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房產巨頭恒大瀕臨破產邊緣,危機蔓延期間,中共政府態度備受關注。目前除了恒大自救的措施,出現了一些市場動向,但官方態度並未明朗。

中國恒大和恒大物業股票10月4日暫停在港交所交易。另一方面,廣州的地產商合生創展集團當天股票也暫停交易,等待有關合生對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重大收購和可能的強制性要約的公告。市場有消息稱,合生創展擬收購恒大物業51%股份。合生創展是民企。

另一方面,中國恒大9月29日曾表示,將盛京銀行19.93%股份出售給國有企業瀋陽盛京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籌資近人民幣100億元,該交易還需得到中共銀保監會和國資委的批准。

中共地方當局正在嚴格審查恒大的項目。至少有九個省份要求恒大附屬公司將項目收入劃入政府管理的銀行賬戶,避免資金被挪作他用。

恒大在2021年上半年財報中確認其負債總額高達1.9665萬億元人民幣。

恒大仍在掙扎,當年助長它的是中國金融體系的缺陷——無節制的借貸、擴張和腐敗,背後是一大幫權貴家族在助推。那些早些年發家的民營大佬都是這樣的。但,與紅色權貴家族的這些緊密關係,如今給恒大帶來的福禍難料。

袁紅冰:恒大事件是習針對曾慶紅、溫家寶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披露了一些恒大背後的權貴家族情況。

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恒大的後面主要是兩個家族,一個就是曾慶紅家族,一個就是溫家寶家族。當然也有其它的家族。因為這兩個人現在都是習要在二十大前要整治的對象,因為他們不同意讓習近平「定於一尊」。

袁紅冰說:「這是中國官場人人皆知的,和許家印聯繫的,是曾慶紅弟弟曾慶淮,還有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曾慶紅本人他不可能出面。曾慶淮代表的就是曾慶紅的家族。」

「許家印在整個中國國內的房地產之所以能做那麼大的背後,就是因為有曾慶淮的全力支持。當然他也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了。」

袁紅冰還說,北京官場目前廣泛流傳一個說法,恒大暴雷,就是習近平親自點導火線,他親自下令,不允許金融機構給恒大繼續貸款。

「我從中國國內的一些朋友,也就是中共高層這些退下來的朋友談話的時候(了解到)北京官場人人皆知的事實,這次整許家印,就是因為曾慶紅和溫家寶。」

王軍濤:許家印主要和曾慶紅家族勾連

流亡美國的民主活動家、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席王軍濤則說:「許家印背後有很多家族,連習近平家族應該他都能夠上。但是到了一定時候,到權力要說話的時候,錢根本就沒用。」

王軍濤不認為許家印主要牽扯溫家寶。

「許家印是搞房地產的,溫家寶的孩子,朱鎔基的孩子,江澤民的兒子不是房地產,他們都是金融,玩的就是IT行業,金融啊,私募基金。許家印房地產發家,他後來玩的甚麼汽車,這些東西都不是溫家寶家族玩的東西。」

王軍濤認為從中國女富豪段偉紅的前夫、英國商人沈棟(Desmond Shum)出版的《紅色賭盤》(Red Roulette)中也可以知道這一點。該書於9月7日出版,書中披露夫婦二人與中共高層的交往以及所了解的官商界內幕。

王軍濤說:「沈棟書裏也說得很清楚,溫家寶實際上是不跟家人討論這些東西的。他也不知道他家人在幹啥,他家人也不摻和他的事。」

王軍濤說,許家印跟曾慶紅家族就對上了:「你看沈棟書中不是說當時之所以要提拔孫政才,就是曾公子在孫政才手裏拿到一塊地。」

「沈棟他真正寫的是曾公子,曾慶紅的兒子。而我們知道曾慶紅兒子在香港,澳洲都在搞地產。」

王軍濤說,當時薄熙來在重慶,他的兒子薄瓜瓜,在英國讀書用電子郵件就可以操縱一筆地產生意,純利潤是兩億美元。他就讀的是高中,就可以操縱一筆生意。

「一個孩子在英國用電子郵件可以操縱純利兩億美元的一筆生意,而薄熙來是當時二十四個政治局委員之一,從這你就知道共產黨多黑。那中國那麼多退休的、在職的委員、常委加起來有多少?他們有多少個孩子和親戚,所以這個許家印的背後一定是搞地產的這幫孩子。」王軍濤說。

