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陽:重磅! BNO可申請美簽証。(大紀元製圖)
張崑陽:重磅! BNO可申請美簽証。(大紀元製圖)

最近美國為香港人提供的避風港政策有了新進展,推出了延遲強制離境(DED)政策,當地政府將提供工作簽證給8月5日之前身在美國,以及會繼續居留的香港人。身在美國的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解釋政策細節,「本身已經是持有BNO的人,他都會當你是一個香港人,這其實是很有利於香港人在美國,即給了他們便利。」

「可能不是很多人知道,其實這個工作簽證,或者拜登的命令,其實不是國務院去負責,而是國土安全部。」張崑陽表示,自美國總統拜登8月初公布相關消息之後,很多人希望儘快有政策細節出台。9月他和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的伙伴,包括梁繼平、羅冠聰、周永康等等,分別前往國會、去白宮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國務院會見不同的人。而他幾日前,出席了美國的聽證會,去講述關於香港的避風港措施。

DED政策廣泛定義香港人 持BNO仍可取得工作簽證

「8月5日拜登宣布政策前,在美國的香港人基本上都可以受惠。」張崑陽解釋指,政策基本上已經先延長了18個月的居留簽證,再加上工作簽證。而工作簽證也給很多香港人帶來便利,「令人相當欣慰的是,國土安全部這次可能聽取了大家的建議,就是用一個很廣闊的定義,去定義香港人」,包括已經持有BNO的都會歸類是一個香港人。他當初曾擔心過,可能很多香港人在1997年前出生,持有BNO,美國會不會採取一種很嚴謹的定義對香港人,例如有BNO就不可以有工作簽證。「但是現在,你有BNO,都可以被視為,可以去申請工作簽證。」

提到這次持有簽證身份書的都被算入香港人,代表很多新香港人都有機會留在美國,會否有可能出現中共滲透美國的情況?張崑陽指認為單純說DED,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政策漏洞。因DED不是一個永久的身份,不管住多久都不會有綠卡,不會進入了一條渠道可以申請綠卡,也不可以變成美國公民的。所以DED是一個過渡的措施,最後都是要申請正式的政治庇護,或者透過其他政策取得美國公民身份。涉及要成為難民或者成為美國公民,暫時美國政府的把關還是相當嚴謹的。「美國這個政治難民包括庇護的審批,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嚴謹的。」所以他認為在這個層面上,可以不用太擔心會中共會利用DED滲透美國社會。

美國政客關注香港問題 多國簽證援助措施出台

「我幾天前去聽證會,就是美國行政當局對中國的委員會,叫CECC(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兩年前,就是2019年的時候,運動最熱烈的時候,我、黃之鋒、何韻詩,還有另外兩位專家證人,5個人有份去出席的一個聽證會,是同一個委員會。」

張崑陽日前在美國國會作證,就香港問題表達了很多流亡者的意見。這次是 CECC兩年來第一個關於香港的聽證會,它整個的主題就是提供庇護政策,給香港和維吾爾人。他感受因為現在還是疫情,很多議員不是親身出席而是在綫的。但都很多人參與無論是眾議員還是參議員,兩黨都很關心,也都覺得很需要推很多不同的政策。

張崑陽提到CECC的聯席主席麥戈文(Jim McGovern)在聽證會上,抱怨無論是行政當局,或者是國會,可能有太多其他事情要處理,但在香港議題上是可以加快一些,儘快立法去幫香港人。而其他議員也有共同的擔心,覺得香港人、維吾爾人要盡快幫助。麥戈文很希望可以儘快在立法年度通過,或者推動一些關於香港難民措施的政策。張崑陽感受到,他們對香港的熱度沒減退,甚至很熟悉香港公民社會現在很多NGO,很多團體解散,包括支聯會、民陣、其他的政黨,以至很多政治人物被捕。他們知道也覺得,現在香港的情況很嚴峻。

談到最近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都在一次演講中為香港人落淚,張崑陽指他沒親身出席,但有線上重看。他說曾見過幾次余茂春,得知他現在在哈德遜研究所,蓬佩奧和余茂春都在這個智庫裏當資深顧問,認為他們都是對中共有相當大程度了解的一批人。他表示:「持續地在他們的演講中學到一些東西,同時可以從中了解到這批精英、美國政界的人物,他們怎樣去思考中共。」

對於這次美國最新的避風港政策,中共駐港外交公署都發表了強烈的批評,說美國刻意去炒作香港國安法,干涉香港的內政。張崑陽:「他永遠都是講那幾句,即什麽強烈譴責啊,什麽都是外國干擾啊,過去幾年他都講了幾百次,幾萬次了。我們在講的是避風港,我們在講批一個工作簽證,它都要出來譴責,那你知道它是很玻璃心的。」他說其實很多人想離開香港,而林鄭月娥或者香港的官員一直都很想迴避問題。「只有一個國家批工作簽證、批難民給香港,你可以說這個國家傻了,但現在是不僅美國,即還有加拿大、英國、澳洲,不同的國家,其實都是有,爭相地有一些不同的援助措施,去幫香港人。」

香港多次死而復生 需抱有希望達至理想

「我記得最近聽了一個挺好的說法,也不是好笑,可能當中有些可悲,但是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其實香港在過去很多年,20多年30年,至90年代、80年代或者從中英談判開始,決定了香港所謂主權移交給中國的時候,香港已經死過很多次了,也復活了很多次。」

張崑陽細說在過去20年,不同大大小小的遊行示威,2014年雨傘運動,接著2015、2016年有些本土派被DQ,2019年又一個反對逃犯條例的運動,是沒人想到的。所以現在「港版國安法」來了,很多團體解散了,很多人離開、坐牢、流亡,香港是否已死了呢?但他覺得香港一定會在某個時候復活。因為2019年對於整個香港社會,包括在海外的香港人來說,都是很大的衝擊,對於中共這邪惡政權的認識、覺醒,一定是透徹的,香港人一定會記住。

最後張崑陽呼籲香港人除了思考、聆聽,可以去嘗試透過一些實際行動去幫忙。例如參與海外遊行,給在囚人士知道,大家依然在等他們,他們不孤單,做旁聽士、去探監寫信或者去教育年輕人。家長做好家庭教育,讓孩子知道正確的事情,什麼是香港人應該相信的價值,中共是一個怎麼樣的政權。「大家在不同的崗位做不同的事情,一直一直做下去,我相信還是有希望的。」@

節目播出:10月23日
文字更新:10月25日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