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份中共提出的「共同富裕」口號後,在中國正刮起一股風。

儘管李克強、劉鶴等主管經濟的中共高層不時會發聲安撫民企,但當局另一邊真實的整肅之下,民營企業家最近紛紛捐款並主動向中共靠攏、表現,他們中的一批黨員還集體被拉去搞中共的所謂「不忘初心」活動。外界疑惑,這是中國企業家一種甚麼樣的生態?這樣就能平安了嗎?

紅色資本家

中共官媒新華財經推特賬號@XinhuaFinancial10月14日發文,聲稱中共黨員民營企業家「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研討班,在浙江嘉興的紅船幹部學院舉行結業式。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江蘇萬順機電集團董事長周善紅、杭州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江蘇永剛集團董事局主席吳耀芳、中企萬盟董事長田源和泰康保險董事長陳東昇等結業。

推文配上一張中共黨員企業家的合照。

此前官媒曾報道,三十多位來自全國各地的中共黨員企業家,以學員身份參觀了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還赴浙江嘉興,接受現場體驗式教學。

外界普遍認為,按共產黨的原教旨理論,是要消滅私有制。中共自稱是無產階級政黨,要對資產階級實行專政。不過,經過鄧小平時代的所謂改革開放後,2001年,江澤民在「七一」講話中提出所謂「三個代表」,公開允許私營企業家也可以加入中共。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大紀元說:「改革開放以來,它實際上在帶頭走資本主義道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讓資本家可以入黨。這不奇怪嗎?共產黨的定義就是消滅資產階級。結果讓資產階級可以加入共產黨,不自相矛盾嗎?這跟共產黨說的完全相反。」

對於中共搞黨員民營企業家去學習,並高調宣傳,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當局第一是讓這些人帶動整個企業家群體向黨靠攏,聽黨的話跟黨走;第二是通過這種方式為它的共同富裕來製造一個氣氛,掀起一個運動高潮,可能還有很多的後續動作。

「共同富裕」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也是中共黨員,不過在當局眼裏是個犯錯誤的典型。自2020年10月在上海一個活動上批評中共政府的金融監管機構後,馬雲成為被整肅目標。由此當局開始持續以反壟斷為由,強化對多個行業的監管,從對網約龍頭滴滴打車的數據安全調查,到電子遊戲、教育培訓、金融科技、食品配送、加密貨幣,以及最近的房地產領域,在中國的民營企業家中引發寒蟬效應。

在今年8月17日的中央財經委會議上,習近平發話要「共同富裕」。會議核心內容是通過稅收等工具進行民間財富「三次分配」。

觀察家們認為,這是習近平為明年中共二十大連任製造執政合法性的一個行動。

大批民企老闆開始轉向響應當局的「共同富裕」口號,不但主動發聲表忠,還不斷做出「實際行」,捐出巨款。

騰訊公司8月18日宣布出資500億人民幣,用於所謂的鄉村振興等。而騰訊4月份為啟動「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已投入500億元人民幣。

其他民企老闆也紛紛捐出巨資,包括原字節跳動CEO張一鳴捐了5億人民幣;阿里巴巴捐出1,000億人民幣;美團的王興捐出22.7億美元;小米雷軍捐出22億美元;拼多多的黃崢捐出22多億美元,並承諾未來一年公司淨利將全額捐出等。

美團創辦人王興於8月30日還表示,共同富裕的理念根植於美團的基因中。他並吹捧稱,中央近期一系列的監管措施是為了讓產業永續、有序發展,實現共同富裕。

山西早前爆發洪災,騰訊10月10日率先宣布捐款5000萬人民幣賑災,螞蟻、字節跳動等紛紛跟進。

這是富豪捐款的最新一波。

10月11日,大連萬達的老闆王健林在萬達微信公號上宣布,從他自己開始,萬達副總裁以上的高層主管「全部換乘中國紅旗轎車」。

更早在2020年12月26日,蘇寧舉辦「30周年公益慶生儀式」,集團董事長張近東聲稱,「作為民營企業的代表,大企業要有大企業的擔當,企業小了是個人的,大了就是社會的,國家的。」

