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的一個談話,提到要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在中國大陸房地產行業債務危機瀰漫之際,難產了10多年的房地產稅突然要來了。習近平為何要選在此時強調房地產稅,這背後有著甚麼樣的考慮呢?

其實,中共高喊開徵房地產稅已經說了10幾年了,為何卻一直推不動呢?有人說,房地產稅是中央給地方政府開出的「續命藥方」,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習近平發文提推進房地產稅立法

10月16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第20期發表了習近平近期的一個談話稿——《紮實推動共同富裕》,可以看出,這次的談話,一方面強調了習近平要推動的「共同富裕」計劃,另一方面,就是在強調要積極穩妥推動房地產稅的改革立法,並做好試點工作。

在今年5月的時候,我們曾經做過一期節目,詳細分析了中國房地產稅的問題。

有關房地產稅的提出最早要追溯到2003年,中共推出的相關《物權法》,算下來,已經走過了18個年頭。在這18年間,中共在重大會議上提及房地產稅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消息每次放出,都讓外界緊張一番,但始終沒有看見房產稅的影,反而搞得市場一驚一乍的,最後,大家感覺就是聽到了「狼來了」的故事。

不過,到了今天,情況可真的是有些不同了。我們看到,目前大陸土地出讓金已經見頂,而地方財政收入更是捉襟見肘,借錢過日子的狀況已經越來越艱難了,在這個時間點上,習近平再次強調要推動房地產稅改革立法,並且在中共中央主辦的機關刊物《求是》雜誌上刊登,這就顯得有些不同尋常了,所以,外界也紛紛感受到了,這喊了10多年的房地產稅改革,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

10月18日,路透社報道引用中共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的話說,深圳、海南、浙江等地可以不必等待房地產稅立法,先加入試點範圍進行改革。這似乎更加顯示出,政府有些迫不及待了。

中國房地產業者面臨寒冬,截至7月20日,大陸遞交破產文書的房地產企業累計已達203家。(Getty Images)
中國房地產業者面臨寒冬,截至7月20日,大陸遞交破產文書的房地產企業累計已達203家。(Getty Images)

目前,市場普遍認為房地產業正在面臨更多的下行風險,而海外投資者還在擔憂誰會是下一個美元債違約的房地產企業。在中國房地產行業面臨空前危機之際,習近平和地方政府急於推動房地產稅,難道不怕崩盤嗎?

我們來看看,習近平選擇這個時機有著怎樣的考慮?

房地產稅是中共的續命藥

下個月就要召開中共的十九屆六中全會了,習近平能不能連任下去?不少分析都認為已經沒有甚麼懸念了,但問題是,未來的10年,他要怎麼幹?

按照這個思路,我們看到近幾個月,中共在資本市場和出口方面採取了一系列舉措,其實都是習近平要在六中全會召開之前,把他未來10年,在經濟方面的計劃初步展示出來。更為重要的是,要給地方政府開一條財路。

大家已經看到了,中共最新公布的第三季經濟增長僅為4.9%,低於預期,也遠低於第二季度的7.9%,經濟增長明顯放緩。與此同時,靠房地產吹起來的泡沫正在被強制擠壓下去,房地產業正處於寒冬季節,而土地財政也幾乎走到了盡頭。

因為過去20年來,地方財政逐漸形成了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就是靠賣地蓋房子來維持地方財政的收入。我們此前的節目中曾提到過,中共徵收房產稅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地方財政入不敷出,負債纍纍,又面臨土地財政斷流的危機,所以,中央必須要給地方財政找到新的財源。

習近平說的共同富裕,怎麼搞呢?錢從哪裏來?各地公務員工資怎麼發?地方「諸侯」又要如何安撫呢?這些都是習近平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所以,我們看到,習近平一定要在六中全會之前、在最重要的黨媒上把房地產稅改革立法的事情說出來。以前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但是,在現在這種經濟、財政的困境下,中共最後的一招——房地產稅,就變成了「續命藥」,再不拿出來,中共可能就真是沒命了。

習近平的這次談話,相當於是告訴地方政府,以後你們就可以靠這個「藥方」來抓藥了。

但是中共的這劑藥方,現實中能管用嗎?這,還得走著看。

中共大地主修改遊戲規則

還記得,中國戰國時期的思想家孟子曾說,「有恆產者有恆心」。意思就是,普通老百姓給他能夠長期保有的財產,他們就能夠安下心,不鬧事,踏踏實實地過小日子。作為農業大國,中國人自古就有著對土地崇拜的情結。但是在1950年後,中共就徹底切斷了中國人的這種情結。一場土地改革,中共把地主的土地搶走了,成了最大的地主。作為莊家,土地和房子的遊戲規則都是由中共來制訂的,而地方政府和其它利益相關者則是遊戲的玩家。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看回土地財政見頂,房地產稅的開徵,不過就是遊戲進入了另一個階段,要修改一下規則,而角色並沒有發生改變。

但是,為甚麼徵收房地產稅說了10幾年,卻一直推不動呢?

