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Netflix原創韓劇《魷魚遊戲》連續12天蟬聯全球第一,並且在世界各地迅速暴紅,已經在90個國家收視排名第一。

《魷魚遊戲》講的是456名因欠債而陷入絕境的玩家,被引誘參加一個生存遊戲。六輪遊戲獲勝者將獲得456億韓元,也就是將近4,000萬美元的獎金,但如果失敗面臨的就是死亡。

這種以「死亡遊戲」為主題的電視劇不少,那麼為甚麼這部韓劇能跨越文化隔閡在各國引起共鳴呢?有評論認為,中國的現實環境正在反覆上演《魷魚遊戲》,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那好,今天我們就來換個話題,聊聊這個很熱門的影視文化。

魷魚遊戲觸發全球共鳴

我們先來看看故事的梗概,男主成奇勳工作的工廠倒閉,被迫失業,成了一個和母親一起生活的中年廢柴。因為失業、賭博、欠債,妻子和女兒棄他而去,好不容易給女兒過個生日,不僅賭馬的錢被偷,還趕上債主追債,生活陷入了僵局。

對於成奇勳來說,生存遊戲是他人生唯一可以實現逆風翻盤的機會。在神秘人找到他後,即使被瘋狂扇耳光,他也無法拒絕這個誘惑。

這場引誘讓他們參加遊戲的最終目的,是贏得吊在半空中裝滿456億韓元的豬豬存錢罐。想要得到這筆巨款,就要避免在遊戲中被淘汰、殺戮,同時還誘使參與者橫刀相向。

《魷魚遊戲》完美詮釋了在嚴重「內卷」和扭曲的生存環境下,人們的無助與絕望。面對巨額獎金時,人性受到拷問:這些背負巨額債務、被逼走入絕境的參賽者是相互協作?還是相互殘殺?這裏沒有好萊塢式的英雄,都是普通人,就像是你我的鄰居、朋友,觀眾們很容易被帶入。

這部韓劇,為甚麼能吸引不同國家的人呢?可能是因為劇情反應的社會現象能引起共鳴,在各國家都普遍存在。

因社會貧富分化,底層人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而權力和資本都掌控在那些權貴們的手中,官員們無心幫助老百姓。這種情況又何只是發生在韓國呢?

這部劇也引起了不少專家學者的興趣。一位台灣政治大學助理教授發表看法說,底層的人為了拿到金錢,展現出人性的醜惡與光輝,這些探討人性及社會的議題,其實已跳脫出韓國社會的框架,不同國家的人都能與自身經驗產生共鳴。

而另一位菲律賓大學副教授則表示,劇中的故事如此真實,這些人可能就生活在自己周圍,他們為了脫離貧困,心甘情願地接受嚴酷條件。

在《魷魚遊戲》的劇情中,一個遊戲規則是,如果半數以上的人投票停止遊戲,這個遊戲就可被終止。可是,當人們知道輸掉遊戲就得死之後,本以為大多數人都會因為怕死而選擇停止,沒想到的是,最後選擇玩命的人竟然更多。

有中國網民就說了,看到這個情節不禁讓他想起不久前,字節跳動內部員工的投票,在討論是否贊同或取消大小周的投票中,僅有三成贊同,更多的人是反對。因為和《魷魚遊戲》的情境大同小異,更豐厚的工資就能讓人心甘情願地繼續選擇大小周,卻忘記油盡燈枯般的工作在耗盡生命⋯⋯

前一段時間,我們也做了不少關於「內卷」和「躺平」的話題。事實上,中國版本的《魷魚遊戲》反覆在上演:為了讓孩子進好學校、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漲工資、為了爭奪市場⋯⋯家長、學生、員工、老闆之間,有多少爭鬥、多少傷害呢?

房貸重壓下 中國人的困境

當然每一個國家都有被債主追債、趕得透不過氣的失意人士,在現實中又有多少個「成奇勳」呢?

