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習近平在考察山東勝利油田時提到,「中國作為製造業大國,要發展實體經濟,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裏。」在中國當前能源緊缺和政局日趨緊張的態勢下,習的這番講話,被認爲是一語雙關。而兩天後,新華社又緊跟著發文說,要走好綠色發展之路,中共官方稱這是「重大戰略決策」,而有分析認為,這篇文章應該是習陣營用來支撐連任的一個「大題目」。

那麼,習近平的這番講話到底暗含著甚麼意思呢?習陣營又如何利用新能源為自己連任鋪路呢?今天我們來聊聊這個話題。

擺脫對進口能源的依賴

大家知道,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國,而且,也早就超過美國成為了最大的原油進口國。據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的數據,在2020年,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高達73.5%,天然氣對外依存度是42%。然而,隨著中國油氣對外依存度的不斷上升,新增探明油氣的地質儲量,卻降到了近10年來的最低點。

中國的能源短缺,也導致了中國煤炭的進口激增,據路透社的計算,在剛剛過去的9月,中國的煤炭進口達到了3,288萬噸,比一年前暴增了76%。

但是,雪上加霜的是,當中國對這些傳統能源的進口量逐年增高之時,能源短缺又席捲全球,這無疑對中國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

能源關乎到國計民生和國家安全,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當然不想受制於其它國家,也因此會在考察勝利油田時強調,中國必須確保自己的能源供應。

比如這個勝利油田,是中國的第二大油田,目前已探明石油地質儲量是55.87億噸,目前已經開採12.5億噸,累計生產原油佔到了中國同期陸上原油產量的1/6。而在上個月,習近平去陝西時,也曾視察了一家煤化工廠。

大家知道,中國的煤炭短缺,也造成了電力供應緊張,這也讓中國第三季的經濟增速受到衝擊,同比增長只達到了4.9%,跌到了一年來的最低水平,而同時,煤炭的供不應求、價格飆漲,也讓冬季供暖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有經濟學家警告,如果原油進口受到天氣、地緣政治或價格上漲等因素的影響,將對中國的能源安全構成挑戰。而中國,如果要繼續保持第一製造業大國的地位,就必須盡可能地降低在能源上對外部的依賴。

那麼,北京要怎麼才能降低這種外部依賴呢?目前看來,或許習近平想要大賭一把,那就是,習近平想要打造一個新能源經濟。這樣的話,習就要做一個革命式的改革,要把過去那種傳統的能源行業強行做一個調整。

可以看到,在地緣政治的變化,還有中美對抗的形勢下,習近平更爲迫切地想擺脫對國際能源的依賴,特別是石油,因爲這些海上運輸線變得非常危險,比如馬六甲海峽,被中國稱爲海上生命線,是中國能源供應的重要瓶頸,也是中國遠洋運輸的弱點,中國的石油進口中,有近一半是來自中東,有四分之一來自非洲,而運輸的必經之處,就是馬六甲海峽,一旦馬六甲被掐斷,這些石油就運不過來了。雖然中國建設了中俄、中哈、中亞、中緬等油氣管道,但是途經馬六甲的油氣進口量仍達到60%。

所以,中國一直在加力建設海上石油開採、發展海洋科技,並且在想辦法壯大海上軍事力量,爲的就是想保障能源運輸的安全,擺脫能源困境。

但是,中國在爭議海域鑽探石油的活動,卻飽受國際上詬病,比如在去年底時,美國已經將中海油列入貿易黑名單,制裁也在今年3月份開始生效。而這,也是美國在打擊中國在全球能源市場獲取資源的能力。

可以看到,石油和美元是一個緊密結合的產物。如果把新能源做成了,那麼中國對原油的依賴就降低了,同時對美元的依賴也會降低了。

其實,習近平已經在拿澳大利亞做實驗了,他停了從澳洲進口煤,倒逼著各地方政府使用非化石能源。

還有在今年3月,有百年歷史的重慶能源,關閉了所有煤礦。這也像一種大躍進式的方式,因為習近平急於求成,想儘快達到他的目的。

事實上,中共確實在極力推進非化石能源。10月24日,中共國務院印發了一個工作意見,要求用「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其中,對於「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提出了目標,就是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要達到20%;2030年達到25%;而到了2060年,這個比例要達到80%以上。

文件中還提出,要廣泛實施可再生能源的替代作用,包括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海洋能以及地熱能等等,並稱到2030年,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要達到12億千瓦以上。

根據中共國家能源局數據,截至2020年底,風電裝機超過2.8億千瓦,光伏裝機超過2.5億千瓦,在電力總裝機容量中,兩者的佔比已經達到了24%。

不過,從實際發電量看,在2020年,全國風電和光伏發電量,在全社會用電量的佔比只有9.68%。今年5月時,中共國家能源局還發布過一個通知,提出,今年這個比重,要達到11%左右。