在中國特有的政治語境中,所謂社會的、國家的,往往就是中共的。

但企業家的不斷表忠,並不能讓當局放緩整肅的步伐。

路透社10月13日報道,兩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共正在考慮提高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下屬反壟斷局的地位,反壟斷局將成為國家反壟斷局,並提升為副部級,但仍隸屬市監總局。

如果屬實,這可能是在近期頻頻以反壟斷為旗整肅民企的新動向。

「企業家做慈善:把好名聲留給黨」

由中共中央委員會主辦的「求是」雜誌10月15日在官網刊登習近平當時的談話稿,再強調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的主張。

胡平對大紀元說,「中國現在經濟有困難,習近平打著所謂共同富裕的旗號,他需要從民營企業家裏頭,從你的身上搾出些油水來,除了稅收之外,還要逼迫你們,以捐獻的名義拿出些錢來。」

他說這和正常市場經濟國家富豪捐款,功勞掛在這些資本家頭上不一樣,中國民營企業家做慈善是政府要求的,中共要把做慈善的好名聲留給政府自己。

胡平說,「習近平想要達到這麼一個社會,只有黨才最大,只有領袖最大,一個黨天下。」

王赫說,習現在是要企業家把錢貢獻一些出來,你不貢獻出來,你就是為富不仁了。對他進行道德綁架,然後進行政治綁架。

「那些企業家他內心恨不恨共產黨?他肯定恨,但他又不能表現出來。他只能學會彎腰駝背,給共產黨磕頭作揖。」

「共產黨的目的,不是說要把這些人都趕盡殺絕。他要你像個騾子一樣,給你戴個眼罩,你要永遠不停地給他幹活,你要不停地經營賺錢。」

企業家中的硬骨頭

與前邊這群在中國取得巨額資財的富豪向黨表忠求生存不一樣,民營企業家孫大午正在中共的監獄中受苦。2021年7月28日,孫大午被河北省高碑店法庭以「尋釁滋事」、「妨害公務」等8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8年,罰款311萬。他在庭上堅稱無罪,並說「未來被告審判席上的會是你們」。

孫大午被公認是良心企業家,本身做了很多公益善事,興學、辦教育、修橋鋪路。

2000年,大午集團已經擁有16個廠,設有醫院、學校等配套設施,為1600名員工及其家屬提供一切生活所需。在這裏,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上醫院看病;做一次包括B超、驗血等在內的全套檢查,只要10元錢;投資三千多萬元建設的學校比集團辦公樓還要豪華,一個學生月均生活費卻只要一百多元。

孫大午的好友、深圳企業家王應國曾對大紀元說,孫大午有一個為民請命的理念。他的理念就是更多的為社會、為民眾造福利。可是孫大午越是為民謀福利,越是成了中共政府的眼中釘。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中國人歷來都有一些硬骨頭,民族的脊樑,在企業界也有這樣的人。「共產黨過去在改造的過程中對他們進行了摧殘。到了改革開放之後,共產黨做了鬆綁,民族活力有所復活,所以才會有任志強、孫大午這樣的人出來。這種人不是個別的,但是很難聚集起來,形成一種力量,基本上都是在各自的環境裏面,按照自己的良心做一些事情,發表一些時事的觀點和看法。」

有一部份企業家被共產黨拉進體制裏,當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當政協常委、政協副主席。但王赫說,一些企業家儘可能地跟共產黨保持一定距離。

