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中共當局)對基督徒、西藏佛教徒、法輪功學員等群體的迫害一直在持續,甚至變本加厲。據中國大陸的人權律師透露,法輪功學員近來遭到拘捕的頻率增加,各種非法庭審正快速推進,很多地區突破底線、拿老齡學員開刀。

自2018年以來,宗教中國化運動在中國大地上越演越烈,宗教領袖也被強制要求必須擁護中共的價值觀。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兼宗教自由中心主任謝伊(Nina Shea)在周一舉辦的題為「中國(中共)向宗教開戰」的討論會上指出,大陸基督徒的處境越發惡化:「不僅要求他們遵守規矩,還要求他們熱情地做習近平語錄的傳道人。中共把一些教會的《十誡》替換為習近平語錄,(推崇)一種熱情和擁護,幾乎是一種個人崇拜。」

根據宗教權益組織「國際基督教關注」的報告,從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中國宗教迫害事件超過一百多項,是去年報告的一倍多,覆蓋地區也從四川、北京,擴大到陝西、河南、貴州、福建等地。

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林曉旭博士在會上表示,22年來,洗腦、酷刑、奴役、強摘器官等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手段被一步步遷移到其它宗教群體身上,一些國際組織卻保持著可恥的沉默,甚至充當幫兇。

「聯合國對這些人權侵犯毫不負責,真是可恥。非牟利組織『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DAFOH)』幾年前將幾百萬個簽名提交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杳無音信。世界衛生組織甚至和中國政府合作,成立器官移植的特別工作組,(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傑夫是核心成員。」

法輪功迫害普遍化、高齡化、頻繁化

這些年來,在法輪功受迫害情況日益受到國際社會關注之際,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打壓一直沒有停歇,甚至更加變本加厲。10月12日上午,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外如臨大敵,佈滿警察和便衣。黑龍江佳木斯市前優秀教師劉麗潔因為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信仰正在法庭內遭受非法審判。她要求休庭,除非辯護人到庭,她絕不做自我辯護。

儘管當事人不接受官派律師,向陽區法院的刑庭庭長宋濤卻非法拒絕親友辯護人提交代理手續,以及律師的延期開庭申請。

「他們完全是在違法犯罪的路上毫不掩飾地裸奔,參與其中的很多生命可能要進地獄了。」劉麗潔說。

一位積極關注劉麗潔案、因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律從業人士告訴本台,「在沒有任何辯護人的情況下,法院剝奪了劉麗潔的辯護權,非法開庭。我們無法進入法院參加庭審。」

這次庭審並未當庭宣判。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王宇、包龍軍和任全牛到佳木斯向陽區法院、紀檢、監察委、人大等多個機關提出控告,對方不予理睬。本台記者18日致電宋濤和公訴科科長李利鋒,但是無人接聽或被掛斷。

2020年10月14日,劉麗潔被當地國保警察跟蹤綁架,16日取保候審。2021年9月3日以來,她遭到監視居住,住所東側被安裝錄像頭,單元門附近停有監控車輛和便衣24小時把守。此前,她本人至少五次遭綁架和非法關押,2012年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上述法學人士擔憂地說,五十多歲的劉麗潔曾在勞教中絕食抗爭,「她們當時在一位同修家裏學習《轉法輪》和 『真、善、忍』的法,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不好的影響。法律規定,你這個行為需要對社會構成不利後果。而這個案件就是幾個老太太一起學法,九十多、七十多和八十多歲了,卻被派出所非法拘捕。沒有出示任何警察證、傳喚證和拘留證。年齡很大的老人家在派出所被審訊時還被虐待,睡眠飲食都不能保證。還有當事人被打了,被掌摑。」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位知情人士還指出,中共迫害法輪功不減反增,存在普遍化、高齡化和頻率增加的趨勢:

「不僅是一些骨幹,很多僅僅是自己在家修煉的學員,以前沒有受到迫害的,最近兩年都被拘捕。以前對於年齡較大的學員大多數地方還是網開一面,但是這兩年很多地區突破底線,抓、判了一大批高齡學員。很多學員被多次拘捕、判刑。」

根據中國法律,持有法輪功宣傳品算不算是犯罪?王宇、謝燕益和王全璋律師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中國刑法中的持有型犯罪僅包括非法持有槍枝彈藥、毒品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這三類犯罪。刑法第三百條利用X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屬於擾亂社會秩序的章節,屬於結果犯。社會秩序被損害的後果應該是可量化的,不是靠推測、推理和假想。

前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暨勞工局助理國務卿德斯特羅(Robert Destro)也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會上指出,中共鎮壓法輪功,是因為將其視為對它的政權的威脅:

「後來國安部門發現,法輪功學員比中共黨員還多,開始鎮壓,一直到今天。中共認為,法輪功構成一種生存威脅。法輪功現在經營著最好的信息網絡,他們可以把別人傳不出去的信息傳遞(到防火牆內)。當你試圖為維吾爾人和法輪功學員賦權,你可以看到中國在美國開展影響力活動的顛覆性作用,你會聽到美國的人權活動者也在說法輪功是X教。這種說法到底是怎麼來的?」

許那等十一人被構陷:李文亮冤案放大版

10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對許那、李宗澤等11名法輪功學員開庭審理,而許那唯一指定的辯護律師謝燕益卻被當局嚴控在家裏,鎖死了後門。

作為「八九」一代的大學生,許那曾在天安門廣場高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橫幅,後來為法輪功信仰坐牢八年。2008年,她的同修和丈夫于宙在通州拘留所離奇死亡。2020年疫情爆發期間,她將一些真實照片披露給網絡媒體,7月19日第三次被捕。

「這個案子就是個放大版的李文亮事件。李文亮在疫情期間向外報警,何罪之有?不僅無罪,而且有功。」謝燕益說,「我感覺這個案子背後有一隻黑手,不能說是置之死地而後快,至少是想要製造大案要案,想法設法地往許那身上羅織罪名,說她是組織策劃者。」

謝燕益:二戰後最大人道災難,誰還在持續迫害法輪功?

2017年,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出台了《關於辦理組織、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謝燕益律師指出,這份文件是政治妥協的結果,廢止了1999年及2001年的兩個司法解釋,精神實質是「停止迫害」,可是在執行中卻被濫用,造成更多冤案。

儘管江澤民、周永康、李東生、傅政華、孫立軍等始作俑者及其爪牙已下台,他觀察到,這場迫害卻有越演越烈之勢。

他說:「現在誰還在延續這條道路?有一股無形之手在加速推進,最近很多法輪功案件在趕緊地審、判。有一股勢力想要通過製造更多的法輪功案件,想讓這個體制背上債,綁架這個體制和國家。他們害怕真相和過去的冤案被翻轉,所以盡心盡力、無所不用其極地無中生有,利用政法系統的權力加緊製造冤獄。」

基督徒律師謝燕益曾多次為法輪功學員和弱勢群體維權,為此在「709大抓捕」中受到酷刑折磨。他充滿義憤地強調,整個國家、政權和司法都被這個歷史包袱所綁架,只要法輪功的迫害一日不結束,中國的人權、法治就是妄談,全人類的靈魂也會被玷污和侵蝕:「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二戰結束以來最大的人道災難。中國人權法治的全面惡化,根源是(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今天所有的危害和嚴重後果也是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引發和擴展的。美國政府、國際社會要把法輪功的人道災難放在首位,關涉到全體中國人和整個人類的命運、文明和出路。」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