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製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這「兩個不敢」是中國著名藥企同仁堂的格言。可是,這在最近落馬的同仁堂集團原總經理高振坤的身上,好像一點也看不出來。

本月14日,因涉嫌嚴重職務違法而被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的高振坤,被官方描述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

高振坤的落馬是大約8個月前的2月22日,他的「罪名」還包括:無視黨的規矩,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私自扣留審查資料;大搞權錢交易等。

按照中共官媒的介紹,高振坤是河北省安國縣人。 1991年安國縣被提升為安國市。安國是全中國最大的中藥集散地,素有「藥都」之稱。在同仁堂製作的名貴中成藥中,離不開豹骨、麝香、羚羊角、牛黃等成分。比如,安宮牛黃丸、大活絡丸、牛黃清心丸、麝香虎骨膏等。

而高振坤在同仁堂集團二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任職期間,牢牢控制著這些細料的採購權,「利用供給優勢和信息優勢牟取私利達1,500萬餘元(約合230多萬美元)」。北京亞威中藥飲片公司原負責人楊福山稱,在過去的8年裡,他的公司與同仁堂的細料生意總額達1億多元(約合1,600萬美元)。在30%的利潤中,有10%要留給高振坤。

官媒的報道說,為了維繫與高振坤間的關係,多名供應商競相為其打點吃穿用度,高振坤隨口一句「孩子上學遠」,就能換來一套兩居室出租屋的鑰匙。長此以往,高振坤對收到的土特產等禮物不屑一顧,有時會直接轉手送人。直到送禮的人打來電話,他才知道裡面還夾著幾萬塊錢。

高振坤任集團總經理後,開始快速將「自己人」安插到重要崗位,「試圖將同仁堂打造成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親友就業基地』,由妻子出任『地下組織部長』。」

2018年12月,同仁堂的一家代工廠被曝回收大量過期的和臨近過期的蜂蜜,以舊充新。同仁堂因此被罰1,420萬元(220萬美元),14名相關責任人被問責。

事發後,當局給同仁堂派來了新的集團董事長。 「高振坤夫婦刻意做壞業績指標,甚至請來算命先生推算新領導的去留,以實現排除異己、宣示主權的目的」。高的所作所為,被定性為政治腐敗。

讓人更感到荒唐的是,在他家進門處擺著一張桌子,上面供奉著從寺廟求來的擺件,旁邊還擺放著幾枚中共黨徽。高的生日是7月1日,他說:「和黨同一天過生日,一直以來感到很自豪。」

也許是出於忌諱,中共官媒在報道高振坤的問題時,只寫「高振坤,男,漢族,1963年7月出生,河北安國人」,迴避了具體出生日期。

與高振坤幾乎同時落馬的還有一位——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同仁堂)原總經理劉向光,目前還沒有看到對劉的審查結果。北京同仁堂是同仁堂集團的子公司。

高比劉大一歲,兩人都在同仁堂任職多年,是老拍檔。高振坤於2005至2014年在北京同仁堂分別擔任總會計師、副總經理、總經理,於2014年升任同仁堂集團總經理。而劉向光從18歲就進同仁堂,工作近40年,一生的職業生涯都在這裏,2015至2019年任北京同仁堂總經理。 2019年2月,撤銷黨內職務,免職,降為普通職工。

同仁堂的前世今生

同仁堂是清朝康熙皇年間(1669年)由寧波人樂顯揚創立的,後被康熙的繼任者雍正帝欽定為清宮禦藥房。至中華民國建立為止,同仁堂獨辦官藥188年,歷經8位皇帝。

同仁堂配製的烏雞白鳳丸,曾被皇宮視為珍品。據樂氏的後人說,慈禧太后都是用其犒賞嬪妃。 《中國中醫藥報》曾報道,同仁堂配製的安宮牛黃丸,至今保存在北京的故宮博物院,歷經上百年依然色澤鮮艷,藥香濃鬱。

據網上廣為流傳的一則事例:1976年唐山大地震,一名叫盧桂蘭的婦女被壓在廢墟下好長時間。得救後,由於受傷感染,盧桂蘭高燒昏迷幾天不退。醫療隊一位醫生把安宮牛黃丸調成糊狀,從盧桂蘭的口中灌進去,兩丸吃下後即燒退了。這在當時被稱為奇蹟。

祖上從事中醫藥生意的張先生,現定居在紐約。他對大紀元記者說,牛黃就是牛的膽結石。用其作藥材,對於外行人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 「許多東西都是中藥材,有著神奇的功效。但現在有的沒有了,有的不允許用了,這也算是中藥的一大損失吧。」張先生說。