另外,王軍濤說,許家印是在廣東起家,廣東當時應該是張德江這些人在支持他,「張德江很腐敗,之後還有汪洋、胡春華。」

許家印和曾慶紅賈慶林兩家的奢侈故事

《悉尼晨鋒報》早年曾爆料,2015年初,許家印將豪宅借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開派對,此後就攀附上了曾慶紅家族。當時,曾偉正將自己的百年豪宅Craig-y-Mor推倒重建,這是當時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三昂貴的豪宅。

除了曾慶紅,隱藏在恒大背後的還有賈慶林家族。

在《紅色賭盤》一書中,沈棟回憶了許家印2011年陪同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及女婿李伯潭到歐洲狂歡的一段經歷。

當時賈慶林是排行第四的中共政治局常委。

沈棟寫道,許家印一行乘坐私人飛機前往歐洲,在飛機上人們玩撲克遊戲「鬥地主」來消磨時光。在巴黎皇宮後花園的米芝蓮三星餐廳莉朵嫣(Pavillon Ledoyen),許家印等人豪擲10萬美元,來了一場紅酒的狂歡,從1900年的窖藏喝到了1990年。

書中說,在到法國蔚藍海岸(French Riviera)遊玩途中,許家印還曾考慮從一香港大亨手中購入一艘要價1億美元的遊艇。

許家印四處「撲火」恨死習近平?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集團,1996年成立後正好是中國地產界風生水起的年代,目前在中國280多個城市擁有1300多個房地產項目,員工近20萬人,號稱是世界500強企業之一。

有全國政協委員身份的中共紅頂商人許家印,出生在河南農村,由祖父母撫養,從小貧窮,但在發跡後,他因為穿戴奢侈品牌愛馬仕的皮帶開兩會,而擁有「皮帶哥」的稱號。在恒大勢起的歲月中,許家印還跨界賣過瓶裝水,短暫涉足養豬業,擁有恒大職業足球隊,而近年來他還涉足電動車行業,但一直不見產品推出。

許家印在今年7月1日還出現在中共百年黨慶的觀禮台上。而備受關注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和同樣重量級的地產商潘石屹卻不見身影。

之後整個9月份,許家印卻在為恒大債務危機奔走。

王軍濤說,許家印不像馬雲,「馬雲一整就慫了,許家印還在那上竄下跳,也夠辛苦的,想各種方法要挽救。」

「這許家印還算是一個不服輸的人,他可能恨死習近平了。」王軍濤說。

後話:曾慶紅家的房企也還不上錢了

在許家印的恒大陷入危機之後,曾家的地產也遇上麻煩。

曾慶淮之女曾寶寶創辦的花樣年控股集團負債830億人民幣,10月4日發布公告,當天到期的約2.06億美元債務未能償還,公司已成立應急小組,以期儘快化解困境。

花樣年成立於1996年,由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創辦,2009年11月在香港掛牌。曾寶寶的父親曾慶淮仰仗哥哥的權勢,以中國文化部特別巡視員的身份駐守香港,成為活躍於香港和大陸政、商、文圈子的特殊人物。花樣年在這樣的背景下快速擴張,2010年,花樣年進入中國房企50強之列。

但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花樣年銷售規模連續5年低潮。2019年,退居幕後的曾寶寶重回幕前,出任地產集團CEO,但仍未能挽回下滑趨勢。

花樣年2021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09.5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8.5%;實現歸母淨利潤1.5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58.7%。公司總負債830.07億人民幣,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有195.45億人民幣,資產負債率75.7%。

10月5日,惠譽再調低花樣年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由「CCC-」下調至「限制性違約(RD)」,距離「違約(D)」只差一級。

未能確認「花樣年」的財務危機,是否因為受到了恒大集團的債務危機的影響,以及是否與曾慶紅在權鬥中的處境有關聯。#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