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時間,我都有些模糊:分明是辛酸和苦難,卻冠以幸福與美好,這是為甚麼?以至於回憶童年生活苦澀與艱難,也成了對童年幸福的懷念。我們丟掉了甚麼?這種不實和欺騙來自何方?

把童年說成一首歌、一幅畫,童年被塗滿了金黃的色調。這種理想的童年,在我們的記憶裏毫不陌生。回憶中,我們有意無意地給童年塗上亮麗的色彩和幸福的光圈。但是,在我們對童年細緻的追憶中,在與現實的對比中,讓我們越來越看清藏在我們心中,被我們反覆無數次描繪出的「理想的童年」的本來面目。

歲月不堪回首。那是一段天天喝粥吃鹹菜、吃飽肚子都是奢望的年代,是穿著補丁、服飾顏色單調的難以想像的年代,家家衣服都是小的孩子撿大的不能穿的穿、吃塊糖就是過年的年代。

就是這樣,我還記得我們作文一碼是這樣開頭:「在偉大領袖的英明領導下,全國形勢一派大好,在這大好的形勢下.....」作文也像那時吃的和穿的一樣單調乏味,卻又無可替代。

課堂上,老師會繪聲繪色描述著資本主義是如何血腥、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還有樹立理想:「要解放全世界窮苦人民,解救.....」

2000年的一天,我走在街上,政府的廣播喇叭裏正播放著:「台灣現在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解決溫飽問題.....」我當時一驚,但也納悶:「不是說台灣很富裕嗎?怎麼連飯都吃不飽呢?」直到翻牆後才知道,這是多麼可笑呀!惡黨會啥?就會瞪著眼睛說瞎話。瞎話重複多了就成真話,啥叫洗腦?即使今天,我們仍然能夠從邪黨自我美言的讚美詩中,看到經歷那段歲月中的人身心留下的斑斑傷痕和血跡,是多麼悲哀和惶恐.....

我常想,是甚麼讓我們對苦難竟能視而不見?沒有疑問而又不打折扣地視為幸福?缺乏獨立思考,畸形的靈魂已經讓我們不會正常走路了,只會人云亦云。我們已經習慣了把我們經受的一切都視為幸福的思維模式了,這不可怕嗎?

人的誤讀、誤判,不僅源自於我們看到的「現實」,更源於一個甚麼樣的大腦。可是,當大腦被清洗,現實和歷史又被斷章取義,變得為黨所用,隨意解讀,我們還怎麼指望看到的是真實?

生活是最好的教科書,當我們對好壞、是非作出違背生活常識的認識時,謬誤就會登上大雅之堂。那是可怕的、致命的,因為善、惡在我們頭腦中已經微不足道,以至於消失。那麼幸福就會遠離我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