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有些人還記得1961年由馬塞洛‧馬斯特羅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主演的喜劇經典作品《意大利式離婚》(Divorce, Italian Style)。六十年後,我們似乎正走向一個,甚至正生活在一個,遠沒有那麼有趣的真實版的「美式共產主義」社會。

甚麼是「美式共產主義」?人們會認為它與蘇聯的古拉格沒有甚麼相似之處。

真的嗎?

10月6日,洛杉磯市議會幾乎一致通過(11票贊成;2票反對)COVID-19強制令,要求人們必須出示接種疫苗證明才能進入室內餐廳,電影院,沙龍,購物中心,和幾乎每一個你可以想到的娛樂之都的公共室內空間。

另一些城市,在我們聯邦政府的鼓勵下,不久將不同程度地仿傚洛杉磯,有些已經這樣做了。

也許當整個社會都生活在古拉格裏時,古拉格本身就沒有必要了。

這發生在我國的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宣布他的「聖戰」之後幾天。加蘭與其它幾個政府教育機構相勾結。他的「聖戰」針對的是那些反對學校董事會用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馬克思主義的流毒)給孩子洗腦的父母。馬克‧萊文(Mark Levin,美國著名保守派律師,電台主持人)將加蘭的行為稱作「東德國家安全部式的」。

加蘭把這些全國各地不斷湧現出來的憂心的父母們稱為「國內恐怖份子」。

事實證明,司法部長自己的孩子把自己裝扮成反種族主義者,然後通過「全景」公司(Panorama)煽動這種極權主義種族仇恨的所謂理論,從中賺取了大量利潤。

當你認真思考,你會發現,共產主義,儘管它高調,不斷變化,在道德上花言巧語,是迄今為止最能夠讓精英們賺錢的制度。所謂的精英就是共產黨領導人和他們的朋友。

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前古巴獨裁者)以億萬身家去世,而他的人民生活在地獄中,這並不是偶然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住在華麗的帝王行宮,玉泉山,其部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特朗普總統的私邸,海湖莊園,似乎也相形見絀)。

權力確實屬於(某些)人民。

不過,如果馬克思泉下有知,他會認為,中國、俄羅斯,當然還有古巴,都太窮了,不能成為共產主義的樣板,尤其是幾十年前。波爾布特的柬埔寨可能更會讓老馬感到困惑。

馬克思認為他的制度將首先在德國實現,因為德國是更現代化的工業化國家,可以為過渡做準備。

他錯了(至少在東德出現之前,但東德成為共產主義國家只是由於蘇聯的干預。當然, 納粹主義也有馬克思主義的成份。)

但是,他真的錯了嗎?也許他只是太超前了。

哪個現代工業化國家比美國,這個最富饒的國家,更容易孳生共產主義?

在美國,共產主義甚至不需要一場革命。它可以大搖大擺地登堂入室,因為美國許多領導階層的人似乎已經為迎接它做好了準備。

當然,他們並沒有把目前在美國發生的事情稱為共產主義,或者社會主義。因為那樣做只會引起分歧。通常,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們甚至不承認自己在做甚麼。

但他們正在這樣做。這一點是最重要的。

他們這樣做的基礎是一黨制。這更像是中國,在宣傳和社會控制上是共產主義的,但在經濟上,或多或少是資本主義的。而大多數聰明人都知道,社會主義在經濟上最終是要失敗的。

這不是甚麼新鮮事。列寧就明白這一點。他在掌權幾年後就實行了有限的資本主義——新經濟政策。

但是一黨制仍然很有吸引力。當與不同程度的資本主義搭配時,它顯然可以成功。所謂的「中國奇蹟」就是數以百萬計的人,主要是在鄧小平的資本主義時代,擺脫貧困的產物。

幾乎所有的民主黨都相信中共是未來的道路,不幸的是,共和黨的一部份人也相信這一點。而且,正如我以前指出的,他們自覺或不自覺地以行動與中共聯手,如果不是用語言的話。

10月7日,在共和黨的明顯參與下,國會不成熟地、出人意料地取消了國家債務上限。這只是這種日益趨向於一黨統治的一個例子。民主,特別是多黨制民主,對於現代高科技時代來說,太難以駕馭,太老舊,太具「啟蒙時代」色彩了。

在向加密版共產主義的過渡中,或者不管你稱之為甚麼,有許多民眾推波助瀾。這些人寧願被引導也不願思考,或者只願為自己的利益採取行動。是人性的這一部份造就了優秀的共產主義者。事實上,共產主義的存在要歸功於他們。

他們是美國允許共產主義走進大門的部份原因。他們當中有一些是最富有和最成功的公民,但這並不能阻止他們成為傻瓜。

此外,他們不是這個國家的建設者。那些建設國家的人是托克維爾在寫《美國的民主》時看到的鄉親們。這些獨立、自立的公民組建了如此多的非政府愛國組織,為所有人謀福。

謝天謝地,好消息是這些人並沒有消失。意識形態戰爭還沒有結束。歌劇還沒有開始,演唱家甚至還沒有打開她的樂譜。

梅里克‧加蘭和他的盟友們在攻擊美國父母時犯了一個大錯誤,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感到憤怒了。想想他們有多少人,父母們已經受夠了殘暴的公立學校系統,它沒有為任何人服務,只是被用來洗腦。

家長們正在全國各地組建一支軍隊。對愛國忠誠的美國人來說,競選學校董事會正在變成頭號職業或副業。

但更大的事情正在發生。不僅是敏感的政治評論家才看到這一點——他們每天都在電台上談論這個事。

足球賽季到了。這個國家對親共產主義的領導人感到空前的厭煩。原因是多種多樣的,從極權主義的COVID強制令,到阿富汗史無前例的國家恥辱,到主流媒體除了撒謊無所作為。

越來越多的人在足球場、納斯卡車賽場(NASCAR)、音樂廳和街道上對這種情況表示不滿。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運動。它展現了驚人的一幕: 成群的美國人聚集在一起,高喊:我們支持布蘭登!(註:在10月納斯卡車賽場上,觀眾齊聲用不雅言辭指責總統拜登。在對冠軍布蘭登[Brandon Brown]的採訪中,NBC記者故意將觀眾指責拜登的呼聲扭曲為「我們支持布蘭登」。)

「我們支持布蘭登!」這是一位NBC記者對納斯卡車賽觀眾呼聲的解讀。我們也可以將其解讀為「再見,共產主義,再見。我們熱愛這裏的自由。」#

作者簡介:

Roger L. Simon是一位獲獎小說家,曾獲奧斯卡最佳劇本提名,PJMedia的共同創建人),現在是《大紀元時報》的自由撰稿人/編輯。他的新書包括小說《山羊》(The Goat)和非小說《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他在Parler的用戶名是@rogerlsimon。

原文:Time to Stop ‘Communism, American-Styl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