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多宗案件正在服刑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今日(13日)生日,他今日透過Facebook發文,指鄰近生日收到不少來信傳達的祝福,表示在生日讀到牆外的支持是一件窩心溫暖的事,甚為感激大家每字每句的關心。另外,流亡港人羅冠聰及張崑陽,今日亦在Facebook發文,對黃之鋒說「生日快樂」。

黃之鋒認為,在囚的人不論背景身份,都會格外想被記住,「希望人們會念及目前承受這一切的自己」。他指獄中的生活「『Me Time』多到無止境般」,形容被逼着好好學習獨處,平靜內心及鍛煉柔韌。他坦言,在生日讀到牆外寫入來的支持是一件窩心溫暖的事,自己甚為感激,希望有時間逐一答謝來信的各位。

24歲生日最難

黃之鋒回顧過去,形容「好幾個生日也有如坐過山車般動魄驚心」,18歲時適逢雨傘運動,在金鐘夏慤道馬路唱生日歌,20歲在立法會羅冠聰議員辦公室裡面慶祝生日,21歲(2017年)因公民廣場案判囚,首次在獄中過生日。

不過他認為最難忘的是去年24歲的生日,某日擺完街站,又做了十多個訪問,身心俱疲;當晚在餐廳提不起勁地思索形勢有多惡劣時,他的朋友忽然端上生日蛋糕,安排提前慶祝生日。黃之鋒憶述,「記得品嚐那蛋糕時悲喜交集,淚水在眼眶打轉」,是他吃過最美味的生日蛋糕。

祝願自己成為更有成長的人

他提到,在入獄前曾做過種種嘗試,還有《Unfree Speech》及Netflix紀錄片中自己和這座城市置身民主運動的種種,感慨「哪怕當下風急雨大,往事已不可追」,他仍深信過去的點點滴滴會滋養着每一個着緊香港的人。

黃之鋒最後表示在書信中分享到的並不多,但感恩直至今日仍有父母的包容與接納,對雙親只抱有源源不絕的謝意。他坦言,有賴他們的養育之恩與教導,自己才成為了這樣的黃之鋒。縱使在獄中,他感恩依舊能與所愛與在意的人藉書信互相扶持,還有同伴送上關心,亦為離散的朋友感到欣慰。

他說,「刻下仍能愛人與被愛,在逆境當中已有無與倫比的滿足」。他祝願今年生日,「自己成為更有成長的人,所記掛與思念的,有天得以重逢,再相見」。

貼文下方有大量網民留言支持,祝福他「生日快樂」,「你沒有被遺忘,香港人一直支持著你」,「希望光明很快來臨」。

羅冠聰:精神上永遠在一起

流亡海外的羅冠聰在今日較早時間,透過Facebook送上祝福,稱一度猶豫,「隔住半個地球同你講『生日快樂』,會唔會被視為害左你嘅一步」。他感慨政權可以瓦解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但在精神上,他們永遠在一起。

他憶述,在2014年下半年雙學合作開始,他和黃之鋒的命運開始慢慢接近,創立香港眾志後更是完全重疊。他認為,沒有人比黃之鋒更有鬥志,比他更投入政治工作,「去到一個位比人話係『機械人』,將自己所有精力投注實現自己目標上,甚至無意中放棄政治以外嘅人生」。

羅冠聰認為,付出是否有回報要交由歷史去判斷,但他相信歷史會待黃之鋒非常、非常之友善。他感恩曾與黃之鋒為香港一齊奮鬥過,合作無間,指「香港可以有好多個羅冠聰,但唔會再有另一個黃之鋒」。

他最後表示,「生日快樂,希望盡快可以同你切蛋糕,食你最想食嘅日本野。果餐一定係我嘅,一定會請。」

張崑陽:我們都在記著

張崑陽同樣在Facebook祝黃之鋒生日快樂,他形容黃之鋒是「香港最好的political campaigner」,將可用的光陰都放在政治身上。他指黃之鋒需要朋友,「黃之鋒走的路是一條旁人難以理解的一條孤獨的路。世界眼中的天之驕子,周遭人來人往,喧鬧不絕,同一時間內心卻是渺無人煙」。

張崑陽憶述,曾問過黃之鋒「你是怎樣捱過的?」,而對方的回答是「不知道。很難說。都是繼續做好自己。」張崑陽坦言說聲祝福不為什麼,「只是希望假以時日當你得以自由,然後重新看着這段歷史及記錄的時候,會知道大家從過去到現在都在。我們都在惦記著。」

黃之鋒涉及多案正在服刑 另涉「47人」案

黃之鋒因包圍警總案、反蒙面法遊行及六四未經批准集結三案,總刑期達到27.5個月。他另涉及民主派初選案,該案大部份被告正在還押,不準保釋。案件的最新進展是押後至今年11月29日,以進行交付高院處理的程序。@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