死刑?」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解釋,所謂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放火、決水、爆炸、投毒等造成重大傷害的情況下,最高刑罰可判死刑。如果只是沒有遵守政府臨時性的防控措施,就以極刑進行威脅,只有專制政府才能做得出來。

賴建平說:「它體現了專制政府一種人治狀態,起初它們故意瞞疫情。什麼防護措施也沒有,放任病毒的蔓延。後來因為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它們公然用那種極其嚴酷的、侵害公民基本人權和自由的方法去所謂的防控疫情。」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表示,中共大動作的震懾民間,目的是確保明年北京冬奧會順利舉辦。

不過,董廣平也說,目前很多國家都在抵制北京冬奧,疫情又再次爆發,最終是否能舉辦還很難說。

印度成功發射長程導彈 可覆蓋中國多數城市

在中印關係緊張之際,印度政府宣布,10月27日晚成功試射了具有核能力的烈火-5(Agni-5)洲際彈道導彈。

印度國防部聲明稱,烈火-5可以「極高的精準度,打擊5,000公里之外的目標」。從印度首都新德里到北京距離約3,800公里。這也意味著,隨著烈火-5投入部署,該導彈有能力打擊中國大部分的重要城市。

印度戰略專家阿里亞(Gaurav Arya)少校認為,烈火-5的實際射程是最高機密,但可以肯定在8,000公里以上。

阿里亞表示,這枚導彈是印度向北京發出的一個強有力的信息。阿里亞說,印度曾試圖與中共講道理,但它不懂禮貌和外交語言,它理解的是力量的語言。

面對中共軍方擁有像東風-41這樣射程在1.2萬至1.5萬公里的導彈,印度旨在加強對中共當局的核威懾力。

目前,印度還在開發一種高超音速武器,其飛行速度比音速快6倍,可穿透導彈防禦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