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控一項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稱其於今年六四,透過網絡平台宣傳及呼籲市民參與集會,她早前否認控罪。案件今日( 25 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早前被裁定表證成立,鄒幸彤今日出庭自辯,其陳詞提及六四背景,市民及支聯會悼念六四的歷史。但過程中屢次受裁判官質疑與案件無關。但鄒幸彤強調支聯會及六四的歷史與檢控是否涉政治目的有關,而她在最後的陳詞中,表示如「法庭一定要用煽動或煽惑等字眼,倒不如說是香港人煽惑了我要按良知行事,如果要因此受刑嘅話,我亦無怨無悔。」

沒有律師代表的鄒幸彤今日手持一大疊文件,自行抗辯。鄒於陳詞中首先提及其個人背景,強調自己作為一名大律師,從沒有案底,而現在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未有按通知提交資料等都與支聯會、六四有關,又說明「控罪的層層疊加,其實是很形象地反映著,政權是怎樣一步步打壓、消滅六四的記憶。」

鄒於陳詞中回顧表示,32年來六四集會「是無數香港人每年最重要的約定之一」,而支聯會「承載百萬港人對民主中國的期許」,她又認為六四歷史的真相能被守護,亦是因為維園的燭光及市民的毅力。但「政權一直用它的權力、法律、宣傳機器,去抹殺、改寫這一段歷史」,又列舉例子證明,大陸一直對「民間的行動者嚴格地控制,甚至是預防性拘捕」,而香港於回歸前後,支聯會均被各界人力勸解散,但未能成功。及後政府一直不遺餘力打擊,尤其於國安法通過後,更高調放風取締支聯會,「六四當日,數千警力,圍封維園,終於成功讓六四的燭光,在今年斷絕,在維園不再燃起」。直至8月底,指控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迫使我們要關閉網站,社交媒體平台,讓大量的六四的史料瞬間消失。當我們的常委,據理力爭,就全部被檢控、還押,甚至支聯會都被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在所有常委在囚、公司運作陷入停滯時,當局繼續窮追猛打,要剔除公司註冊,於重重壓力下,我們的成員在 9 月 25 日議決解散支聯會,讓這個 32 年的組織畫上句號。」但打壓並無休止,政府繼續視反對派、民主派領袖、民選議員、無數民間組織、工會甚至學生組織為打擊目標,新聞媒體被關閉,「現在連跑個長跑都不可以穿「香港加油」的 T 恤。」鄒表示「結論寫在牆上,政權就是要消滅所有反對的聲音,而六四的燭光集會是它達到這個目的上,必須要蓋熄的其中一個行動。」

但鄒認為面對著警方濫權,作為支聯會副主席的她更有責任,「在今年,去延續、推動六四的悼念活動。即使我們認為警方的禁止是違憲。」又解釋在法律上,她看不到「一個人,點著燭光,走入維園,可以犯甚麼法。」但承認「法律的分析是一回事,實際的風險是另一回事,這個確實是現在香港的現實。」她又強調「如果我們自問是在傳承八九的精神和堅持,我們就要有這種,不論人多人少,不論高潮低潮,都堅持下去的決心。」提及 89 年時她只有 4 歲,而執著這件事的原因,是因為「普普通通而善良嘅香港人,教識我咩係擇善固執。」又說明「若法庭一定要用煽動或煽惑等字眼,不如說是香港人煽惑了我要按良知行事,如果要因此受刑嘅話,我亦無怨無悔。」鄒幸彤自辯後,旁聽席掌聲如雷,更有人士高呼:「六四無罪!香港加油!」

法官表明已收到辯方陳詞文件,待鄒今明兩天作供後,雙方預計於周五呈交陳詞。唯控方稱出辯方文件提及多個外國案例,需時約一個月去處理,鄒提及每個案例均由不同朋友準備,目前案例不完整,只可交予法庭影印予控方準備。

鄒幸彤被控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控罪指她於 2021 年 5 月 29 日至 6 月 4 日期間,非法煽惑身份不詳人士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結,及後再被控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及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還押至今。

案件編號:WKCC2595/2021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