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湖南一位女子出差入住酒店後,竟然連續在兩個房間發現隱藏的微型攝像頭。

湖南省衡陽市唐女士,於10月7日到同省的郴州市出差。當晚,唐女士入住郴州市的臨武國際大酒店。

唐女士的房間是1711房。由於她最近剛剛看到有女子被偷拍的新聞,出於好奇,也想在房間裏檢查一下。

不查不知道,一查可把她嚇了一跳,房間裏還真有一個!就在牆上的電插座中,隱藏著一個針孔攝像頭。攝像頭正好對著床的位置,而且正在運行著。

「當時我用牙籤嘗試戳發現戳不進去。」唐女士說,「我當時就立馬叫前台拿起子過來,拆了之後,真的發現是一個正發著光、正在運行的攝像頭。」

拆下來之後可以看到,插座背後的攝像頭約有肥皂般大小,正閃著藍色的光,裏面插著一張儲存卡。官媒事後報道,裏面已經有29G的內容。

唐女士立即用手機拍下證據然後報警,警方隨即做了筆錄並將攝像頭等證據帶回。

酒店然後將唐女士安排至另一房間——1311房間。換房後唐女士還是不放心,她又檢查了新的房間,結果在插座孔的同樣位置又發現一個攝像頭。唐女士徹底震驚了!

「警方又趕過來了,當時還調取了酒店房間其他客戶的入住信息。」唐女士說。

因為當時已是深夜,而且多位同事都在酒店,唐女士還是在該酒店住了一晚。

10月13日,臨武國際大酒店的童經理告訴當地媒體,事情發生後,酒店已經排查其它所有房間,並未發現其餘攝像頭。

酒店經理說:「目前的事情,警方還沒有定性,酒店完全接受警方調查之後的調查結果。客人說她可能要進行民事訴訟,但是我們酒店本身也是受害方,不知道攝像頭從何而來。」

公開信息顯示,臨武國際大酒店是一家按照五星級標準設計建造的酒店,主樓高21層,客房總數167間。
酒店的說法受到普遍質疑——這也太巧了吧?太「隨機」了吧?酒店難道不應該為住客的私隱負責嗎?連有官方背景的「紅星新聞」都說,酒店豈能稱自己為「受害方」?

當地警方目前已就此事立案。這兩個攝像頭到底是誰裝的,目前還沒有確定。

偷拍業在中國司空見慣

偷拍業在中國非常猖獗,在廣州、廈門、鄭州、洛陽、西安、石家莊等城市的酒店都曾發現。 2016年有中國媒體統計,在24個城市的35家酒店查出針孔攝像頭。

這種微型攝像頭非常隱蔽。據不完全梳理,一個針孔攝像頭可以藏在紐扣、衣架、冷氣機、落地燈、洗髮水盒、花灑、機頂盒、路由器、水杯、插座、吸頂燈、植物等位置。不過,偷拍設備出現最多的地方是在插座或電源插口,因為大部份偷拍設備需要電源供給,藏在插座附近可以保證設備長時間運行。

偷拍在中國已經形成黑色產業鏈。 2019年3月,山東濟寧警方打掉一條在賓館客房安裝攝像頭偷拍、並在網上出售觀看賬號的產業鏈。警方扣押微型攝像頭300多個,查獲酒店的偷拍影片10萬多部。每個攝像頭可共享給100人觀看。該案主犯將每個觀看賬號以每月100-300元(16-47美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31-63美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下級代理或網民。

有官方背景的「澎湃新聞」今年3月收集、梳理了66個偷拍案例發現,酒店偷拍的目的主要有三個:滿足個人陰暗心理、敲詐勒索和傳播售賣。

除了上述個人偷拍行為外,還有政府行為的偷拍。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對大紀元記者說,不止是酒店,還有大型的商業交易會,或者國際要人來訪時,中共都可能會啟用極為隱蔽的攝像頭,他們主要的目的是了解你的一切行動,然後趁你不在的時候,將你的電腦等重要信息複製。

另一位知情人對大紀元記者說,大酒店的保安經理,其實很多都是中共特務,他們要麼屬於公安,要麼屬於國安。

當然,中共並不僅僅是對付外人,很多時候是針對自己人。具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南方人物周刊》2012年報道,一個叫齊紅的男子在一周之內,為一位官員拆除了40多個竊聽偷拍設備,因此很多官員都來找他。 2011年,他從上百名官員的汽車、辦公室或臥房裏,拆除了300多個竊聽偷拍設備。

齊紅說,中共官員之間「現在見面都要擁抱」,趁機查驗對方身上有沒有帶竊聽裝置。 「重要談話得去洗浴中心」,大家裸身相見,可以最大限度的減少被抓把柄的機會。@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