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還未有「監粗來」的國安法時代,你會以為「真普選」就是一切的起點。2014年的8.31決定,北京就和你我說,阿爺是有全面管治權。一年多前,國安法「硬闖」來到,已不是修補社會撕裂,而是用政治暴力,把所有人禁聲。

香港人雖然政治冷感,但我們決不可淡忘香港的價值。把時光倒流100多年,國父孫中山先生(1866-1925)13歲那年去了夏威夷,當時的夏威夷,還未合併為美國的屬地,後返回英國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曾在香港拔萃男書院、中央書院及中西醫院就讀,認定香港是他思想的發源地。當時清廷腐敗,孫中山搞過多次革命企圖推翻清廷,結果在1894年,廣州起義失敗後,進行了16年的流亡生涯。

孫先生在廣東省香山翠亨村出生,他曾說到:「香山、香港相距僅50英里,為何如此不同?外人能在七、八十年間,在一荒島上成此偉績,中國以四千年之文明,乃無一地如香港者,其故安在?」孫中山的年代,多次讚揚香港的獨特性。時光快閃,1949年中國共產黨成為執政黨,1959年,中國入侵西藏,1989年有六四屠城。九七回歸,2003年沙士,2014年雨傘運動,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這70多年,我們經歷了很多。

香港確實是中國的一部份,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並非鄧小平「講過算數」,更相信是「香港軍閥」濫用了權力,把香港步向滅亡。究竟有多少香港人,還會相信「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莊嚴承諾?相信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已沒有太多人會相信香港是安全的。

一個強權腐敗的體制,硬要香港「被融洽」成為大灣區——香港的一份子。香港澳門現在已差不多完全變成「單聲道」;香港被借一個藉口,由2019的《逃犯條例》到2020年的港版國安法;有權者「切你生豬肉」變得日常,以國安法之名,先還押等待受審,絕大部份沒有得保釋;在沒有程序公義下,任何事情有可能發生。

大灣區香港人,要留意未來,香港會否有外匯管制。電子貨幣將很快在香港試驗,你的動向「一目瞭然」。要你「硬食」的就是要接受法律互通、官員互通、醫生互通、福利互通——香港的獨特性很快被消失。

林鄭月娥政府,在她任內的最後一次的施政報告,有不少跨期政策,會被視為選特首前的宣傳策略。阿爺是否欽點林鄭,現在言之過早。現在香港官員,首要任務就是把香港「融入」大陸。香港的獨特性不再,未來不需越境執法,變了「綁架合法化」。港版國安法當然是惡法,一年多的濫用,香港出現了無數政治犯;國際社會對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也會質疑。

中國外交部也曾不只一次說到,《中英聯合聲明》只是歷史文件;香港多個系統也變了「黨員」把關,香港價值,一路消失。當香港全方位的「保護網」一個又一個被攻破,香港的價值已不再。香港人在2019年後的「出埃及記」和九七前的移民潮不同,那時香港人還有憧憬。現在林鄭政府完全不問責於香港市民。香港正被「大換血」。我們也不難想像,曾經令香港驕傲的一切,也會很快被取締。◇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金融作家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 Ride 4 Hope, 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Email: edckchi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