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港人申請到加拿大 民調:逾四成港人想移民

加拿大聯邦政府的統計數據顯示,在中共政權打壓香港自由期間,數以千計的香港居民申請了加拿大新提供的特殊工作許可和永久居民計劃。去年年初以來,已有超過20名香港人申請難民,這也是多年未見的現象。

據《國家郵報》報導,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部發言人卡倫(Nancy Caron)表示,政府在2月份宣布該工作許可計劃後的頭4個月內,不包括家屬,有3,481人提交了申請。

聯邦政府還為近期畢業的香港高等院校學生推出了2個新的移民通道,使他們可以加快獲得加拿大永久居留身分。

卡倫說,到7月31日,即新的移民通道宣布後不到2個月,移民部已收到400份申請。7月31日止,已有17份申請獲批。

面對中共政權對香港自由的侵蝕,香港已出現大量人口外流。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香港在2021年上半年淨流出89,000人,這是自1961年以來的最大人口流失。

香港亞太研究所本週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42%的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機會,他們會離開香港。英國、加拿大和澳洲是他們的首選目的地。

報考公務員只為「躺平」?鐵路公安職位無人問津

中國大陸公務員考試近日已開始報名,西藏郵政局出現2500多人搶一個職位的火爆場面,而鐵路公安、消防等職位卻無人問津。

10月21日,中國國家公務員官網顯示,已有超過93萬人報考公務員,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4萬餘人。其中審核通過人數超過69萬人,比去年同期超出19萬人,平均競爭比為22:1,略高於去年的19.7:1。報名仍在繼續。

競爭最激烈的職位出人意外的卻是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郵政管理局,招考1名一級主任科員,已有2551報名,還有5000人待審。

偏遠的西藏如此受歡迎,民眾感到疑惑,「為何偏僻山區都搶著去?」

查詢發現,在16745個職位中,西藏的這一職位是唯一的「三不限」崗位,即不限專業、不限工作經驗、不限戶籍,本科以上學歷就可以,報考門檻幾乎為零。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鐵路公安、消防等職務,至今無人問津。信息顯示,目前仍有368個崗位無人報考,集中在鐵路公安、消防救援等一線基層崗位。

如北京鐵路公安局招考6人、新疆烏魯木齊鐵路公安局招考4人、成都鐵路公安局招考3人等,報考人數均為零。

有分析指,鐵路公安、消防等職務遇冷,一方面是報考要求比較多,另一方面是職業風險比較大。

長期關注中國社會議題的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說,「大陸社會局勢不好,群眾衝突、犯罪案件增加,獨生子女父母不願小孩去報考警察、公安。」

林宗弘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躺平也能幹下去」、「逃避風險」是當前年輕人考慮職位的關鍵。

事實上,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警察成了高危職業。中國各地出現大量警察、輔警猝死案例,官方通報的理由大多是「過勞死」。

今年1月18日,官媒新華社報導,2020年全國共有315名警察、165名輔警因防控疫情而死亡,還有4941名警察、3886名輔警受傷。

有知情人曾向新唐人提供一份「死亡名單」,在這份官方統計的名單中,僅在一頁紙上就統計有65人死亡,大多是在疫情一線的中共黨員和警察。死亡原因也大多寫著「過勞突發疾病」。

期限時刻 恒大支付八千萬美元債息 暫過一劫

中共官媒《證券時報》10月21日報導,恒大支付了一筆9月23日到期,金額為8350萬美元的債券利息。這筆款項匯入債權人共同委託的花旗銀行帳戶,將在10月23日的寬限期滿前,支付給債券持有人。

這則消息使恒大暫時化解違約危機。不過,接下來,恒大仍面臨支付多筆債券利息的壓力。

截至6月底,恒大總負債約3000多億美元,包括約890億美元的有息債務,是中國負債最多的房地產公司。

目前,恒大的處境非常被動,基本上已經沒有收入來源,靠變賣資產維持營運及償還債務。今年9月,恒大出售了盛京銀行股份,獲得人民幣99.93億元,用於還債。

不過,恒大最近兩筆交易都以失敗告終。其中一筆是出售恒大物業股權給合生創展,成交金額約200億港元;另一筆交易是,恒大擬以105億港元出售香港總部大樓給國企越秀地產,但最終也泡湯。

瀕臨倒閉的恒大對中國乃至全球金融業都帶來衝擊,中共央行行長易綱日前,在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表示,當局應對恒大危機,一是要避免恒大的風險傳染至其它房地產企業,二是要避免風險傳導至金融部門,「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

易綱還稱,央行會嚴格按照法律、堅持法治化的原則應對恒大事件。中央社認為,易綱的言外之意是,官方不會對恒大特殊對待。

《華日》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北京已下令地方政府為恒大倒閉做好準備,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務是防止恒大破產引發社會動盪。

