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加拿大,目前整個世界都在關注著特魯多總理是否會給華為下5G禁令。雖然華為因國家安全問題在美國和澳洲碰壁,但任正非正在調整政策,要在世界招聘更多「高鼻子」西方人才,為佔有更多海外市場做準備。

9月28日,英國BBC廣播公司全球新聞前高管加文·艾倫(Gavin Allen)在領英網(LinkedIn)的帖子讓很多人吃了一驚。 「華為公主」孟晚舟從加拿大返回中國三天後,因裁員離開BBC的艾倫,宣布入職華為出任執行主編(Executive Editor in Chief),併上傳了在華為公司門口的自拍照。

與艾倫個人發布任職消息同日,華為心聲社區網站發表了總裁任正非最近在工作匯報會上的講話,重點內容的是「獲取全世界最優秀人才」。

任正非說:「吸引全世界優秀人才為我所用,不要過分強調專業,為什麼?絕大多數人科學素質都很好,只要他願意轉行,足夠優秀,就可以拿著『手術刀』參加我們『殺豬』的戰鬥,增加對這個事務的理解,就有可能創造性地解決問題。」

他強調:「現在要關注『高鼻子』人才的獲取,給予海外研究所更多的預算。」

「因美國對部分碩博留學簽證申請進行限制,未來美國留學回來的優秀人才會逐漸減少。如何獲取優秀人才,我們要找到一條路徑,其它國家在美國歐洲讀書和工作的人很多,都可以吸引,為我所用。」任正非說。

華為瞅准的是五星、四星、三星級別的人才,任正非說「三星以下的就不要招了」。為吸引「高鼻子」,華為不惜出大價錢。任正非對此的指導是:對高級人才的定薪,人力資源要深度介入,成立一個專門的高級人才定薪科,直屬人力資源部。

他說:「在學術交流、科研合作、國際競賽等過程中,發現了優秀『高鼻子』,就和『高鼻子』建立感情,把他們吸引過來。我們還要專門去找高鼻子……」

艾倫並不是最近新加盟華為的「高鼻子」,法國高等科學研究所(Institut des Hautes Études Scientifiques,簡稱 IHES)近日在官網上宣布:法國數學家洛朗·拉福格(Laurent Lafforgue)已正式加入華為技術法國公司。

IHES與華為法國公司已合作7年,因此拉福格早在2017年就開始與華為合作。如今拉福格入職華為技術法國公司,將與此前合作過的研究團隊繼續圍繞拓撲理論、代數幾何展開工作。拉福格曾在2002年榮獲菲爾茲獎,這是針對年齡不超過四十歲數學獎的國際大獎。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今年8月新員工入職會上表示:絕不放棄海外市場,「手機王座終將歸來」。

華為澳洲市場嚴重萎縮

華為在澳洲原本有1200名僱員,如今只剩下145名,約只剩7%。澳洲華為原本6名成員的董事會也於去年解散。澳洲三大電信運營商澳洲電信(Telstra)、澳都斯(Optus)和沃達豐(Vodafone)目前已不再銷售華為手機。

華為曾贊助堪培拉突襲者(Raiders)橄欖球隊9年,每年1百萬澳元。因出手闊綽,華為在澳洲曾廣受關注。 2017年華為與公立的詹姆士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合作在凱恩斯(Cairns)開設了窄帶物聯網(NB-IoT)實驗室,是智能設備和傳感器網絡的研發基地;甚至在墨爾本博伍德(Burwood)開設了一家價值6000萬澳元的電信研發中心。

去年8月,華為提前1年結束了對突襲者橄欖球隊的贊助。今年4月,華為又關閉了在澳洲的雲服務和人工智能業務。此外,華為還關閉了悉尼北岸車士活(Chatswood)區價值3000萬澳元的培訓和創新中心。墨爾本的電信研發中心也已於2019年9月關門,澳洲政府2018年8月宣布華為不能插手澳洲的5G網絡建設。

預借「高鼻子」實現華為目標

雖然華為因國家安全問題在被美國、澳洲禁止插足5G網絡,但如任正非和郭平對華為員工所說的——華為在等待機會捲土重來。這不是華為一時衝動的想法,是華為早設立了目標——「引領世界」。 「吸引優秀『高鼻子』」只是為達到目標在具體作法上的調整而已。

2016年,任正非在華為市場年中會議上說:「五年後,華為就要引領世界了,但還沒有一個領袖群。」

此次講話中,任正非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華為也三十年,要想不死,就必須自我改革。」「管理是為了作戰……」

2021年距離2016年正好五年,華為因涉及國家安全不得不收縮在美國和澳洲的業務,華為「引領世界」的目標沒有實現。

但任正非並沒有因此放棄這個目標。今年5月,任正非在華為內部備忘錄中呼籲員工「敢於在軟件領域引領世界」。備忘錄稱,由於受到外部限制,華為很難在短期內生產先進硬件,應該專注於構建軟件生態系統,如鴻蒙操作系統、全場景AI計算框架Mindspore和其它IT產品。

券商中國稱:業內分析人士解讀華為鴻蒙操作系統(HarmonyOS)於6月發布的意義——倒逼華為改變直接售賣硬件的商業模式,擺脫芯片封鎖帶來的業務風險,通過鴻蒙OS來實現業務的延續。

今年7月,清華大學教授瀋陽表示,中美在產業上的競爭,關鍵是看誰能夠真正把全球智慧調動起來。如果中國能夠整合相當部分的世界性力量,博弈才會轉向對自身更加有利。

華為目前招募「高鼻子」才人就是在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華為早就著手為其目標做準備

早在1999年,華為就在俄羅斯設立了數學研究所。 21世紀後,華為相機在德國慕尼黑、阿聯酋迪拜等地設立研究機構。 2016年,華為在法國設立了數學研究所,這是華為在全球設立的第二個數學研究所——為拉福格如今入職華為打下了基礎。

2019年,IHES設立華為代數幾何講席(Huawei Chair in Algebraic Geometry),拉福格任首任講席教授。 2020年,華為表示在未來十年內提供600萬歐元,其中100萬歐元就是資助華為代數幾何講席,500萬歐元資助華為「青年人才」計劃。該計劃每年平均資助7名IHES的博士後獎學金,這些青年研究人員將與研究所的常任教授合作,研究他們感興趣的主題。

華為在法國的重金投入還換來了法國運營商對華為參與5G的支持,忽略了澳洲智庫對國家安全的警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際網絡政策中心(ICPC)主任漢森(Fergus Hanson)對澳洲新聞集團說:「中國(中共)政府與中資公司合作的例子有很多,中國技術在各種形式的應用中都被發現存在風險。」他認為:在國家安全風險評估中,華為並不是唯一需要關注的中國公司。

9月21日,立陶宛國防部國家網絡安全中心公布了8月23日完成的一份報告。該報告揭示:對中國製造商生產的5G手機進行測試後發現,一款華為手機存在安全缺陷,一款小米手機中帶有內置審查工具。

報告稱:發現小米的Mi 10T 5G款手機內有可以檢測及審查「美國之音」、「西藏自由」、「89民運」、等詞條的軟件;對於加密的手機,小米會將其使用數據傳送至一個位於新加坡的服務器。目前,共有449個中文詞條可以被小米手機默認的互聯網瀏覽器,以及其它系統應用程序審查,且中文詞條在持續更新中。

立陶宛國防部副部長艾布克維斯(Margiris Abukevicius)建議:「不要購買新的中國手機,已經購買的也盡可能快地丟掉。」@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