「你像馬雲說了一句話,我跟政府是甚麼?只戀愛不結婚。馬雲他爺爺就受過中共摧殘。他這個世家都知道共產黨是怎麼回事。」

「就我接觸過的一些企業家還是有民主理念的。但是共產黨對他們監控很嚴格,很難發聲。」王赫說。

毛澤東習近平讚過的人 遭遇厄運

民營企業家,中共過去稱為民族資本家、民營資本家。在毛澤東時代就遭遇厄運。

1949年,中共奪取了政權後,實行所謂「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三大改造,包括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從1952年起,第一步打擊的就是針對民營資本家。

在上海,不少民營資本家在中共運動中因不堪威逼、羞辱而選擇了自殺的方式抗爭。據史料不完全統計,上海市1952年從1月25日至4月1日,為此而自殺的人就達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殺人數幾乎都在10人以上。冠生園股份有限公司的創辦人冼冠生,1952年4月21日從自己建造的冠生園樓上跳下死亡,終年64歲。

當時擔任上海市長的陳毅,每天晚上聽取秘書的匯報,悠閒而幽默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意思是問當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跳樓了。

《新華每日電訊》報道,毛澤東曾說中國近代史上有四個人不可忘記:搞重工業的張之洞、搞紡織工業的張謇、搞交通運輸業的盧作孚、搞化學工業的範旭東。

但官媒沒有說的是,在文革期間,張之洞墓被掘,棄屍荒野;張謇墓被掘,棺木屍骨被毀,故居夷為平地,祠堂被破壞;盧作孚在五反中受辱自殺;範旭東於1945年去世,拍檔侯德榜在文革中抑鬱辭世。

到了習近平時代的2020年夏天,一場企業家座談會在北京召開。習在發表講話時評價稱,從清末民初的張謇,到抗戰時期的盧作孚、陳嘉庚,再到中共建政後的榮毅仁、王光英,等等,都是愛國企業家的典範。

習近平同樣沒有提及民營企業家們,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悲慘命運。

習近平要幹甚麼?

中國的企業家們正經歷樓起樓塌。明天集團的肖建華、安邦集團的吳小暉,是捲入中共權貴家族利益輸送的一類出事的富豪代表,而河北大午集團的孫大午和有著紅二代身份的前華遠集團董事長任志強遭整,更多人認為他們是因言獲罪。

另一方面,習近平2020年11月在江蘇南通考察時,發話要民企學習清末民初企業家張謇「實業救國」,之後中共統戰部12月又在北京搞了個「張謇精神的時代意義」論壇,要民企老闆感恩黨,以產業報黨。

而自從今年8月中當局提出要實現「共同富裕」和財富「三次分配」之後,幾乎是伴隨著中國富豪們的捐款行動,中共官媒和海外親中共媒體不時地吹捧說,中國將進入一個以實現共同富裕為中心的新時代。

王赫說,毛澤東打下了江山,搞社會主義令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鄧小平搞改革開放,讓一部份先富,但都是那些權貴,有背景的人,不擇手段的人。他們先富起來就導致了整個社會的貧富差距,貪污腐敗。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要確立他的歷史地位,他的新時代跟鄧小平時代區別就在他的口號「共同富裕」。

「鄧的改革開放已進入死胡同,習現在他又想保黨,他只是說在形式上向毛澤東回歸,搞共同富裕宣傳,然後在政策上國進民退。」

胡平表示,習近平對民營企業的做法和當年毛澤東的做法並不一樣,因為習也很清楚,如果消滅了民營企業,消滅了民營企業家。像毛時代那樣子,那中國的經濟就會一潰千里。

胡平認為,當局現在是要以反壟斷的名義去打壓超大型民營企業,以避免他們有太大的勢力。讓他們失去在社會上的話語權並抑制其影響力。

他以馬雲為例,「因為馬雲成了中國民營企業家的一個招牌,當局不會把阿里巴巴給打倒,也不會把馬雲給抓起來,可能把阿里巴巴拆分、重組,讓馬雲不能像過去那樣活躍,又時不時地讓你露個面,證明你還是自由的。」

胡平說,這就是習近平要想達到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強化黨對民營企業的控制。#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