國會文件曝華為仍獲美技術產品 其白宮說客被曝光

美國國會10月21日公布的文件顯示,華為和中芯國際儘管被列入美國出口管制黑名單,但這兩間企業從去年11月到今年4月,仍然各自獲得了價值數百億美元的美國技術許可。

路透社報導,文件顯示,美國政府批准了113份價值610億美元的出口許可,許可供應商向華為銷售商品;另有188份價值近420億美元的結束產品被批准,向中芯國際(SMIC)供貨。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21日投票,批准該委員會成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提出的公布許可數據的請求。該委員會於今年5月從商務部收到這些數據。

路透社報導說,這些出口數字可能會激怒華盛頓的一些對華鷹派,他們希望防止美國技術被中共用於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和外國政策利益的惡意行動。

美國商務部在一份聲明中說,批准的許可數量並不代表實際出貨量,大約有一半被使用。商務部還說,涉及華為和中芯國際的出口申請是根據特朗普政府制定並由拜登政府維持的許可證政策處理。沒有正面回應華為獲得美國技術許可的細節。

此外,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10月21日報導說,科技巨頭華為第三季度向資深民主黨游說者和捐贈者波德斯塔(Tony Podesta)支付近50萬美元酬勞,作為他在7-9月期間對白宮展開游說活動的酬勞。而在2021年前三個季度,華為的游說支出已經超過100萬美元。

波德斯塔為華為進行的具體游說內容不詳。波德斯塔和華為均沒有對評論請求給予回覆。

白宮21日在對游說事宜的置評回應中表示,「針對華為的出口管制仍然還在。」

不過,華為和中芯國際雖然上了黑名單,但依然獲得批准,得到了美國的技術,這令外交委員會的麥考爾吃驚。

近期金融時報報導中共在8月份發射了一顆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導彈的消息,相關的發射技術涉及的晶片都需要美國技術的支持。麥考爾表示,對中共的發射試驗感到「不寒而慄,看到了中共的能力和意圖」。

從「禁止出境」到「西班牙度假」 分析馬雲有何任務

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行蹤,引發外媒關注,路透社引述西班牙傳媒消息,馬雲在西班牙馬略卡島上。

自螞蟻集團上市觸礁以來,盛傳馬雲被「禁止出境」,這次馬雲出國成外界關注焦點。

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港媒《南華早報》報導,馬雲正在西班牙考察農業和環境有關的技術。

大紀元專欄作家周曉輝分析,在中國經濟嚴重下行之際,當局不會放過馬雲這樣的富豪,推測馬雲歐洲行,可能是要將藏匿在海外的資產轉移回國內。
也有分析指,馬雲此行帶有統戰任務。

時事評論員文昭:「馬雲此行很可能還帶有統戰任務,就是因為現在中國的資本圈人心惶惶。馬雲這一次很可能負責向他的富豪朋友們帶話,甚至是包括了國際上的富豪,就是今後在中國怎麼個混法,怎麼和政府打交道。所以馬雲很可能又是扮演了一把密使,兼資本維穩的角色。」

馬雲的解封,是否意味著中共一連串監管放緩跡象?還是馬雲另有要務?有沒有可能度假變逃亡?馬雲後續行蹤,受到外界矚目。

709律師家屬參選縣人大代表 當局出動「紅袖章」維穩

日前,14位中國公民宣布,將作為獨立參選人參與北京市基層選舉。 10月21日是他們進行選舉宣傳的第一天,中共再次上演恐嚇阻撓的樣板戲。

10月21日,北京東城區景泰東里,709案維權律師家屬王峭嶺、李文足和維權人士野靖環到北京市民楊凌雲家,原本是為她參選今年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助陣進行宣傳,卻遭遇被集合起來的「環衛工人」包圍、對著她們掃地。還有社區居委會的「紅袖箍」以疫情不讓聚集為由,前來干涉。

上週,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的部分受害家屬和一些北京維權人士共14位中國公民發表聯合宣言,宣布參加今年的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換屆選舉。21日是這些獨立參選人進行選舉宣傳的第一天,而楊凌雲早上7點就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喝茶去了。不僅如此,14人中的10位已經被當局軟禁在家或被帶出去所謂「旅遊」。

時事評論員橫河:「她們中的一些人,本不是政治活動家,比如709家屬,是中共的罪惡使她們從為自己家人維權,走向為更多的人爭取權利。他們的競選宣言是非常實際,就是要讓民眾能找到他們的代表。這麼基本的要求,在中國卻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的目標。」

中共黨魁習近平14日,在中央人大工作會議上聲稱,「民主是中共堅持不渝的重要理念,人民有廣泛的參與權」。他還說,「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

不過,從1980年的基層人大代表選舉至今已經40多年﹐一批批獨立參選人遭受的打壓未變﹐變化的只是手段更加與時俱進而已。

盡管如此,橫河認為,這些獨立參選人的出現,代表著中國的希望。

時事評論員橫河:「即使在這樣的壓力和這樣惡劣的大環境下,還有這麼多人在堅持抗爭,我非常佩服她們的勇氣,支持她們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