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有真普選,這便會是智慧的「再開端」,重新再來。這一切當然是遐想:香港已進入「軍政府」狀態。香港不單止走樣,也更難令國際投資者有信心,一國兩制還存在。

香港特首選舉將會在2022年三月舉行,現在各方建制勢力,也密鑼緊鼓,捧自己「馬房」的人出來,好不熱鬧。甚麼愛國者治港,定義飄忽。選舉制度「完善」了之後,認受性實在嚇你一驚。如果香港未來的區議會、立法會以及特首選舉都要是充斥著「忠誠廢物」,邁向單聲道,香港的道路,將會更崎嶇。

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即是特首選委,增至千五人。So what,意義不大,也沒有認受性。假如我是特首,如何把香港帶出困局?要把香港變得有認受性,兩制必須真正存在。在台灣,如果你對台灣人說香港人還深信有「一國兩制」,他們可能鄙視你,因為你已放棄,你已經被「馴服」了,失去自由意志。

我在自家的YouTube媒體Ed Chin World做了一個小統計:用商界的角度,擺放了5位特首角逐參賽者:1. 黎智英,壹傳媒創辦人,2. 盛智文,即是蘭桂坊之父,3. 蔡東豪,立場新聞創辦人,4. 周小龍,Chickeeduck行政總裁,5. 劉夢熊,榮休政協作為模擬參賽者,結果1號和4號,所得的提名叮噹馬頭。香港再沒有真正的選舉,以及自由。最後投票,將會是10月31號凌晨,下星期,我也會在「我手寫我心」文章一提。

假如有第六名參賽者,我建議是李嘉誠(1928-)。李超人真的退休了,但他還會在他創立的集團出任資深顧問及忙於慈善基金會的工作。誠哥對很多人來說是成功商人,在2014及2019的佔領運動,他沒有大力譴責學生,而被內地媒體批鬥。1940年由潮州到香港可說是白手興家到成為亞洲首富(排名有上落,真正研究高低你便輸了),如果工作近80年代表了他一生的成就,那未必能代表他的全部。

香港各大富豪的「發達之路」,甚至可說是全世界的有錢人,也離不開政治經濟脈搏完全「舒暢」,武俠小說般地打通任督二脈一樣才可達致目的。另一邊去看,商場如戰場,李嘉誠必須夠「狠」,才不至於成為企業失敗者,做別的商人的「點心」吧。香港人痛恨他,誠哥旗下的樓盤質素「享譽」用家,幫襯百佳超市如每周必然要向他「十一奉獻」一樣,香港人越住越窮。沒有對錯,大型屋苑代表更多設施,要每月付出的必然開支更加多。同一天空下,有競爭性的香港選舉全部完結,也代表了「舊時代」畫上句號。新時代再開始,其實是惡法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