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花樣年」)本月初發生2.06億美元債務違約之後,該公司兩位獨立非執行董事辭職,令已經停牌的花樣年不再符合香港證券交易所的上市規則。這家有著紅色權貴背景的房企前途正引發關注。

花樣年本周一(10月11日)晚間發布了人事變動公告,宣布該公司董事會的兩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何敏和王沛詩辭職,當天生效。

公告說:「何敏先生已辭任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本公司審計委員會主席以及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成員」;「王沛詩女士已辭任本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及本公司審計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成員。」

花樣年方面表示,何敏「對其未被及時知會若干本公司的重要事項,表示關注」。

該公司沒有透露王沛詩的辭職原因。王沛詩是香港立法會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的妻子。

在何敏和王沛詩之前,花樣年今年相繼有非執行董事廖騫9月24日辭職,獨立非執行董事廖建文5月12日辭職。

花樣年不再符合港交所上市規則

隨著何敏和王沛詩的辭職,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只剩下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這也意味著,該公司不符合《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第3.10條和第3.10A條的規定。

根據第3.10條規定,(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需委任至少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其中至少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必須具備適當的專業資格,或具備適當的會計或相關的財務管理專長。第3.10A條規定,獨立非執行董事必須佔董事會成員人數至少三分之一。

花樣年方面說,正在物色合適人選填補空缺。

此前9月29日,花樣年及其子公司彩生活宣布在港交所暫停交易,但未透露停牌的原因。

大約一周後的10月4日,花樣年在港交所發公告披露,未能償還10月4日到期的2.06億美元債務。隨後,該公司的美元債在十一長假之後的首個交易日出現暴跌,其中「19花樣02」跌逾50%,被兩度臨停,「18花樣年」跌逾20%。

花樣年前途未卜 曾寶寶內部信未解憂

截至上述人事變動公告發出之日(10月11日),花樣年的執行董事為潘軍、曾寶寶、柯卡生、張惠明,以及陳新禹;非執行董事為蘇波宇;獨立非執行董事為郭少牧。

其中,曾寶寶是花樣年的創立人和最大股東,她是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女,1996年在深圳創立了花樣年。

就在花樣年10月4日美元債違約的四天後,曾寶寶的一封內部信引發爭議。曾寶寶在信中說:「事情來了,不逃避;遇到問題,去解決。花樣年絕不躺平,這是我和公司管理層的態度,也是每一位花花對業主、對合作夥伴及投資者的承諾。」

而此前9月22日,花樣年曾發公告說「不存在任何流動性問題」,但兩天後在港交所停牌,10月4日出現美元債違約。

另據大陸《港灣商業觀察》10月11日報道,花樣年的財務報告中稱,截至今年6月末的應付帳款及其它應付款項,以及一年內到期的優先票據及債券總計212.1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其銀行結餘和現金為271.78億元。

花樣年的解釋是:「隨著融資環境惡化,現金有可能被用於償還其它債務或無法動用。同時,公司的資產處置進程慢於預期,未能及時帶來流動性資源。」

另外,就在花樣年10月4日發布違約公告的兩小時前,一位花樣年管理人員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9月29日花樣年將旗下唯一盈利的優質資產、上市公司彩生活物業賣給了碧桂園,以換取不超過33億元人民幣(5.11億美元)現金;公司雖然尚能正常支付員工工資,但員工的報銷和各種經費已經出現問題。

一位資深地產界高管李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花樣年拋售最賺錢的物業這一塊,意味著其融資確實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難以為繼,只能斷臂求生。

路透社10月8日報道,花樣年違約後,一位香港交易員說:「外資這幾天瘋狂砸盤,中資美元地產債基本是甩賣的狀態。」#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