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被消失」李家超稱「結束一黨專政」等於顛覆國家政權

港府26日宣布,下令公司註冊處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

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昨日(27日)在立法會見記者時稱,行會和行政長官的決定,昨日刊憲即告生效,「支聯會即告解散」。他又指該決定與支聯會多名常委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是「兩回事」,法庭處理案件不受其它因素影響。

支聯會一直宣揚的五大綱領中包括「結束一黨專政」。李家超稱,根據警務處處長、保安局局長的意見,並考慮支聯會的申述,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結束一黨專政」的含意,等於結束中國共產黨領導,推翻《憲法》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意圖是顛覆國家政權、危害國家安全。

時事評論員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支聯會過去32年都沒出事,就是因為香港有言論自由,有結社自由。但現在中共君臨天下,要全面管治,要將香港變成中國一個普通城市,支聯會這類在中國普通城市不出現的組織,就要「被消失」了。

何良懋說:「現在不是香港人結束支聯會,是中共要結束支聯會,要將香港的公民社會剷得一乾二淨,然後再要在香港進行大洗腦、大灌輸,要將香港人的思想和社會,變成中共管治之下的單元化、一元化,只有中共的聲音和宣傳,不容許有任何國際普世價值,那種思想、行動、組織存在,因為這樣方便它管治。它要在香港繼續將中國式的、一路將說了72年的大話、謊言,加上政治暴力、國安法,再加上維穩的暴力,刑事暴力、司法暴力、執政暴力,要全面在香港貫徹實施。這就是中共將香港由一個文明開放社會,一年都不到,就打回一個野蠻的蠻荒時代。」

Facebook內幕再曝:抑制保守派媒體流量助長仇恨

《華爾街日報》10月24日報道指,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內部資料顯示,Facebook公司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推出了兩款工具「節約共享」(Sparing Sharing)和「知情參與」(Informed Engagement),來大幅度限制保守派媒體的流量。

Facebook內部研究表明,如果刪除這兩項工具,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在Facebook上的流量會增加20%,《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的流量會增加18%,《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的流量會增加11%。

Facebook最終取消了第二種工具「知情參與」,但仍保留了第一種工具「節約共享」。

Facebook曾表示,在執行公司規則時會一視同仁,不會考慮政治因素。不過,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2018年在國會聽證時承認,公司在矽谷的員工中,75%的人的政治捐款流向了民主黨。而據內部材料顯示,Facebook的普通員工比管理層更加左傾,一些員工甚至要求管理層採取激進的手法限制保守派媒體。

與此同時,曾在本月公開身份揭露Facebook內幕的吹哨人豪根(Frances Haugen),25日又前往英國國會聽證,為英國網絡法規提供建議。

Facebook前產品經理、數據科學家豪根告訴英國議員,Facebook在網上煽動仇恨和極端主義,該公司的算法把用戶參與度作為優先考慮的因素,把對主流思想感興趣的人推向極端。

英國議員Damian Collins:「Facebook沒有製造仇恨,但卻讓仇恨更加惡化?」

Facebook吹哨人豪根:「毫無疑問,它讓仇恨惡化。」

Facebook吹哨人豪根:「如果你是中間偏左立場的人,那你就會被往極左上推,如果你是中間偏右立場的人,你會被往極右上推。」

在豪根英國國會作證的同一天,美國國會也將上千頁的Facebook內部文件資料,提供給17家主流媒體。文件中的研究報告稱,埃塞俄比亞、緬甸等國的武裝部隊,也利用Facebook煽動種族仇恨。

Facebook吹哨人豪根:「如果Facebook說平台上只有一點點仇恨言論,一點點暴力,但要知道這點暴力是集中在5%的人口中密集傳播的,而只需要3%的人口上街,就足以發起革命了。」

