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以動力煤、鐵礦石等為代表的能源型商品期價持續走高。目前,中國動力煤主力合約2201期價年內最高漲幅已逾140%,創出了上市以來的新高。

10月12日晚間,鄭州商品交易所發布公告,自2021年10月13日當晚夜盤交易時起,動力煤期貨2202及2203合約的交易手續費標準調整為60元/手,日內平今倉交易手續費標準調整為60元/手。

從鄭商所官網查詢發現,此前動力煤期貨2202及2203合約的交易手續費均為30元/手,此次手續費直接翻倍上調,調整後與動力煤期貨2201相同。

截至12日下午3時國內期市收盤,動力煤期貨主力合約(2201)漲停,突破1,500元/噸,報1,507.8元/噸。

根據《證券日報》消息,動力煤主力合約2201期價年內最高漲幅已逾140%,創出了上市以來的新高。

中共限價令催生「陰陽合同」

近期,限產限電潮席捲多個省份,限電的原因之一在於煤炭價格不斷上漲。作為國內煤炭主產區,陝西省榆林市多家煤礦近期煤炭售價仍處高位。目前熱量在6,000大卡的塊煤,榆林煤礦的出廠價可達2,010元/噸左右,4,000大卡的煤價則在1,400元/噸左右。

根據一份資料顯示,9月30日,榆林市大梁灣煤礦有限公司面煤售價1,650元/噸,1-3籽煤售價1,680元/噸,3-8塊煤售價1,670元/噸,8-15塊煤售價1,660元/噸,煤泥售價700元/噸。

據界面新聞報道,陝西省榆林市的煤碳「限價令」,要求國有煤礦的動力煤合同價不能超過1,220元/噸。

一位煤炭領域資深人士表示,面對監管層的煤炭「限價令」,部份國有煤炭企業存在簽署「陰陽合同」的現象。

「其實壓煤價比不壓煤價漲得更快,都在私下交易。賣家看著市場煤需求旺盛不願意降價,買家也不能不買,兩方就簽訂『陰陽合同』。比如說,買家和煤礦明面上簽署的合同價格在1,200元/噸,私下兩方結算的交易價格已經到1,700元/噸,這樣煤礦私下可以賺500元/噸。」上述資深人士稱。

除陝西煤價飆升外,近日秦皇島5,500大卡動力煤主流報價上漲至1,800元/噸左右,是去年此時報價的三倍。

期貨市場,煤炭期貨「三兄弟」也漲勢不斷。截至10月9日,動力煤主力合約收盤於1,341.2元/噸,較8月初價格上漲45%,較年初價格已近翻倍;焦炭期貨主力合約收盤於3,527.5元/噸,較8月初價格上漲20%,較年初價格上漲25%;焦炭期貨主力合約收盤於3,216.5元/噸,較8月初價格上漲39%,較年初價格上漲97%。

此外,中國產煤大省山西因遭遇洪災已經有60座煤礦被關閉,這讓已嚴重短缺的煤炭供應雪上加霜。

限電危機下 中共放寬電價漲幅

能源系統是中共的壟斷行業。最近一個多月,大陸20個省市相應「能耗雙控」政策,相繼拉閘限電,企業停工限產,東北三省連民生用電也被停。針對限電引起的混亂情況,中共緊急發話稱,要保障煤電供應,放寬電價漲跌幅至20%。

10月12日,中共發改委發布通知,通知提出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範圍由現行的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擴大為上下浮動原則上均不超過20%。

目前,已有內蒙古、四川、寧夏、上海、山東、廣東、湖南、安徽等至少八個省(市區)允許上網電價上調。

對此,有網民表示:「羊毛出在羊身上,商業企業電價上漲,必然帶動產品價格上漲。」「老早就是階梯電價了,限制每戶才兩百度電,只要家裏有冷氣機,有哪家用電不超過限電的?」

還有網民說:「放開必將漲價,漲價後溢出效應必將傳導到各個方向,平常百姓生活必需品各個方面都將受到影響。應該多渠道解決用電難題,想方設法降低平常百姓的生活成本。」#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