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9月14日大陸消息,前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中共黨委書記、局長梁清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梁清海因迫害法輪功,於2020年5月被民眾舉報到海外明慧網。

梁清海,男,吉林磐石人,1957年9月出生。曾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審計處處長、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梁清海被查的4個半月前,其前任祖文光落馬。已於2020年11月落馬的天津女子監獄原監獄長馮力也與兩人共事多年。三人仕途相交,都在監獄系統工作多年,都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得到陞遷。

2020年5月14日,梁清海被大陸民眾舉報到明慧網,其主要罪行有:在任職期間積極執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執法犯法,縱容天津市監獄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灌食、毒打、體罰、虐待等酷刑,及高強度逼迫做奴工、強制洗腦、非法剝奪會見權、侮辱人格,甚至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致使陳瑞芹被迫害致死,致多人命危或精神失常。

以下是梁清海在任職期間,迫害法輪功的部份罪行。

陳瑞芹遭天津女子監獄長期凌虐致死

薊縣白澗鄉劉吉素村的陳瑞芹於2015年被非法判刑4年半,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因不放棄信仰,長期遭受凌虐。

她的雙腳腳趾曾被惡人踩得鮮血淋漓,身體被毆打致傷痕纍纍,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在引水機上接來熱水往她臉上潑,更下作地掐乳頭、猥褻下身,甚至讓她吃屎喝尿。

獄警徐莉穎鼓勵包夾暴力毆打陳瑞芹,說:「打吧,打破了我親自給她縫去。」

2017年1月中旬,過年前幾天,陳瑞芹倒在監房鐵欄門口內側。包夾鄔萍騎在她身上,兩手緊緊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地說:「我憋不死你!」

2017年2月10日,陳瑞芹被天津市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時年44歲。

李彥霞遭折磨致瘋

李彥霞,50歲,於2014年5月由天津市女子監獄4監區調到3監區加重迫害,一直隔離在「小號」(潮濕、狹小、封閉的小房間),強制「轉化」(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從凌晨4點罰站到深夜2點不讓睡覺,不讓吃飽。三四個包夾動不動就對她拳打腳踢,威逼辱罵。

她遭受連續5個月洗腦迫害,已被迫害得身體虛弱消瘦、目光呆滯、動作緩慢,精神極不正常。

呂桂芬被逼服「降壓藥」後成植物人

呂桂芬被非法判刑8年後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監獄。她被關在五監區內,該監區從上至下所有獄警全部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輪流洗腦。

2017年11月底左右,一同被關押在天津女監的法輪功學員看見呂桂芬走路打晃、每天被逼迫服藥,說是「降壓」。呂桂芬遭受了怎樣的迫害還被掩蓋著。

2018年2月5日清晨,呂桂芬從床上坐起來想喝水,值夜班的看她動不了就把水杯遞給她。她端著水杯想喝,卻頭一歪,身子倒了下去,不省人事,成了植物人。

張立芹依法為夫申請國家賠償無理被拒

天津市靜海區法輪功學員任東生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含冤離世。其妻張立芹(張立琴)於2017年6月20日,向最高檢察院、天津市檢察院等部門郵寄了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濱海監獄張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任東生的刑事責任;並依據《國家賠償法》相關條例向天津濱海監獄郵寄了《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提出賠償醫療費、殘疾金等。

12月22日,天津一中院將《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退回,理由是沒有附加上天津濱海監獄及天津市監獄管理局的答覆函。

張立芹一再強調正是因為濱海監獄及監獄管理局逾期不予答覆,才依法向一中院提出申請的。

2017年12月26日,天津濱海監獄向任東生妻子張立芹下達「不予刑事賠償決定書」,所謂的「理由」是:「任東生所提到使用暴力、唆使他人使用暴力致人傷害與事實不符,查無實據;根據監獄醫院的就診病例,任東生在獄服刑期間,身體未發生異常情況」。

僅從以上案例可見,天津監獄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講過法律,殺人者至今逍遙法外。身處天津市監獄管理局最高領導層的梁清海對此不僅不加以制止、懲罰,反而縱容、包庇,使得監獄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對此梁清海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據明慧網《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統計,從1999年7月至2018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19年,參與迫害而遭厄運者逾兩萬人。其中,司法局是管理監獄的行政機構,在參與迫害法輪功中有68人遭厄運,其中司法官員有52人。#

(轉自明慧網)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