豪根重申,她是在徹底明白Facebook不會自己改變的狀況下,決定挺身而出,呼籲各國立法監督。

10月28日,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體公司的代表將出席英國國會的聽證會。

大陸電荒催生柴油荒 多地加油站限量加油

大陸繼電荒、煤荒之後,又出現柴油荒,多地加油站已限制柴油加油量。

據陸媒財新網報道,大陸成品油零售價今年已經上漲了14次。河北石家莊一名卡車銷售人士表示,漲價導致柴油車都加不上油了,當地加油站給卡車加油限量100升,但整車加滿需要1000升。一名安徽卡車司機也稱,當地一些加油站已經不給加柴油,有些只給加幾十升而已。

南方財富網報道稱,天然氣和煤炭短缺,導致電力市場對石油產品需求上升。另外,中共國家電網對高能耗企業限量供電,企業被迫採用柴油發電或作為燃料進行生產,也造成柴油需求增加。

傳北京要求許家印用個人財富還恒大債

彭博社10月26日引述消息人士指,早前恒大錯過支付9月23日的美元債券利息後,中共當局要求許家印用他的個人財富來緩解恒大的債務危機。

在該筆債務30天寬限期到期前的最後一刻,恒大於10月22日向花旗銀行集團償付利息8350萬美元,暫時避免了違約。不過,恒大還有另一筆美元債的逾期利息的寬限期於10月29日到期,到2022年,恒大還有約74億美元的在岸和離岸債券將到期。

消息人士透露,中國地方政府正在監控恒大的銀行帳戶,以確保公司現金用於完成那些未完成的住房項目,而不是轉用於支付債權人。報道說,要求許家印動用自己的財產來支付恒大的債務,更加透露出中共政府不願意出手救援。

目前尚不清楚許家印的個人財富能否有助於恒大的鉅額負債。不過截至今年6月,恒大負債已增至三千多億美元。而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的推測,許家印的淨資產已經從2017年高峰時的420億美元縮減至如今的大約78億美元,這一數字還「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與三千億美元相比不過是杯水車薪。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上海分局要求房企在昨日(10月27日)前提交2021年度境外債到期情況,並在周五(10月29日)提交今年年底境外債安排,包括到期本金與利息,回購需求及自有資金安排等。財新網報道指,外匯局還提到在今年年底前,企業不得出現外匯局事先不知道的境外債券違約。

經濟和時政評論人秦鵬在「秦鵬觀察」節目中分析指,中共監管部門關注房企美元債情況與美國方面的關注是有關係的。一方面原因是習近平為了連任,希望能夠獲得美國的好感、獲得支持;另一方面原因是中共當局希望華爾街繼續為其經濟輸血,所以不希望房企繼續出現大面積爆煲(美元債違約),因為如果國家信用出現問題,就很難在國際市場借到錢了。

房地產稅擴大試點 大陸房主有對策

大陸房地產稅在多方政治角力後,終於確定採取選擇性試點方案進行,期限為5年。專家認為,房地產稅在行業步入「嚴冬」時推出,無疑為經濟投下巨大變數。有房主表示,會將稅金轉嫁給租戶。外界估計,上海、重慶、深圳、杭州、海南可能將成為首批試點。

目前,大陸各大城市房地產市場進一步降溫,原大陸投行人士鄭義表示,當局強推這個政策的行為跟自殺沒甚麼區別。因為現在房價越來越低,房子也不好賣,老百姓失業率又上升,繳不起貸款,想租房子都不好租。

中共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9月份70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平均環比下降0.1%,是6年多來,70城房價月度環比首次下降。

在廣州擁有兩套住房的李女士表示,會把稅務負擔轉嫁到租客身上。

李女士說:「因為我手上其實也就兩套,也不多。因為如果我需要賣掉的話,那資金第一我是沒有去處的,也不知道用來幹甚麼。而且通貨膨脹這麼嚴重,那如果我拿到現金,那就是分分鐘一年就是縮水很多的。所以我這種情況下我是保持平衡,我就不管它了,我就是用來出租,把它租給別人。這個是完全是可以轉嫁到租金上面的。」

李女士認為,持有大量房產的中共官員們,出於持有成本考慮更有動機拋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