2017年,中國經濟學家任澤平在一次演講中說,短期內推不出來房產稅是因為要解決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稅基,第二個問題是稅源。稅基就是評估房子值多少錢,或者說是市值;而稅源是要弄清楚這房子在誰的名下。他說,「過去10多年我們不斷喊要推房產稅,要不動產實名制,要房地產聯網,但房產稅一直推不出來,房地產也連不上網。」

他提到南韓在1992年時的改革,當時的總統金泳三用了5年,推不動產實名制和金融實名制,代價是甚麼呢?南韓當時約4,500萬人,把超過2,000名公務員送進了監獄、兩任前總統送上了審判席,最後動用了總統特赦。因此,任澤平認為,徵收房產稅是一項政治改革,是一個國家政治透明化的基石。

那麼這個情況,現在中國有變化了嗎?

有消息人士透露說,早在10多年前,就有朋友告訴他,北京所有別墅的業主名單,官也好,軍也好,商也好都在當局的掌握之中。

現在,習近平要解決這個問題,怎麼解決?我們看到他現在的手法是,一邊政治清洗,比如,抓幾個典型,一邊打壓房地產泡沫,這樣其他富豪也好,官員也好,就知道該怎麼做了,或者說是趁著房價還在高位,該處理就趕緊處理。

而且,從技術層面來說,中共實施房地產稅也沒有甚麼障礙了。一是從2018年開始,就已經在全國實施不動產的實名登記制度,同時,住房按揭款也已經實現了全國聯網。而且經過這麼多年的宣傳後,民眾對開徵房地產稅也多少有了心理準備。

財新網曾在5月的報道中引述多位學者的觀點認為,目前中國的經濟狀況,為房地產稅改革提供了較好的經濟社會環境。當局可能想利用「經濟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解決中長期的結構性問題。」

地方已怨聲載道 中共卻開了副「中藥」

那麼,現在這個時機成熟了嗎?

10月16日的時候,中國房地產協會在北京召開房地產開發企業座談會,報道說,有不少企業希望調控政策「適當鬆綁」。

雖然鬆綁的信號已經釋放出來了,不過,以目前的情況看,因為房地產稅沒有被納入今年中共全國人大的立法計劃,所以房地產稅年內不太可能推出。所以,習近平現在只是說「推進房地產立法和改革」,也就是為房地產稅改革進入實際操作層面進行全面的熱身。

不過,我們也看到,習近平話音剛落,就有人建議深圳、海南和浙江可以直接加入試點,進行「動真格」的改革,那為甚麼要這麼著急呢?

此前,在房地產市場火熱的時候,中共的「三道紅線」就像一桶冰水澆下去,不僅令社會矛盾激化,也讓地方政府和北京的關係日趨緊張。我們在上周的節目中和大家分享過,中國地方政府的負債情況已經高得驚人。

中國房地產業者面臨寒冬,截至7月20日,大陸遞交破產文書的房地產企業累計已達203家。(Getty Images)
中國房地產業者面臨寒冬,截至7月20日,大陸遞交破產文書的房地產企業累計已達203家。(Getty Images)

很多地方政府早已怨聲載道,原本可以靠土地收入度日,現在中央堅持房住不炒,房子還不能賣高價,地方官的日子現在實在是不好過。

所以,有觀點認為,房地產稅立法是習近平給地方政府前面吊的一根紅蘿蔔,安撫的程度更大一些。

不過,也有投資者說,「選擇時機非常關鍵,選擇錯誤,可能就是無窮的麻煩,就不僅僅是金融危機的問題了。」

那麼,中央開的這副「續命藥方」真的會有效嗎?在我們看來,習近平要是還想在中共這樣的體制下幹10年,夢想恐怕只能是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