張先生說,他從小就聽父輩講同仁堂的與眾不同。他說:「過去同仁堂的選材非常考究。同一位藥材,產地不同,藥性也不同。比如,該用甘肅寧夏產的枸杞子絕不用其它產地的替代;該用野生的,絕不用人工培養的。」

張先生還說,中藥講究炮製,有很多種炮製方法,需要經過幾十道工序,使用不同的工具。有些藥材不能碰鐵,見鐵器藥性就變了,所以就要用木製或竹製的工具。 「過去同仁堂的中成藥的配方和炮製方法許多都獨特,藥效確實比別家強。」

可是,中共竊政之後,同仁堂樂氏家族化成兩路人馬:一路留在了中國大陸,另一路則去了台灣。

1954年,留在中國的同仁堂被中共公私合營。文化大革命期間(1966-1976),樂氏第十三代子孫樂鬆生被中共迫害致死。據後來從台灣回來的樂氏後人說,在文革期間,整個樂氏第十二代人幾乎都被打死了,第十三代也被鬥得慘烈,只剩3個人。

1992年中國北京同仁堂集團公司組建,2001年改製成為中共國有獨資公司。如今,同仁堂集團已經成了全球六百多家分店、年收入近130億元(20億美元)的龐然大物。

「但是,此同仁堂非彼同仁堂,它已經徹底姓『共』而不姓『樂』了。」張先生說。

而另外一路人馬,樂氏二房第十三代子孫樂崇輝,於1949年與幾個年輕藥工前往台灣。樂崇輝於1953年開設台灣同仁堂,但後因擔心連累在中國大陸的親屬,結束在台業務。

隨著兩岸互動的增多,2010年代,樂崇輝的傳人樂氏第十四代子孫樂覺心決定從台灣重回中國創業。

2015年,樂覺心攜帶樂氏宮廷禦藥配方來到中國大陸。據他當時向媒體介紹,父親樂崇輝遷居台灣時,帶走了樂家老藥鋪的手抄本配方,其中記錄了198個同仁堂配方,加上其它傳承配方,共有431種。

除了珍貴的手抄配方,樂崇輝還向樂覺心傳授了樂家製藥的另一個「秘方」:堅持選擇道地藥材,堅持炮製工藝,「製藥一定要講良心!」這是樂崇輝多年來跟兒孫強調最多的一句話。

樂覺心說,在樂氏宗祠裏,至今還擺放著一個沒有頭的先人泥像。當初這位先人因為在藥品炮製上出了問題而被砍頭。數百年來,這尊無頭人像,時刻提醒著樂氏族人。

然而,令樂覺心遺憾的是,北京的同仁堂集團對他並沒有興趣,他連同仁堂的品牌也不能使用。無奈之下,樂覺心只能註冊使用另一個品牌「樂氏同仁」。

除了同仁堂集團與樂氏同仁這兩家,中國還有好幾家藥企的名字中都帶有「同仁」二字,關於其品牌使用以及商標侵權的官司時常見諸報端。

張先生說,同仁兩個字來自於「同修仁德,濟世養生」的理念,就是做好人的意思。

說到高振坤,張先生頗感遺憾地說:「我和他是名副其實的老鄉,我父親就出生在安國。我不認為高振坤從一開始就是個壞人,是中共這個邪惡的製度造就了無數的高振坤,是人性中的貪慾毀了這些人。很可惜。」

同仁堂至今已有352年的歷史,它的大名在中國家喻戶曉,它的招牌曾經比金子還珍貴。

延展閱讀:同仁堂集團近年來的不光彩史

2004年,20多位患者在北京向同仁堂提起集體訴訟——他們因為服用同仁堂生產的龍膽瀉肝丸後患上了嚴重的腎衰竭。後同仁堂停止生產此藥,直到更換藥方後才重新上市。

2011年,同仁堂銷售的血燕被驗出亞硝酸鹽,最高含量超標300多倍。亞硝酸鹽具有毒性,成人攝入0.2至0.5克即可中毒,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為致癌物質。

2017年,因為各種質量問題,同仁堂旗下企業一年之內被曝光10次。

2018年12月,同仁堂的一家代工廠被曝回收大量過期的和臨近過期的蜂蜜,以舊充新。同仁堂因此被罰1,420萬元(220萬美元),14名相關責任人被問責。

2019年2月,同仁堂「中國質量獎」稱號被官方撤銷,證書和獎盃被收回。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