我們看到現實中的債務問題,一直是工薪階層的重壓,而中國尤其嚴重。

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去年年底的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家庭債務暴增約3,800億美元,幾乎是排名第二的美國增量的4倍。而房產佔家庭資產將近七成。

據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最新發布的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數據顯示,中國家庭債務佔GDP比重16年間上升了3倍,於2020年年底達到62.2%。抵押貸款佔家庭總債務的比重於2019年超過50%,同時家庭負債佔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004年的33%飆升至2018年的92%。

試想,如果房地產行業出現問題,一定會給中國家庭帶來巨大的風險。而這些在巨額債務壓力下的民眾,是否會像《魷魚遊戲》的玩家一樣,不得不用生命去賭博呢?

《魷魚遊戲》中每個參賽者看似自願,但究其根源就會發現,參與者的背後,是權貴們無形的大手在操控著整個市場。底層人,生如螻蟻,任人擺布。

中國房地產上演《魷魚遊戲》

除了普通百姓背負的債務外,現在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的處境和《魷魚游戲》所描述的情境似乎也有幾分相似,為了存活下來,這些房地產開發商必須在政策制定者設置的殘酷環境中想辦法生存。

韓劇中「123木頭人」的遊戲規則,很像是大陸當局對房地產企業所設下的「三條紅線」,如果違反遊戲規則就會被淘汰。當局制定「三條紅線」,給開發商設定了不可逾越的界限,為的是控制債務,但是,這道命令過於絕對,就適得其反了,讓作為中國經濟支柱性行業的房地產開發商所依賴的融資渠道幾乎全部枯竭。

在《魷魚遊戲》中,主辦方會視情況改變遊戲規則。而中共當局也會隨時改變政策,讓這些企業無所適從,甚至衰亡。

負債超過3,000億美元的中國第二大房地產開發商恒大集團因為債務問題,正處於瀕臨崩潰的邊緣。而最大的住宅建築商碧桂園的市值今年已經下跌了28%。

我們看到,中國房地產市場今年8月份的整體房屋銷售額同比下降了20%,表現已經很糟糕了,而9月份則繼續低迷不振。

花樣年的至暗時刻?

除了我們前面提到的恒大陷入債務危機之外,花樣年也進入了至暗時刻。

9月最後一天,花樣年股票在聯交所暫時停牌,接著,花樣年未能償還10月4日到期的約2.06億美元的債務,公司存在極大的債務違約風險。

與「白手套」許家印不同,花樣年的創建人曾寶寶是中國典型的紅三代,她的父親曾慶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操控文化娛樂圈多年,而她的伯父,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

目前,曾慶紅家族的公司陷入債務危機,在黨、國一體的紅色中國,極不尋常。這只能說明曾慶紅是麻煩上身了,而且這只是前奏。

10月4日,曾寶寶在微博上貼出了《至暗時刻》的劇照。2天後她又在微博上貼出一組三張孫悟空的圖片,分別配文「看我亮招」、「逢山開路」、「敢打出活」。

隔天10月7日,她再發文寫道:「專業的事交給專業人,屁股決定腦袋的決策,交給屁股坐得最定的那個,其他七嘴八舌,致謝不慮。心穩、思沉、專注。」

曾寶寶這話裏話外想透露甚麼信息呢?這分明帶著幾分挑釁習近平的意味。她的貼文發表出來10分鐘後,大陸網易馬上發文稱「花樣年至暗時刻還遠遠未到」,而習近平則火速拿下曾慶紅「江西幫」的高官趙海東。

8日晚間,曾寶寶辦公室又以郵件方式向員工發出《寶爺家書》,稱「花樣年絕不躺平」。可見,習、曾搏殺已然公開化。

當然,在我看來曾寶寶的處境和《魷魚遊戲》中成奇勳的情況就大不相同了。相反,許家印、曾寶寶的失利,反應出的是中共權貴內鬥,正在進入白熱化的表現。

其實,《魷魚遊戲》的劇情和共產黨對人類進行思想改造的多項神祕戰術也有幾分相似,簡單來說,就是,如同共產黨那樣,權貴們用遊戲規則把正常人逐漸改造、扭曲,最後變成了道德淪喪、失去人性的「非人」。還有就是,它揭露了當代社會有一批資本權貴,想要把人類帶向共產主義的極權體制,讓全世界集中控制在他們的手中。

不過,好在,整部影片都在討論社會現實以及人性的光明與黑暗,導演自始至終對人性保有希望。雖然世道殘酷,但男主仍留有一絲善念贏得比賽。也許,人們就因為這一絲善念才保全了生命。@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