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中共公布在部份地區房地產稅改革試點,但是具體地區並未公布。有關這項試點背後的黨內反彈和央地衝突等種種紛爭引發外界關注。專家認為,習近平或經歷「逼宮」暫時妥協。

推房地產稅涉央地博弈

10月23日(上周六),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決定:授權國務院在部份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徵稅對像包括居住用、非居住用等各類物業,不含農村宅基地。試點期限為五年。

據官方定義,房地產稅是指對房地產佔有、交易和收益等環節徵收的各類稅項的總稱,包括房產稅、城市房地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土地增值稅、耕地佔用稅、契稅等多個稅種。

但前述「決定」沒有列出試點包括哪部份地區,以及覆蓋城市的數量。

大陸經濟觀察網23日報道說,已經試點過房產稅的城市,比如上海和重慶,作為房地產稅試點的可能性比較高。

另外,今年5月,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住建部等主管部門在北京召開了一次房地產稅座談會,上海、重慶、深圳、杭州、蘇州、濟南共6個城市相關負責人均有參加。

報道說,在這次會上,相關部委總結了上海、重慶兩個城市房產稅的試點經驗,還向深圳、杭州、蘇州、濟南等四個城市徵詢了「是否支持中央在其所在城市試點徵收房地產稅」等問題。

觀察家認為,推房地產稅或涉央地博弈。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對大紀元記者分析說,這種所謂試點改革,中共的黨內討論非常久了。它其實就是要壓制整個地方財政的收入。因為過去地方很多收入是來自於房地產,包括買賣土地的部份。習近平要做這樣的動作。我覺得是他想要改變目前中國太過依賴房地產產業的問題。」

按中共官方口徑,房地產稅全部歸地方財政。但土地出讓金一直是地方財政收入大頭,各地方政府發行的專項債券,不少也是以土地出讓收入為償債來源。

10月5日,大陸數據寶和騰訊財經聯合推出《城市負債率排行榜》,顯示中國大部份地方政府都是入不敷出,債務率遠超警戒線,特別是貴陽市的債務率高達929%。

在官方宣布將啟動房地產稅試點後,24日,官方的《經濟日報》在頭版發表題為「真正降低地方對房地產的依賴」一文,當中也提到「很多地方政府的錢袋子捉襟見肘」。文章認為,推房地產稅改革試點有利於穩定和增加地方財政收入,抑制土地財政和地方債務風險。

據北京師範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鍾偉對陸媒分析,2020年,中國全國「賣地」收入是8.4萬億元,再加上近2萬億的涉房稅費,佔到地方財政收入端的40%-45%的規模。他認為,即使房地產稅的開徵力度很大,相當於把居民的個稅負擔加倍,也就是房地產稅相當於另一種個稅,一年的稅收也就跟當前1萬億左右的個稅規模相當,與每年8萬多億的土地出讓金和2萬億的涉房稅費相比,還是有巨大差距。

中共財政部公布的《2020年財政收支情況》顯示,2020年全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84,142億元,同比增長15.9%。

安邦智庫一篇論文認為,從利益角度來看,房地產稅就是中央政府給地方政府在牆上畫的一張遠期「大餅」。現在地方政府的大部份利益、債務都與房地產擴張綁在一起的,很多官員也參與其中,因此政策不好調整,地方政府也不願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擴大房地產稅徵收試點之前,中共財政部2021年6月4日發文稱,7月起開始在河北等地展開試點,把自然資源部門負責徵收的土地出讓收入劃轉給稅務部門,明年將全面實施徵管劃轉。由此引發賣地收入收歸中央,延續多年的土地出讓金制度將走向終結的質疑。

黃世聰:習近平或受「逼宮」暫時妥協

早前外傳中共政治局常委、副總理韓正代表黨內反對意見,建議習近平壓縮房地產稅徵收試點,由30個變為10個。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認為此舉有「逼宮」嫌疑,「為甚麼?因為在今年的這個節能減碳、能耗雙控受到非常大的從地方的反彈,顯然習近平也不見得是真的能夠掌控全局。包括他這次在六中全會要做一個所謂的第三次歷史決議等等,都需要黨內其他人的支持。但是這時說韓正拋出了一個可能是很多地方不願意支持這樣的狀況,或者黨內的壓力非常大。你看習近平也馬上進行了一個妥協。」

「其實在某種程度來說,在從今年的六中(全會),一直到明年的二十大,我覺得習近平很多重大政策,必須要跟黨內或是國內的一些勢力妥協,我覺得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黃世聰認為習近平也可能是試水溫,「就是說他可能也是來試試看,黨內到底有多少反對勢力或是到底有多少對我的政策不滿意的地方」。

他認為習近平等到二十大能夠連任之後,或許會再拋出進一步擴大試點的方案。

「就是這個先拋出來,反正聲量太大,我妥協,反正先全力過渡之後,明年之後或許怎樣之後我再拋出來。」

黃世聰說,試點徵稅顯然是針對多買房地產的本身,目的是在壓制炒房,但是有非常大的副作用。

「比如他搞能耗雙控就沒想到導致的一個副作用就是缺電的問題,想要搞這個中國半導體,沒想搞出很多爛尾的狀況。我覺得在經濟活動上面來說,你很難用具體的政策去說,我要怎樣就怎樣,那個是比較難的。」

去年,中國國內煤炭產量達到39億噸。習近平承諾在2030年達到碳排放峰值,並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為此,當局出台能耗雙控政策,許多地方政府為達到標準,拉閘限電,引發民怨沸騰。

謝田:地方政府要挾中央

對於中共黨內就房地產稅的反彈聲音,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習近平的權力基本上已經構成了一個相當穩固的基礎,連任不是問題了。韓正這個帶頭的反擊也好,抵抗也好,可能代表的不光是他自己,也不一定是他那一派系,而是全體中共既得利益集團都有這個問題。因為中共權貴才是中國房地產最大的持有者和受益者。

「很多貪官被抓起來後,都是有甚麼十幾套、幾十套、上百套的房產。所以現在徵收房地產稅,這些擁有大量房地產的貪官,他們肯定會接受不了。」

另外,中產階級很多家庭也有超過一套的房產,要徵收房地產稅的話,他們也會反彈。謝田說:「就說從中產階級到中共上層,或者是富有階層,所有人都在反對,而反彈最厲害就是擁有大量房地產的中共貪官、中央權貴。所以這十年來始終一直在喊房地產稅,他也不敢真正徵收。因為一旦真正徵收的話,把自己房產產權列出來,房地產的估價要列出來,房地產稅收也要列出來的話,那很多貪官的財產也就要曝光。而如果這些貪官不得不把這些房子賣掉,大量的拋售也會造成房地產市場的崩盤。這個對地方政府來說,是一個天大的災難。」

謝田說:「很多地方政府也用這一點,在要挾中央政府。不要徵收房地產稅,所以這是為甚麼中共試點十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推出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