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早前通過啟動解散程序,今日(3日)在職工盟培訓中心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表決。在大會開始前,有職工盟幹事自發擺街站,分享參與工運的經歷和感受。牆上掛著一幅「無論如何 我們還是在一起」的橫額,有人在上面簽名留言。

職工盟教育及發展幹事林小薇表示,不希望職工盟解散,雖然未知表決的結果,但她認為「一個團體的解散、一個團體的死」,不代表整個公民社會的死亡。

城巴職工會理事長許漢傑表示,屬會有自己的考慮,即使沒有職工盟,也不代表城巴工會解散,工會會繼續運作下去,如果遇上不公平的事仍然會向政府提出意見。他坦言,職工盟的解散有影響,屬會行政上的負擔會增加,對勞工亦是很大損失。失去職工盟後,香港的主要工會剩下單一聲音,對社會無益。

政府僱員團結工會陳耀國表示,職工盟過去在秘書服務、法律意見、爭取權益、培訓理事等方面提供很多支援,對職工盟要表決解散感到傷感。他指,職工盟撐起勞工界很大一部份,相信日後幫工友出力、撐工友、爭取權益的不會太多。

屬會方面,陳耀國認為,職工盟解散後屬會仍會繼續運作,但前路難行,擔心失去職工盟支援後,屬會如「無牙老虎」,在爭取勞工權益時會被政府忽視。

職工盟今日在Facebook上傳一段「職工盟三十周年展覽影像紀錄」,並在貼文中表示,在一個極權社會控制下,公民社會的崩解是必然發生的過程。爭取言論自由,民主自由,組織自由,批評政府看似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即使解散,職工盟為勞工為基層爭取公義的歷史事實並不會被剝奪,公民社會的建立亦不會因此而消失,「即使散,對我們而言是一個階段的終結,但對於香港,卻會是一切的開端」。

職工盟主席黃迺元早前宣布,啟動解散程序時,對職工盟屬會和港人表示,「對不起,我們職工盟撐不下去了」。他在記者會上提到,建制派媒體將職工盟指控為「外國代理人」,職工盟參加國際工會被說成是「勾結外國勢力」,「罷工」、「支援新工會成立」等被指是「罪證」,更有會員收到訊息,指職工盟如果繼續運作,將面臨人身安全的威脅,個別的成員辭職亦無補於事。

國安法落實至今已經有多個團體解散,包括教協、支聯會、民陣等。@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