根據今年前5個月的數據,火力發電依然是中國電力生產的支柱,佔全國發電量的73.7%。

水利發電佔比為11.6%,風力發電量佔7.5%;核能發電量佔5%;太陽能發電量則是2.2%。其中風力發電增速最快,同比增速達26.7%。

對北京來說,發展這些新能源,一方面可以降低對石油的依賴,另一方面,也可以以此作為中美關係的突破口。雖然這些目標能否實現,沒人知道,但文件中明確提出,要「嚴控煤電裝機規模」,「嚴控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對完不成目標的地區和部門,還要「通報批評和約談問責」等等。

相信這些措施,也是造成9月底大面積停電的原因之一。有分析認為,這可能是習近平想作為用來支撐連任的一個政績。

不過,好像有點事與願違。這一輪限電,不僅造成工廠減產,也影響了居民用電,因此中共近期又全力推動增加煤炭進口,提高國內煤炭產量,要求保障供暖用媒,並對煤炭價格進行干預,打擊煤炭市場炒作。

而在10月初時,多家媒體都報道了,中國為了對付能源短缺,已經開始釋放保稅倉庫中的澳洲煤炭,在9月底時,中共還首次公開出售「戰備油」。

這些舉動,也顯示了在煤炭短缺之下,中共面臨的能源需求上漲和減排措施之間的矛盾。

擺脫受制於政敵的現狀

我們在開頭提到,一些分析認爲,習近平所說的「能源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裏」是一句雙關語,因爲,除了想擺脫對外依賴之外,習近平還想把能源產業從政敵的手中搶過來,控制在自己手中。

之前的節目中,我們曾提到過,能源行業一直是中共高層各派爭奪的焦點,因為掌握了能源行業,就等於掌握了中國經濟的命脈,進而保有對中共政治運作的話語權。有分析認為,今年9月份發生的斷電風波,實際上就是反習勢力暗箱操作的結果。而習近平,也是立刻作出了反擊。

10月2日,中紀委宣布調查中石油浙江銷售分公司原總經理李多。10月3日,中石油原副總裁凌霄主動投案。同一天,中石化集團有限公司的前副總經理曹耀峰,也因爲「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中國的三大石油集團,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一直被江澤民集團所把持,是江派掌控中國經濟資源的重要工具,也是江派的金庫。

在中共十八大後,石油系統已經有連串的官員落馬,包括中石油前董事長蔣潔敏、總經理廖永遠、副總經理王永春、副總經理李華林、副總裁冉新權,中石化原董事、總經理王天普、高級副總裁蔡希有等等。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外界稱為「石油幫幫主」,但實際上真正的幫主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

父母是中共元老的曾慶紅發跡於石油系統,1984年,曾慶紅在其父的「老戰友」,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書記陳丕顯的安排下,調任上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之後又很快升為部長,接著升任市委副書記,之後遇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踩著「六四」學生的鮮血,一同進京步入中共權力核心。

曾慶紅憑借自己在太子黨中的人脈,和陰險老辣的政治手腕,幫江澤民掃平對手坐穩了中共總書記的位置。

2002年中共十六大後,曾慶紅身兼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央黨校校長,掌管中共黨務和組織人事系統,號稱「大內總管」,實權達到頂峰。他全力提拔石油系統自己的親信,一手打造了「石油幫」。

此外,中國最主要的煤炭基地,山西和內蒙古,也都是由江、曾把持。

在今年3月份的兩會期間,習近平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曾經當面批評內蒙古煤炭領域腐敗,還強調說,有人拿著國家資源去搞權錢交易,這個帳總是要算的。據說,當時會場一片寂靜。

內蒙古是江派常委劉雲山的發跡地,劉雲山在調任中宣部之前,曾經在內蒙古任職20多年,離開內蒙後還一直插手當地的官場人事,布下關係網。港媒曾經報道說,「劉氏家族始終以內蒙為依託,大肆竊取國家財富,滿足其家族無限貪慾」,其家族「在內蒙掌控了相當多礦產資源的所有權,包括煤礦、鉬礦等等」。

去年2月份,習近平到內蒙古視察煤炭資源領域,要求對相關官員「倒查20年」,隨後,內蒙古官場持續震盪,尤其是在能源、煤炭領域任職的官員頻頻落馬,涉及上千人。

習近平自十八大上台後,一直和江派博弈,搶奪掌控石油、電力、鐵路、電信、金融等系統的權力。

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的「打虎」目標,一度逼近曾慶紅。但是,當時的習近平沒有下決心清洗曾慶紅,留下了巨大後患。隨後,習近平的聲望從高峰跌入谷底,海內外關於反習、倒習、政變、兵變的傳聞從未間斷,原因之一,就是這些官員在背後制造麻煩,而源頭正是來自曾慶紅。

而在中共二十大即將到來之前,中共的政局將面臨更加激烈的博弈,而中國又將走向何方?對經濟又會造成怎樣的影響?讓我們一起來見證。@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